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别欺负他!【第三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苏媚的身影消失在楼上,徐清扬和张炎生逐渐从呆滞中回过神来。

    张炎生对他拱了拱手,有些敬佩的说道:“唐兄,厉害……”

    唐宁知道他说的厉害是指他泡上了苏媚,可问题是他还没有泡上,不仅如此,还要时刻提防着被她泡上。

    他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徐兄和张兄不要误会,我和苏媚姑娘,只是普通朋友。”

    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苏狐狸也真是的,难道就不为她的名节着想吗?

    就算苏狐狸不想着她的名节,唐宁还要想着自己的,不然等到过段日子小如和小意到了京师,他怎么和她们解释?

    张炎生怔了怔,随后便看着他,笑道:“唐兄放心,我懂得,懂得。”

    徐清扬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听说钟大人要调任京师了?”

    唐宁点了点头。

    徐清扬笑道:“想必钟姑娘很快就要上京,这样一来,唐兄就不用饱尝两地相思之苦了。”

    唐宁也有些期待,红袖阁招待的再好,又哪有自家娘子照顾的贴心?

    “钟姑娘?”萧珏脸上露出疑色,“你在灵州还有个钟姑娘?”

    唐宁看着他,说道:“她是我的娘子。”

    “娘子,你有娘子了?”萧珏闻言,大吃一惊。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我和苏姑娘没什么,是你不信。”

    “关苏姑娘什么事情?”萧珏看了看他,大笑道:“你有娘子了,还……”

    他这句话没有说完,拍了拍桌子,高兴道:“你还说你和我不一样!”

    “……”

    就让萧珏自己骗自己吧,告诉他实情的话,对他的伤害太大了,唐宁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留一点男人最后的尊严。

    萧珏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指着唐宁,对刘俊三人介绍道:“虽然他是从灵州来的,但你们可不要小瞧他,他州试第一场不错一题,策论被带回京师,陛下当着百官的面亲口称赞,破例赏了玉带给他,他的诗写的有多好,就更不用我说了……”

    刘俊他们只知道诗疯子,却不知道萧珏说的这些,诧异的看了唐宁一眼,说道:“原来陛下赏赐玉带的就是他,连顾白那个禽兽都没有这种待遇……”

    “刘兄你把话说清楚,顾白怎么就是禽兽了?”

    刘俊转头看着走过来的一名年轻人,疑惑道:“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年轻人剑眉星目,生的颇为俊俏,看着唐宁,微笑道:“是灵州唐解元吧,久仰大名了。”

    萧珏介绍道:“顾白,刘俊刚才说的那个禽兽,京畿五州解元。”

    陈国各州的生源质量参差不齐,江南一代和京师的学子质量普遍要高于其他地方,京畿五州解元,含金量算是很高了。

    换句话说,想要成为状元独占鳌头,眼前之人也是他强有力的对手。

    虽然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唐宁还是拱了拱手,说道:“顾兄大名,也是闻名已久了。”

    刘俊看着他们两人,说道:“两个都是禽兽,今年的省试和殿试,就看你们的了……”

    这位五州解元看起来谦逊有礼,居然也能和萧珏几人混到一块,唐宁有些诧异,不过好歹几人中有了一个正常人,值得欣慰。

    他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名为顾白的年轻人看着他,一脸八卦的问道:“唐兄,苏姑娘刚才和你说什么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上元节那晚吗,那天晚上的一个时辰你们都干什么了?”

    唐宁看着他一脸好奇八卦不输刘俊三人的样子,心中暗叹,他果然不该对萧珏的朋友寄予太高希望……

    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走到某处桌旁坐下,先是倒了杯茶,一饮而尽之后,说道:“不好意思,世子殿下,有些事耽搁,来晚了。”

    华服青年看着晚到的消瘦青年,笑道:“不碍事,安阳郡主还没有出来,不算晚。”

    他说完语气一转,又问道:“对了,你表弟徐寿的伤没事了吧?”

    “我刚从武安侯府出来,太医说若是恢复的好,勉强可以行走,但也不可能恢复到和普通人一样了。”消瘦青年摇了摇头,眼中浮现出一丝厉色,说道:“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

    华服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你在宫中当值,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也实属正常,打断徐寿腿的人,今日便在场。”

    “什么!”消瘦男子猛地抬头,手中的茶杯被他捏成碎片,问道:“他在哪里?”

    刘里伸手指了指某个方向,说道:“也不一定是他,只是当夜他和徐寿发生了些冲突,后来我们刚刚分开,徐寿就遭人暗算,他的嫌疑最大。”

    消瘦男子将手中的茶杯碎片扔在桌上,站起身来。

    小阁楼上,一名女子看着唐水,问道:“唐水姐,你在看什么?”

    她目光随着唐水的视线望下去,疑惑道:“那不是陆腾吗,他要干什么?”

    稍远一些的地方,正在与人交谈的苏媚,目光忽然望向下方。

    对面一名气质出众的女子看着她,诧异道:“怎么了?”

    “郡主,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下。”苏媚对她微微一笑,转身向楼下走去。

    那女子先是一怔,随后便跟着她走下楼。

    楼下,唐宁坐在位置上,抬头看着站在他身旁的消瘦男子。

    消瘦男子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问道:“徐寿的腿是不是你让人打断的?”

    萧珏站起身,皱眉道:“陆腾,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唐宁缓缓站起来,看着他,说道:“不是。”

    消瘦男子目光盯着他,说道:“就算是徐寿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也不该用这种手段。”

    唐宁明白了,此人不是来问他的,是来兴师问罪的。

    事实是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他干的,虽然他很想,但却被那无名英雄抢了先。

    “你打断了徐寿的一条腿,我也取你一条腿,这件事情便算是扯平,如何?”消瘦男子看着他,语气依然很平静,就像是在宣布一件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

    “陆腾,你敢!”萧珏站起身来,挡在唐宁前面,他知道陆腾此人性子冲动,说不定真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一名气质出众的女子走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腾转头看着那女子,说道:“郡主,陆腾今日要在这里处理一些私事,还望郡主不要怪罪。”

    安阳郡主看着他,平静的说道:“不管你有什么事情,出了这园子,如何处理都行,但在这里,不行。”

    陆腾目光看着她,许久,点了点头,再次望向唐宁,说道:“今夜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在园外等你。”

    “你在园外等他做什么?”一道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陆腾转过头,看着走过来的女子,眼中浮现出一丝疑色,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解释道:“他让人打断了徐寿的一条腿,我取他一条腿。”

    那女子看着他问道:“你要取他一条腿?”

    陆腾点了点头。

    “你真的要取他一条腿?”

    陆腾再次点头。

    砰!

    那女子屈膝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肚子上,陆腾瞬间便躬下身子,脸色铁青,额头汗珠滚滚而下。

    那女子又一肘砸在他的颈后,咬牙道:“你凭什么欺负他!”

    噗通!

    陆腾一头栽倒在地,再无声息。

    唐宁看着他初到京师就遇到的碰瓷女子,目瞪口呆。

    “别欺负他。”女子看了倒在地上的陆腾一眼,转过身,目光望向了前方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