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床上有人

作品:《如意小郎君

    那宦官念完了之后,便微笑的看着钟明礼,说道:“钟大人,接旨吧。”

    “啊,哦,嗯……”钟明礼急忙接过圣旨,然后继续呆立原地。

    两名宦官看了看他,暗自摇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接旨不谢恩,他们家的人都这样,两人已然习惯。

    楚刺史的那一丝醉意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

    平安县令,京县县令,要远比他一个灵州刺史要有前途的多。

    他从京师被调到灵州,相当于一个养老的差事,仕途也基本就到此为止了,但钟明礼不一样,他从灵州被调往京师,从地方调往中枢,这将是一个全新的起点,是他仕途转折的第一步。

    赵知节站在人群中,看着钟明礼,表情惊诧而又欣慰。

    其余官员,则是震惊和羡慕了。

    “恭喜钟大人!”

    “连升数级,钟大人前途无量……”

    “恭祝钟大人高升,以后可不要忘记了昔日同僚……”

    ……

    自家小妾生了儿子,别人却都在恭喜钟明礼,楚刺史站在原地,心里很不是滋味,脸上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恭喜钟县令……”

    钟明礼终于回过神来,却没有回应众人,径直的转过身,大步的向刺史府外走去。

    走了几步,便开始小跑起来。

    然后是狂奔。

    没有人发笑,也没有人觉得他无礼,这便和他们当初科举高中时一样,激动地痛哭流涕,手舞足蹈者,数不胜数。

    钟明礼的身影消失之后,众人的目光不由的瞥向楚刺史。

    洗尘之宴,楚刺史被钟家姑爷抢了风头。

    弄璋之喜,又被钟大人的一道圣旨扰了气氛。

    不过,如今钟大人即将赴任京师,对于楚刺史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钟县令走了之后,最起码在这灵州,便没有人能抢他的风头了……

    ……

    钟府,陈玉贤和钟意已经吃完了午饭,陈玉贤站起身,说道:“晴儿,等会老爷回来的时候,帮他把饭菜热一下,别让他吃凉的。”

    晴儿从外面走进来,轻声道:“知道了。”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门外跑进来,扶着门框,大口的喘着粗气。

    陈玉贤看到他,脸色微变,急忙上前,扶着他的胳膊,关切道:“老爷,怎么了?”

    “哈哈!”钟明礼大笑两声,猛地抱起她,原地转了两圈,说道:“夫人,我们可以去京师了。”

    钟意和晴儿看着这一幕,怔怔的站在原地。

    陈玉贤脸色发红,急忙挣脱开来,小声道:“你干什么,小意还在这里……”

    钟意连忙转过身,顺便拉着晴儿也转过去。

    陈玉贤将他推开,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去京师?”

    “我们要去京师了。”钟明礼看着她,笑道:“陛下刚刚下旨,要调我去京师任平安县令,即刻上任,这下夫人不用担心一个人在家里了。”

    “去京师,任平安县令?”陈玉贤摸了摸他的额头,不信道:“无缘无故的,陛下为什么要下旨调你去京师?”

    钟明礼愣在原地。

    无缘无故的,将他连升两级,从地方调任中枢,总得有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还不能是陛下吃饱了撑的。

    可除了这个理由,他再也想不出别的了。

    他将那圣旨拿出来,喃喃道:“这圣旨总不可能有假吧?”

    他不怀疑这圣旨的真假,假传圣旨是死罪,更何况那两名传旨宦官他见过一次,但无论怎么看,这种人在家中坐,圣旨天上来的好事,都不太可能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心中的喜悦,暂时的被疑虑冲淡了一些。

    不远处,晴儿和钟意的脸上满是惊喜,很快的,整个钟府,便从沉寂,变的沸腾起来。

    ……

    唐济从外面大步走进来,看着钟明礼,一脸不信道:“你要升任平安县令了,还是陛下亲自下的圣旨?”

    钟明礼点了点头。

    永安县令是从六品,平安县令是正五品,这属于破格提拔,吏部是没有这么大的职权的。

    “陛下是不是吃错药了,为什么忽然提拔你?”即便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唐济脸上的意外之色还是掩饰不住。

    钟明礼没有接话,而是转口问道:“夭夭呢,追回来没有?”

    “别提了。”唐财主挥了挥手,说道:“追她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当初我就不该让她习武!”

    钟明礼摇了摇头,说道:“你能管住她的人,还能管住她的心不成,夭夭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就算你追回来一次,她也会跑第二次。”

    唐济看着他,问道:“你什么走?”

    钟明礼想了想,说道:“圣旨上说是即刻,但应该有半个月的时间准备,赶在三月初到京师即可。”

    唐济点了点头,说道:“你去了京师,帮我看着点夭夭,告诉她让她早点回来。”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她到京师应该会去找宁儿的,有宁儿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担心,唐济目光隐晦的看了看他,想了想,说道:“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早点过去,我到时候派商队护送你们……”

    ……

    唐宁写了几封信,有给岳父岳母的,给小意小如的,给方小胖的,也有给唐夭夭的,许掌柜已经让人将信送了回去,快的话,三五日便到。

    以后应该是要在京师长留了,刘老二他们留些人在灵州,其他的骨干也要一同前往京师。

    留在灵州的那些人,要继续向周边州府发展,唐宁不想他们在那里发展成什么大势力,只是他寻找小乞丐的希望还没有完全破灭,为此投入多少银子和人力都是值得的。

    他向楼上走去的时候,右眼一直在跳,让他的心中提起了一些警惕。

    不知道为何,这两天心中总有些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祸事要降临一样。

    他打开房门,感觉到有些冷。

    马上便是二月,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但还是有些春寒,不过平时房间里面也不至于这么冷。

    今天房间里面这么冷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窗户被人拆了。

    唐宁快步走到窗前,看到两扇窗户被人拆了放在地上,他离开房间之前,清楚的记得将窗户关了个严严实实。

    红袖阁居然也会进贼,唐宁拉开抽屉,银子还在,考引也在,重要的东西一件没丢,他又看了看,整个房间,除了被拆下来的窗户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和他走之前一模一样。

    还有一个地方不一样。

    他床边的帷幔被人放下来了。

    床前有一双粉色的绣鞋。

    很熟悉的绣鞋。

    万恶的苏狐狸,居然又来他这里蹭床了,不打一声招呼就拆了他的窗户……

    唐宁大步走过去,拉开帷幔,推了推她的肩膀,沉声道:“起来……”

    “让人家再睡一会……”睡梦中的苏狐狸撅了噘嘴,翻了个身子。

    萧珏一会儿就过来了,这次让他看到,他就再也洗不清了,唐宁再次推了推她的肩膀,苏媚下意识的抱着他的手,蹙眉道:“别闹……”

    唐宁不闹了,因为他的手被苏媚紧紧的抱在胸前。

    他感觉到很软,苏媚的感觉应该正好相反。

    所以她眉头蹙的更深,睫毛颤抖了几下,缓缓睁开。

    美人初醒,美目中还有些茫然,和唐宁目光对视,又低头看了看之后,这一丝茫然瞬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