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随便走走

作品:《如意小郎君

    一开始和苏媚打牌有输有赢,但自从苏媚完全学会了规则,并且意识到可以算牌之后,他们的输赢就一半一半了。

    几局下来,唐宁和她的脸上都贴了条子。

    只是贴条子,不赢点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够刺激,但赢银子太俗,而且赌钱不提倡,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的话,又有点太色情了,目前为止,贴条子是最合适的惩罚方法。

    唐宁拿起茶壶倒水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水已经空了,起身说道:“等一下,我下楼添些水。”

    苏媚挥了挥手:“去吧。”

    唐宁倒完水回来的时候,发现苏媚已经没有坐在桌前了。

    还以为她跳窗离开了,走进房间,将茶壶放在桌上,才发现她躺在床上睡着了。

    苏媚平日里在人前风韵十足,私下里不拘一格,睡觉的样子看起来却格外的恬静,睫毛微微颤抖,胸口……,唐宁可没有趁她睡觉的时候偷看她的胸口。

    她睡着了之后,眼睛居然不是全部闭合的,如果不是她天生就是这样,便说明她的休息一直不好,平日里应该有很大压力,长期处于一种不健康的睡眠状态。

    这种人的睡眠较浅,排除干扰能力差,对外界刺激也比较敏感,很容易惊醒,唐宁刚才就发现苏媚似乎是有些疲惫,也没有叫醒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这女人居然穿着鞋就上了他的床,唐宁轻轻的脱掉她的鞋子,然后帮她盖上薄被。

    还好她没有醒过来,唐宁看了看,她的眼睛已经完全合上了,胸口微微起伏,嘴角带着浅笑,以前根本不会想到,既妩媚又霸气的苏狐狸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桌前,继续看书。

    他来京师不过几日,却发生了很多事情,明面上风波频起,背地里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暗流涌动。

    他能够感受到,站在暗中窥探的,是一个怎样的庞然大物,偶尔想到,会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但这里又是京师之地,有一双至高无上的目光在上方扫视,所有人都要遵守游戏规则。

    目前来看,情况也不至于太坏,京师的情况云诡波谲,首先要做的是保全自己,然后不断向前。

    ……

    苏媚一觉醒来,房间已是黑漆漆一片。

    这一觉,她只觉得神清气爽,舒服至极,卸下所有的伪装和防备,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唯一有些不舒服的是,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她一人。

    她很少在下午时分睡觉,因为睁开眼时,漆黑且空荡的房间只有她一人,一眼望去,仿佛整颗心也空了。

    然而今日不同。

    房门在“吱呀”的一声中打开,唐宁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点了灯,看到坐在床上,有些失魂落魄的苏媚,诧异道:“你醒了?”

    “睡得时间太久,睡傻了吧?”唐宁看了看她,摇头道:“午时之后,小睡半个时辰就足够了,睡的时间太久,会越睡越困的。”

    苏媚看了看他,问道:“我睡了多久?”

    “整整两个时辰,你可真能睡……”唐宁看了她一眼,问道:“喝粥吗?”

    苏媚揉了揉肚子,问道:“什么粥?”

    “白粥。”

    唐宁喜欢喝白粥,不太喜欢给粥里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觉从白天睡到晚上,醒来之后,最简单的白粥就上一叠小菜,便已是人间美味了。

    “喝。”

    苏媚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脚下只穿了一件足衣,目光望向唐宁,想了想,问道:“你帮我脱的鞋子?”

    唐宁盛了两碗粥,说道:“穿着鞋子上床不是一个好习惯。”

    苏媚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没有趁我睡着了对我做什么吧?”

    唐宁差点打翻了粥碗,怒道:“不吃就走!”

    什么叫有没有趁着她睡着了做什么,当他什么人了,痴汉吗?

    “哎呀,人家就是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嘛……”苏媚穿着鞋子,坐在桌前,羞涩的看着他说道:“就算你真的趁人家睡觉对人家做了什么,人家也不会生气的……”

    唐宁看着她,忽然长松了口气,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苏媚的笑容怔在脸上,看着他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唐宁笑了笑,说道:“你猜?”

    明明对男人防备很深,却又总是装出一副苏妲己魅惑众生什么都经历过的样子,不给她点教训瞧瞧,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

    苏媚目光盯着他,脸上忽然露出笑容,微笑道:“我相信你,你不是这种人……”

    这话虽然是夸人的,但是听起来怎么这么刺耳……

    唐宁低下头吃饭,苏狐狸的手段太多了,舔一下嘴唇上的饭粒都能让人想入非非,要不是他关键时刻脑海中总是能清晰的浮现出唐妖精的剑,然后就进入贤者模式,可能还真的不是她的对手。

    唐宁发现她不仅能睡,而且能吃,就着一碟小菜,苏媚居然喝了两碗粥,然后揉了揉小肚子,风情万种的舔了舔嘴角,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说道:“我吃饱了……”

    外面传来敲门声。

    苏媚起身走到窗前,有些留恋的看了看那张床的方向一眼,说道:“谢谢你的粥,还有床……”

    话音落,她的身影也消失在窗前。

    唐宁走到门前,打开房门,萧珏站在门口,将那块玉牌递给他。

    萧珏和老乞丐去天然居蹭饭,苏媚就过来蹭他的夜宵睡他的床,也说不上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萧珏靠在门上,看着他问道:“整天躲在房间里看书有什么意思,京师这么热闹,你就没想着出去走走?”

    唐宁反倒是不理解萧珏,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不是也要参加省试,都不用温书的吗?”

    “我温什么书啊……”萧珏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封官好几次我都拒绝了,参加省试就是玩玩,想当官我早就去当了……”

    这就是贫寒学子和富家子弟的区别,萧珏可以一直浪到省试开始,不管考的什么结果,说当官马上就有官可当,唐宁就只能付出艰辛的努力,每天和李天澜交流策论,累了只能看看姑娘们跳舞,和苏媚打打麻将,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萧珏摇了摇头,准备离开时,目光向房间里面瞥了一眼,脚步顿住。

    他重新看向唐宁,问道:“你刚才在房间里干什么?”

    “看书啊……”

    “一个人?”

    “一个人。”苏媚是翻窗户进来的,没有走正门,要是告诉萧珏他和苏媚在里面打麻将,他肯定不相信,也就更解释不清了。

    萧珏走进房间,指着桌上,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会有两只碗?”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喜欢用两只碗。”

    萧珏吸了吸鼻子,目光再望向他时,已经崇敬万分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唐宁也吸了吸鼻子,全是苏媚的身上的香味,不是香料的味道,难道是传说中的体香?

    他看着萧珏,解释道:“她就是来打了几把麻将,喝了两碗粥,没什么……”

    萧珏的目光望向凌乱的床铺。

    “还顺便睡了一觉。”唐宁表情认真,补充道:“她一个人。”

    “我懂。”萧珏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萧珏走到床边,捏起了一根长发,递给他,说道:“以后小心点,尤其是李姑娘在的时候……”

    说罢就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走出房间,敬佩之余,还有些伤神和遗憾。

    天然居,苏媚走进房间,站在桌前的老妪问道:“这么久,你去哪里了?”

    “随便走了走。”苏媚随口说了一句,向房间里面走去,“我先洗个澡,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老妪看着她走进去,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喃喃道:“几个时辰就像是换了个人,只是随便走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