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炸小鱼论

作品:《如意小郎君

    萧珏走进红袖阁,看到阁中众人皆是一脸震惊。

    坐在角落里一处桌旁抱着碗哭泣的,好像是润王赵圆。

    唐宁的身边又多了一位陌生女子,看上去很是生气,众人的目光都望着她。

    他走到唐宁身边,问道:“陆腾又来找你麻烦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他来赔罪。”

    “赔罪?”萧珏看了看门外,赔罪将自己赔的飞出去,陆腾也算是很有诚意了。

    他又转头看向一边,问道:“润王怎么在这里?”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一会再说。”

    萧珏看向唐夭夭,疑惑道:“这位姑娘……,难道是弟妹?”

    唐夭夭看了他一眼,萧珏周身一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萧珏,我在京师认识的朋友。”为了防止萧珏步陆腾的后尘,唐宁转头先对唐夭夭解释。

    唐女侠天生一副热心肠,纵使一路舟车劳顿,风尘仆仆,也是先满足了陆腾的请求,一脚将他踹飞出去之后,才回许掌柜为她准备的房间洗澡。

    萧珏心有余悸的坐下,问道:“这姑娘你是从哪里招惹的,怎么都追到京师来了?”

    他心中好奇且不解,虽说两人从相貌上难分高下,但身世差距不小,那方面也一样,为什么唐宁的身边总是有这么多的女子环绕,他身边就一个都没有?

    唐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问道:“陆腾来赔礼道歉,你怎么看?”

    “你担心这是陆家的圈套?”萧珏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多想,陆腾虽然没脑子,但陆家向来都讲道理,不会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

    润王赵圆泪眼汪汪的走过来,看着唐宁,抽了抽鼻子,说道:“我要走了,下次再来谢你。”

    看着凌云和赵圆走出去,萧珏又疑惑道:“润王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有机会慢慢给你解释。”唐宁抬头看了看唐妖精房间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居然就选在自己房间隔壁,彭琛被她打发到了另一间去……

    想到可能有很长时间都见不到她的时候,心中会经常失落,但现在她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唐宁心里反而有些没底……

    唐府。

    唐水将那条发带放在那妇人的手里,说道:“小姑,你别难过,等到以后,我一定要把你带出唐府!”

    她走出小院,深吸口气,大步向前面走去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你要到哪里去?”

    她回过头,看着那身影,低头道:“二伯。”

    唐琦看着她,沉下脸道:“这段日子,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唐府,哪里也不许去!”

    ……

    皇宫。

    凌云看着走在前面的润王,说道:“殿下,这不是回淑秀宫的路。”

    “我知道这不是回淑秀宫的路。”赵圆回头看了看他,说道:“我又不回淑秀宫,刚才都没吃饱,我要去御膳房,我要吃油炸小鱼!”

    凌云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他向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片刻后,赵圆站在御膳房外面,指着两名御厨说道:“你们炸小鱼不要总是搅啊,搅烂了就散了,散了就不好吃了……”

    另一处宫殿,两名老者看着面前的一份答卷,皆是摇了摇头。

    一人无奈的笑笑,问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另一人的表情也满是无奈,说道:“原模原样的交给陛下吧。”

    一位老者叹息道:“三位殿下都是才思卓绝之人,奈何从来都不懂陛下的想法,虽是考校,但除了他们的考验真才实学之余,陛下并不希望他们将心思用在其他地方。”

    另一位老者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有此做法也并不稀奇,你我都知道,无论是三位殿下谁行差一招,都需要十倍百倍的弥补,这也由不得他们。”

    “陛下驾到!”

    宦官尖细的嗓音过后,几道人影从殿下走出来。

    两人立刻躬身道:“臣参见陛下,参见润王殿下!”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两位大学士不必多礼。”

    陈皇坐下之后,赵圆便跑过去,打开手里的一个盒子,问道:“父皇吃炸小鱼吗,我让御膳房刚做的,还热着呢。”

    “父皇不饿,圆儿自己吃吧。”陈皇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

    赵圆脸上露出笑容,坐在一边自顾自的吃起来。

    两位大学士见此,皆是在心中感叹,润王殿下虽然年幼,无缘皇位,但年幼无知也好,至少不用经历那一番勾心斗角,以陛下对他的宠爱,将来定然会为他安排一个好的结局。

    陈皇用宠溺的目光看了看润王,收回视线,才看着两名大学士,问道:“他们三个的答卷,两位爱卿都看过了吧,如何?”

    一名老者躬身道:“回陛下,三位殿下都是一等一的人杰,答卷皆言之有理,有众多可取之处……”

    “行了行了……”陈皇摆了摆手,说道:“每次都是这些话,你们没有说烦,朕听的也烦了,魏间,去把他们写的东西给朕拿上来。”

    魏公公应了一声,走下去,从两名老者手中取过答卷,又缓步走回来。

    陈皇接过答卷,看了看之后,便冷笑一声,说道:“康王觉得科举需要改制,不能由礼部独自承办端王以为,勋爵子弟,朝廷不应太过优待,应与寻常学子一样,通过科举入仕怀王觉得他们两个说的都对……”

    两名大学士低着头,并未插嘴。

    端王的舅父乃是礼部尚书唐淮,礼部独揽科举大权,也因此笼络了朝中许多文官,这是端王争夺皇位的最大资本。

    康王此举,自然是要削弱端王的力量。

    而端王建议的对勋爵子弟一视同仁,针对的也是康王,康王的母妃,是京中某世家大族的嫡女,与京中勋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至于怀王,论背景比不过康王端王,但无论他们哪一个实力被削弱,对怀王都有益无害。

    虽说朝廷这些年,也逐渐认为礼部独揽科举有所不妥,对于勋贵的优待要适当降低,但端王和康王提起这两桩事情,可不仅仅是为了朝廷着想。

    不过,自太子亡故之后,陛下将这三位皇子留在身边,定然是要从中选一个继位的,在陛下没有做最后的决定之前,他们任何一位都有希望,削弱对方的势力,就是增长自己的实力。

    “文章倒是写的挺好,心思却是没有用在正途上。”陈皇将那几张答卷扔在一边,摇头道:“若是像他们这样,为了一己之私,便随意颁布修改法令,这一片江山迟早会被他们折腾没了。”

    赵圆一边吃鱼,一边点头道:“父皇说的对,治理国家就像是炸小鱼,炸小鱼不能总是翻动,不然小鱼就碎了,碎了就不好吃了,烹小鲜不可扰,治大国不可烦,烦则,烦则……”

    赵圆想了想,也没想起来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摇了摇头,说道:“反正就是父皇说的那个意思。”

    听到这一番炸小鱼论,陈皇和两名大学士表情怔住,目光望向赵圆。

    赵圆见自己父皇的目光望着他,低头看了看盒子里仅剩的一条小鱼,抬起头,有些不舍道:“只剩一条了,父皇要吃一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