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个包子,白菜馅的

作品:《如意小郎君

    方桌两旁,唐宁和苏媚已经对峙了好一会儿了。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我刚才只是想要叫你醒来,是你自己抱住的。”

    苏媚看着他,胸口起伏,一字一顿道:“我要杀了你。”

    拆了他的窗,睡了他的床,不经他同意就抱了他的手,上次还喝了他的粥,吃干净一抹嘴就想杀他,这是什么道理?

    唐宁从桌上拿过一个苹果递给她:“吃个苹果?”

    苏媚接过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清脆的声音让唐宁听了有些不寒而栗。

    她顺便坐下,看着他,说道:“等我吃完,我还是要杀了你。”

    唐宁也坐下来吃苹果,一个苹果吃完,苏媚抬头说道:“今天的事情,你要是胆敢告诉别人,我就杀了你。”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苹果不能解决的,吃苹果前苏媚想要杀他,吃完已经可以谈条件了。

    不过明明是她自己动手的,反过来却要怪自己,女人还真是不讲道理。

    唐宁点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就算是她不说,唐宁也不会拿这件事情到处宣扬的,在唐夭夭提不动刀之前,他还不会飘到这种程度。

    苏媚继续道:“以后不许关窗。”

    “为什么?”唐宁看着她,一脸不解,天然居那么大,还睡不下她一个苏媚,非得跑过来霸占他的床?

    更何况听过留门的,没听过留窗的,清清白白的牌友关系,被她说的那么危险,像是在偷情一样。

    苏媚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床我睡的舒服。”

    唐宁想了想,说道:“那我把床送给你?”

    苏媚重新拿起一只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目光望向他,“咔嚓”又咬了一口。

    唐宁打了一个冷战,说道:“你下次来的时候,麻烦提前说一声,我这里可能不是很方便……”

    他在这里住不了多久了,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小意她们就会抵达京师,他不可能一直住在红袖阁。

    也不知道苏媚是因为什么原因,居然对这张床情有独钟,择床这种感觉唐宁也曾经有过,知道睡不着觉的滋味,要不到时候和许掌柜说一声,把这张床给她留着?

    喜欢睡别人的床,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苏媚打了个哈欠,声音里面带着倦意,一边向床边走去,一边说道:“人家刚睡着一会儿,这次不许再吵我了……”

    她走到床边,脱了鞋子,将自己卷进被窝里。

    唐宁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窗前,想办法将被她拆下来的窗户重新装回去。

    萧珏推门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别总是一个人待在房里,有机会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像你这样的书呆子,就算是……”

    唐宁装好了窗户,回过头看着他,问道:“就算是什么?”

    萧珏目光望向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恬静的女子,立刻躬身道:“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便飞快的转过身,大步走出房门,顺便将房门关好。

    唐宁看了看熟睡的苏媚,迈出走出去,关好房门,走下楼,看到萧珏坐在那里,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看着唐宁,怔怔道:“原来你真的……”

    唐宁不用解释,因为他根本解释不清了。

    薛珏看着他,郑重的说道:“你和苏姑娘好了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要不然,你在这京师,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他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原以为他不过是在房里温书,现在看来,居然是在房里和京师第一美人睡觉。

    这种足不出户的书呆子,他也愿意当啊!

    唐宁看着他,许久才叹了口气,说道:“以后来我房间,记得敲门。”

    进入别人的房间先敲门是一个好习惯,萧珏也应该学学这个道理了。

    不知道雀占鸠巢的苏媚什么时候才走,唐宁叹了口气,抬起头时,看到一名年轻人从外面走进来。

    年轻人身披银甲,看起来勇武不凡,这是唐宁第二次见他。

    萧珏看到那年轻人,惊讶的站起来,看着他说道:“姓凌的,你怎么来这里了?”

    凌云瞥了他一眼,看着唐宁说道:“陛下有旨,宣你进宫。”

    “又宣?”萧珏脸上露出惊诧之色,问道:“陛下找他什么事情?”

    “不知道。”名叫凌云的年轻将领看了看他,说道:“你要是想知道,亲自去问陛下吧。”

    “亲自去问陛下,我吃饱了撑着找骂啊?”萧珏瞥了瞥他,目光望向唐宁,说道:“既然是陛下召见,你快点去吧。”

    唐宁也不知道陈皇这次召见他有什么事情,不过想来可能还是和淑妃的病情有关,从这位禁卫将领的表情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召见地点还是御书房,唐宁走进去的时候,看到那位陈太医令和凌一鸿都在。

    唐宁躬身行礼,说道:“学生见过陛下。”

    “免礼。”陈皇今日心情看起来不错,看着他说道:“今日宣你进宫,是有件差事要交给你”

    他目光望向陈太医令,说道:“陈爱卿,这件事情与你们太医院有关,还是你说吧。”

    “是。”

    陈太医令应了一声,这才转向唐宁,拱手说道:“唐小神医曾言,如今的医书之中,存有许多错误和疏漏,太医院打算重新整修现存医书,唐小神医曾受高人衣钵,本官恳切邀请,唐小神医能够帮助太医院完成此事。”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此乃造福万民之大事,自是不敢推辞,只是省试在即,实在是无暇分心,此事可否等到省试之后?”

    “这是自然。”开口的是上方的陈皇,他看着唐宁,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朕还等着看你在省试上的表现呢,希望到时候能在殿试上看到你。”

    陈太医令抬头看了唐宁一眼,又很快的低下头去。

    陛下能当着几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对这位唐小神医极大的重视了,如若他能通过省试进入殿试,差不多便等于拿下了一甲的那三个位置之一。

    走出皇宫的时候,唐宁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气。

    眼下的情况还算不错,殿试的主考,虽然也不是皇帝,但最终名次的确定,却要靠一国之君御笔亲批。

    多在陈皇面前刷刷脸,有益无害。

    “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

    走在街头,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唐宁转头看着街边的包子铺,脚步顿住。

    包子铺的伙计看着他,笑问道:“客官,要包子吗?”

    唐宁点了点头。

    伙计脸上的笑容更盛,“客官要什么馅儿的,要几个,我给您包好。”

    唐宁想了想,说道:“白菜馅的,二十个。”

    彭琛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他为何总是对最便宜的白菜陷包子情有独钟。

    唐宁递上一块碎银子,取了一个包子递给彭琛,自己拿了一个,然后将剩下的包子全都分给了街边的乞丐。

    他咬了一口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同样是白菜馅的,但尝起来,总感觉差了点儿味道。

    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某处街巷中走出,走到包子铺前面,将一枚在手心里攥了不知道多久的铜钱放在案板上。

    “一个包子,白菜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