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水儿姐

作品:《如意小郎君

    包子铺的伙计并没有因为客人是一个小乞丐而区别对待,将那一文钱收起来,拿了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包好了递过去。

    小乞丐将包子揣在怀里,没有立刻吃掉,转身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流中。

    唐宁走回红袖阁的时候,手里的包子还没有吃完,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吃白菜馅的包子,他只知道,白菜馅的包子是最便宜的,一文钱便能买到一个,其他馅料的,最少也要两文。

    他回到房间,关上门,走到窗前,准备关窗的时候,犹豫了一瞬,还是留了一条缝隙。

    虽然苏媚大晚上跑过来和他一起睡的概率太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如果她只是想要打牌还好,如果她是想要和自己睡觉,他一定会严词拒绝。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好一会儿,睡觉还很早,唐宁打算先小憩一会儿,然后再起来看书。

    他躺在床上,闻到的是一阵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充斥着这一片小小的空间里,尤其是被子,想到不久之前苏媚就裹在这一张被子里,唐宁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更重要的是,他是打算睡觉的,可闭上眼睛,闻着这股香气,就会产生一种苏媚就睡在他身旁的错觉,这还让人怎么睡?

    唐宁只好将这被子叠好放在柜子里,重新拿了一床新的被子出来。

    虽然还是能够闻到苏媚的味道,但比刚才淡多了。

    他闭上眼睛,下一刻就听到敲门声。

    无奈之下,唐宁只好重新下床,打开门,看到萧珏站在门口。

    萧珏这一次总算是知道敲门了,目光向房间里面望了一眼,问道:“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房间里面就我一个人。”

    “她走了?”萧珏看了看他,摇头说道:“年轻人虽然精力旺盛,但还是要注意节制,保重身体。”

    唐宁看着他,说道:“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房睡觉了。”

    “天还没黑睡什么睡?”萧珏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介绍几个新朋友给你认识。”

    “不去。”

    唐宁转过身,打算回去睡觉,萧珏抢在他关门之前挤进去,说道:“你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和苏姑娘玩,也不是长久之计,就算不为了身体着想,也要为以后做打算。”

    “什么打算?”

    “想要在京师立足,你不会以为只靠读书就行了吧?”萧珏瞥了瞥他,说道:“京师这种地方,最重要的是交朋友,单枪匹马,孤身一人,寸步难行,多交几个朋友,对你大有好处。”

    交朋友并不是互相通报姓名,互称几句“兄台”就行的,地位平等,同处一个圈子,或者具备某种共同特质的,才能成为朋友,京师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是萧珏这般硬不起来。

    当然,这也是萧珏自以为的。

    唐宁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并不希望卷进京师的这些权贵圈子中。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有些累,就不去了。”

    萧珏似乎是有些生气,怒道:“你这是不把我当朋友了?”

    如果是别人对他说这句话,唐宁并不会放在心上,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唐妖精,李天澜,苏媚勉强算半个……,至于彭琛,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平时也没什么话说,仔细想想,他的朋友怎么都是女人?

    和萧珏虽然算不上交心,但不否认他是一个值得深交的纨绔,是京师纨绔中的一股清流。

    毕竟,没有纨绔会夜宿青楼,叫十个姑娘只是喂蚊子。

    太浪费了,十个姑娘啊,再多叫一个,加上自己就能凑够三桌麻将了。

    唐宁想了想,问道:“去哪里?”

    萧珏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城里的一处私园,今夜的主人是安阳郡主,请了不少人,到场的名媛千金肯定不会少,能大饱眼福,说不定你的苏媚姑娘也会去……”

    唐宁摇了摇头,“人家又没有请我……”

    萧珏递上一封请柬,说道:“请柬她直接送到我这里了,不只是你,这次各地州府的解元也都受到了邀请,你们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科举之后,是要留在京师的,这是每一次科举之年的惯例,也是让你们互相之间认识认识……”

    萧珏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拒绝,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换件衣服。”

    萧珏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苏姑娘的面子大……”

    唐宁改变主意,一是不想拂了萧珏的面子,二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正好可以让萧珏介绍介绍京师权贵圈子的情况。

    京师之外的园子有不少,但凡有钱就能买到,但想买城里的园子,不仅仅要有钱,像天然居这样占据了一整座园子的酒楼,整个京师也仅此一家。

    据说天然居背景深厚,唐宁没有从苏媚身上看出来这一点,苏媚让他看不透的地方还很多,不过作为牌友,目前了解的这些已经够了。

    唐宁和萧珏递上请柬,刚刚走进去,身后便传来了一道惊诧的声音。

    “唐兄,是你吗?”

    唐宁回过头,看到徐清扬和张炎生并肩走进来。

    “果然是唐兄,许久不见了。”徐清扬对他拱了拱手,说道:“数天前就知道唐兄来了京师,本想去拜访,却不知道唐兄下榻何处,想着今夜这种场合,唐兄怕是不会错过,果然在这里遇到了。”

    唐宁看了看徐清扬,又看了看张炎生,忍不住问道:“徐兄,张兄,你们两个……为什么总是一起出现?”

    徐清扬没想到唐宁见到他们的第一句居然问的是这个问题,怔了怔之后,解释道:“我和炎生是结伴来京的,又住在同一家客栈,此次又同时受到邀请……”

    他乡遇故,还是很值得高兴的,唐宁看着他们,说道:“一起进去吧。”

    徐清扬和张炎生虽然不是解元,但来京较早,参加过不少聚会,逐渐的有了名气,这次也受到了邀请。

    萧珏领着他们穿过园子,来到一处阁楼,向某处桌旁走去。

    桌旁早有人在等待,见他过来,纷纷站起身,前面一人看着他,问道:“来之前去了一趟萧家,萧家下人说你早就走了,怎么反倒比我们到的还晚?”

    “有些事耽搁了。”萧珏看了看唐宁,介绍道:“这就是我和你们提过的,唐宁。”

    他又指着那三人,对唐宁说道:“这是刘俊,这是穆羽,这是黄昱龙。”

    “这就是诗疯子?”

    “和苏媚姑娘单独相处一个时辰那个家伙?”

    “徐寿的腿是不是你让人打断的,佩服佩服,我想像你那么干很久了,可惜一直没逮到机会……”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唐宁心中有些后悔,萧珏介绍的朋友,怎么都和他一个德性,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样子。

    阁楼共有两层,男子一层,女子一层,唐宁被那三人围着问东问西的时候,楼上,有无数道视线扫视着下方。

    “喂,你们看到没有,刚刚走进来这位,就是江州解元!”

    “他身旁那位,是明州解元。”

    “江州,明州……,都是江南的,你们说,今年的状元,到底会花落江南还是京师?”

    “你问这个干什么,莫非是想到时候榜下捉婿?”

    “呸,我看你才有这样的打算吧!”

    ……

    京师的名媛千金们聚集在一起,没有了人前端庄贤淑的样子,目光时不时的望向下方,小声议论。

    某处桌旁,一名年轻女子倒了杯茶水,目光随意的瞥向下方。

    看到下方某道身影的时候,她手上的动作一顿,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身旁一位女子看着她,疑惑道:“水儿姐,你怎么了?”

    她没有回应,目光依然望着那个方向。

    那女子见此,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之色,视线也随之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