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两女相争

作品:《如意小郎君

    端王,康王与怀王同时被陛下责罚闭门思过,这个消息在半天的时间之内便不胫而走。

    仅一则消息,便引动了京师小范围内的震荡。

    上到朝臣权贵,下到平民百姓,心中都十分清楚,那些远离京师,前往各自封地的皇子,从他们离开京师的那天起,就近乎失去了登上那个至高无上位置的机会,不会再回到京师这个权力中心。

    除非陛下留在京师的皇子都死绝了。

    但端王,康王和怀王不同。

    他们被天子留在身边,并且经常让三人参与或是议论朝政大事,便是不用脑子也可以想到,这是对三人的磨练和考核,他们之中,终会有一人坐上储君的位置。

    三人之中,又以端王和康王为尊,端王的后盾是唐家,背后是以唐家为首的文官集团,康王身后,站的是京中诸多权贵,以及几个世家大族,两位亲王的实力可谓是不分伯仲。

    怀王的势力,相比于他们二人,要逊色许多,但一时的高下代表不了什么,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天子的决定,怀王能被留在京师,说明他在天子心中还是有很高的地位,同样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无论如何,一次惩罚三位皇子的场面,近些年还是第一次,在不知原因的情况下,让不少人心中起了猜疑。

    唐宁并不关心这些事情,陪唐妖精逛街就耗光了他的所有精力。

    逛街果然是女人的天性,唐妖精家里那么有钱,到了京师,也像是乡下傻妞进城一样,一路逛一路买,半个时辰之后,唐宁手上已经快要拎不下了。

    “逛了这么久,你饿不饿,要不找个酒楼吃饭吧?”唐宁只能采取迂回战术,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说到吃饭,唐夭夭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我听说京师的天然居很有名,还有个对联叫什么“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要不我们去那里吃饭吧,听说那里的饭菜很好吃。”

    天然居的饭菜虽然好吃,但唐妖精和苏狐狸好像不怎么对付,想想还是算了,唐宁摇摇头道:“其实我还知道几家酒楼,味道也不错……”

    唐夭夭挥了挥手,说道:“放心,这次我请你,我们去尝尝这天然居的饭菜和其他酒楼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刚才路过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就在前面一点……”

    说完她便迈步向前方走去。

    唐宁无奈,只能跟在她的后面。

    他没有带那块牌子,就算带了也不打算拿出来,免得到时候还要和她解释一大堆。

    “公子来了……”天然居门口的伙计显然是认识他的,急忙迎上来,说道:“要不要小的去叫苏……”

    唐宁立刻说道:“不用,准备一件雅阁就好。”

    那伙计立刻点头:“公子请随我来。”

    唐夭夭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以前来过这里?”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来过两次。”

    唐妖精没有多问,占据了一整座园子当酒楼,她也是第一次见,好奇的四处张望打量,直到那伙计带着他们来到二楼的雅阁。

    两个人,唐宁点了四道菜,天然居的每道菜菜量都不是很多,两个人四道菜应该够了。

    菜还没上来,先上来的是苏媚。

    唐夭夭看着推门而入的苏媚,怔了怔之后,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媚笑了笑,问道:“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唐宁对她解释道:“苏姑娘是天然居掌柜。”

    唐夭夭很隐晦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看着苏媚,问道:“苏掌柜有什么事情吗?”

    苏媚脸上一直保持着礼貌性的笑容:“唐姑娘第一次来我们天然居,我担心他们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就过来看看。”

    苏媚这么有礼有节,要是再针对她,倒是显得自己无理取闹,唐夭夭脸色缓和下来,客气道:“苏姑娘吃过饭了没有,若是没有,不如坐下来一起吃点?”

    这种问询,在陈国,并不是请人留下吃饭的意思,而是有些送客的意味。

    苏媚看了看她,微微一笑,点头道:“好啊。”

    唐夭夭怔在位置上,嘴唇动了动,显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宁在心中暗叹口气,唐妖精最多只是一直十六岁的小妖精,怎么能斗得过苏媚这只千年狐狸精,这一顿饭,怕是吃的不会安生了。

    三个人四个菜有些不够,唐宁又让伙计加了两个菜。

    菜上齐了之后,苏媚给他夹了一块鱼,说道:“你每天读书辛苦,多吃点鱼,补补。”

    唐妖精瞥了她一眼,又夹了两块豆腐在他面前的盘子里,说道:“多吃点豆腐,对身体有好处。”

    唐宁看了看苏媚,又看了看唐妖精。

    真当他没看过大房二房争风吃醋的狗血啊,只吃唐夭夭的会得罪苏狐狸,得罪了苏狐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栽在她手里,只吃苏狐狸的会得罪唐夭夭,得罪了唐夭夭,现在就得栽在她手里,两个都吃的话她们只会变本加厉他今天一定会被撑死。

    他没有吃唐夭夭的豆腐,也没有吃苏媚的鱼,拿起筷子,扒了几口米饭,说道:“对不起,我喜欢吃白饭。”

    ……

    这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的,早知道就坚持在别的地方吃了,出了天然居,唐妖精就没有了逛街的心思,唐宁拎着东西,和她回了红袖阁。

    唐夭夭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又走过来,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在房里好好温书吧,小意还等着你考状元呢。”

    京师不比灵州,唐宁好歹还能和李天澜聊天,和苏媚打牌,唐妖精一个朋友都没有,人生地不熟,只能在待在房间里。

    唐宁本来想教她麻将的,可她说不能打扰他温习,唐宁提了几次,她拒绝了几次之后,他也就没在提了。

    他记得在街上买过几本,闲着无聊的时候翻看,便都丢给了她,让她先看着打发时间,等到过段时间小意来京师之后,她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不过,当唐宁去她房间串门的时候,发现那几本书还原模原样的放在她的桌上,明显没什么翻动的样子。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不喜欢看?”

    这几本可都是市面上的畅销,据说卖的还挺火,唐宁翻了翻,矛盾明显,冲突激烈,剧情还挺吸引人的。

    唐夭夭摇了摇头,有些意兴阑珊,说道:“千篇一律,不是狐仙就是什么鬼怪,为什么遇到狐仙和艳鬼的都是落魄书生?”

    唐宁想了想,说道:“可能因为这些故事都是落魄书生写的。”

    他拿起了另外两本,问道:“这两本呢?”

    “没意思。”唐夭夭看了一眼,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唐宁这才想起来,这两本书讲的是都是大家小姐安分守己、谨守妇德、相夫教子的事迹,非常符合封建礼教的主流思想和核心价值观。

    这恰恰是唐妖精讨厌的,经历过逼婚的她,对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方式并不喜欢,甚至还有些厌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代入感。

    不过这不是问题,不喜欢封建礼教,想要看点新鲜刺激前卫的……这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