第一百七十八章 《西厢》解禁

作品:《如意小郎君

    凌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唐解元,还是快些将西厢记最后三卷拿出来吧,别让陛下等急了。”

    其实凌云刚一开口,唐宁就知道他们已经查出来了。

    果然还是不能小看国家机器的力量,他小心至此,还能被人找上门来催更。

    他手上唯一的一份稿子给李天澜了,唐宁摊了摊手,说道:“后三卷我手上现在没有,你要不明天过来取?”

    凌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他的眼神看的人很不舒服,唐宁站起身,说道:“你要是不介意,就在这里等我写完。”

    想不到陈皇看起来威严十足的,私下里也喜欢这种调调,不过看这位凌大统领的态度,皇帝好像不打算治他一个“伤风败俗”之罪,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西厢记解禁,虽然说李清只是一个小号,但小号也有尊严,他可不想在后世被人称作“死太监”。

    他走到书房,凌云也走进来,在房中的桌旁坐下。

    唐宁想了想,试探问道:“陛下还说什么了?”

    凌云目光望向别处,淡淡道:“没有。”

    虽然只见过几面,但唐宁大概已经知道,这位凌统领,也是和彭琛一样的性子,也不再多问,提起笔开始写西厢的后三卷。

    将后三卷交给他,送走了凌云之后,唐宁揉了揉酸涩的手腕,走到院子里。

    从西厢记和牡丹亭便可以看出,京师的读者,对于这种调调还是挺喜欢的,抄书也不失为一个赚钱的有效途径。

    不过,以后再抄的话,还是要抄一些温和路子的,**虽然好卖,但为了安全和名誉着想,还是不要在和谐的边缘疯狂试探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打算再练一会功的时候,宫中,两名老者从御书房中缓缓走出。

    作为朝中的两大支柱,两位丞相经常和天子在御书房中商议国家大事,此次更是在御书房中逗留了一个多时辰。

    王丞相转头看了看身边之人,说道:“陈楚两国结盟,草原上那些异族必定难以抵挡,要是能除掉这个威胁,便可保北方安稳至少十年,陛下似乎已经有所动摇了。”

    那名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没了肃慎人的威胁,陈国北方虽然安稳,但楚国会更加安稳,以楚国近些年的崛起速度,很快便会成为陈国的心腹大患,陈楚两国之间,可是没有任何阻挡,楚人要比肃慎人更加难缠。”

    王丞相叹了口气,说道:“楚国虽然也是一个隐患,但毕竟与我们交好多年,那群蛮人,除了抢掠,可不会和我们讲道理。”

    “王丞相多虑了。”那名老者笑了笑,说道:“楚国岂是好欺负的,草原上那些蛮子虽然骁勇,可向来都是一盘散沙,想要拿下楚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便让那些蛮子和楚国耗着吧,这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选择,陛下不会看不明白这一点的。

    “不说此事了。”王丞相挥了挥袖,说道:“省试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陛下迟迟没有决定主考,似乎有些不同寻常……,那西厢记和牡丹亭到底有何不凡之处,竟是被陛下特意提起,将之从**中剔除出来……,老夫真是老了,这些年,越来越猜不透陛下的心思了。”

    身旁的老者呵呵一笑,说道:“陛下的心思,还是不要猜的好,不过,这西厢记和牡丹亭,若是有时间,倒是要看看……”

    ……

    西厢记和牡丹亭被禁,使得京师不少人心中对朝廷,对唐家积攒了无数的怨气。

    但只禁了数天,人们便惊讶的发现,各大书铺之中,这两本书又被堂而皇之的拿出来售卖了。

    起初众人还以为是书坊老板同时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和朝廷对着干,仔细询问之后,才得知这两本书已经被从**中剔除了出来,同时被剔除的,还有之前封禁的几本存有争议的书籍。

    据小道消息透露,连宫中的妃子都在看西厢,西厢被禁,她们看不到结局,心痒难耐,于是向当今天子吹了吹枕边风,天子查明真相之后,知道这两本书是被人有心人故意禁掉的,当即便下令,将之解禁,托西厢之福,之前被禁的几本书籍,也被放了出来。

    这显然是一巴掌抽在了唐家的脸上,百姓们不知唐家人的心情如何,纷纷涌入书铺抢购。

    以前只是听闻西厢之名,却是从来都没有看过,被禁之后,反而对此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朝廷**封书如此随意,天知道官老爷们什么时候就会反悔,此时不买,更待何时?

    唐家,刚刚得知消息的唐琦还有些难以置信,问道:“陛下亲自下令解禁?”

    他根本想不通,一国天子,每日要处理多少国家大事,竟然会主动下旨解禁一本**?

    “据说,是宫中几位妃子也在看这西厢,淑妃娘娘向陛下提了几句,陛下便将此书解禁了。”一名下人将从外面打听出来的消息告知于他。

    唐琦沉吟片刻,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那下人退下去之后,唐琦转头看着自己的兄长,问道:“陛下先是削了平安县令,此次科举,又削弱了礼部的权力,如今又将这西厢解禁,陛下对我唐家的不满,真的到了这等境地?”

    “我也没想到,陛下竟会亲自下旨。”唐淮目光望向窗外,喃喃道:“到底是走错了一步,一步错,步步错啊……”

    唐琦心中憋闷,猛地灌了一口冰凉的茶水,依旧没有气消。

    那西厢的作者李清,一开始便将唐家推入了火坑,后来他们虽然通过唐家的影响力禁了此书,但京中对唐家的骂声反而更高。

    此事若是到此为止,也就罢了,京师从来不缺新鲜事,百姓很快就会忘记西厢,被新鲜的事物吸引。

    谁想到,陛下忽然解禁此书,这无疑是又一次将唐家推到了人前。

    一巴掌接连一巴掌的抽在唐家脸上,让他们彻底成为了京师的笑话,唐琦一拳砸在桌上,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李清……”

    ……

    唐宁走在街上,看到各大书坊将西厢记明摆着出来售卖,心道陈皇还是挺讲究的,看了自己的书,第二天就将两本全都解禁了。

    钟意陪在他身边,小声问道:“相公打算什么将最后那三卷刊印出来?”

    “刊印那最后三卷干什么?”唐宁摇了摇头,唐家说不定就盯着松竹斋等他出现呢,反正买宅子的钱已经够了,再多印三卷,也赚不了多少钱,没意义。

    某处书坊门口,几名年轻人聚在一起交谈。

    “西厢都解禁了,这最后三卷,什么时候才印?”

    “不知道啊,直到现在,那“李清”还没有出现呢!”

    “你们说,西厢不会就这么结束吧?”

    “怎么可能,李清如果不将西厢写完,我就咒他生儿子没有小!”

    “挖坑不填,做出这种败人品的事情,还想娶老婆?”

    “就是,这种人一定会遭报应的,他要是没有将最后的三卷拿出来,我就咒他天天早上起不来!”

    ……

    唐宁脚步顿住,转头看着钟意,说道:“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刊印,毕竟有这么读者都在等着,我不能对不起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