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包在我身上!【第六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钟府。

    “小姐,姑爷来信了!”

    晴儿手里高高的举着一个信封,从院外跑进来,跑过门槛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连滚带爬的起来,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又飞快的向里面的房间跑去。

    房间之内,钟意坐在窗前,手中捧着一本书册,听到声音,抬起头,美目中闪过一丝期待,站起身来。

    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偏过头看了看坐在她身边刺绣的苏如,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又缓缓的坐下。

    苏如低头刺绣,虽然没有抬头,但针脚显然已经乱了。

    晴儿一路小跑踏进房间,喘着粗气,说道:“小姐,小姐,姑爷的信……”

    钟意接过信,拆开之后,舒了口气,说道:“相公上元前两日,就已经抵达京师了,一路平安。”

    “那就好。”苏如脸上浮现出笑意,说道:“快把信拿给伯父伯母看看吧,伯母从几天前就开始期盼了。”

    钟府书房。

    钟明礼放下信,说道:“路上没有耽搁时间便好,早点到京师,便有更多的时间温习。”

    “十天就到了……”陈玉贤脸上的表情有些后悔,说道:“在哪里温习都是一样,早知道应该让宁儿在灵州多留几日,等到二月初再出发也不迟,也能多陪陪小意一些日子。”

    钟明礼笑了笑,说道:“等到省试结束,他被委任之后,就可以将小意接过去了。”

    陈玉贤看着他问道:“接到京师?”

    钟明礼想了想,说道:“若是能中一甲,定然是会被留在京师的,二甲则不一定,但陛下破例对他赏赐玉带,已是极大的天恩,有很大的可能,会让他任京官。”

    陈玉贤有些失望的问道:“那到时候小意和宁儿在京师,我们在灵州,一家人要多久才能相见一次?”

    钟明礼有些哑口无言,他作为灵州父母官,自然不能擅离职守,每年虽有探亲假,但时间很短,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能见到女儿。

    陈玉贤看着他,目光有些幽怨,说道:“你在这灵州,也有十几年了吧,不能上下疏通关系,调往京师吗,宁儿走了,小意也走,你又在外面不回来,这家中,就只剩我一人了。”

    钟明礼面色微暗,即便永安县是上县,他这个县令也算是有些重量,但外县县令,若无背景,想要调任京师,哪怕是有出色的政绩,也还要看机缘。

    他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说道:“都是为夫不好,让娘子受苦了……”

    唐府。

    唐财主走出门外,见有下人将一套新的桌椅搬进某座院子,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见唐夭夭从院内走出来,问道:“夭夭,怎么了,谁又惹你了,告诉爹,爹帮你出气!”

    唐夭夭咬着牙,说道:“没有人惹我!”

    唐财主笑了笑,说道:“许叔叔的信你看了没有,你们有十几年没见了,你怕是都忘记许叔叔长什么样子了吧,有机会爹带你去京师看看他。”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爹,赵掌柜是不是过几天要去京师押货?”

    唐财主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用有机会啊……”唐夭夭拉着他的胳膊,说道:“我这次跟着赵掌柜去京师找许叔叔就行了,不用麻烦爹……”

    “不行!”唐财主毫不犹豫的拒绝,摇头道:“京师是非之地,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的,再说我又不是一个去,不是还有赵掌柜他们……”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更何况,京师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你担心我什么?”

    京师虽然不是龙潭虎穴,却比龙潭虎穴还要危险,一不小心,女儿就被别人骗去了,唐财主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不同意!”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那我不去了。”

    唐财主张开的嘴巴又闭上,准备好的劝诫之语又憋了回去。

    唐夭夭向外面走去,唐财主立刻疾走几步,警惕道:“你去哪里?”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我去找小意啊……”

    唐财主看了看她,认真道:“不许去京师。”

    唐夭夭和他目光对视,说道:“我不去。”

    她答应的太快,听话的有些难以置信,让唐财主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他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挥了挥手道:“去吧……”

    片刻后,钟府,小院。

    唐夭夭看着钟意和苏如,说道:“我过几天要去京师了,你们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吗?”

    钟意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你去京师干什么?”

    “去看看唐家在京师的生意啊……”唐夭夭看着她们,说道:“我们家在京师有多少生意我都不知道,你们如果有什么话要带给他就快点说,我过两天就走了。”

    钟意想了想,说道:“那……,等到你走之前再说吧。”

    唐夭夭想了想,忽然问道:“如果我到了京师,发现他在京师沾花惹草,和狐狸精鬼混怎么办?”

    钟意笑了笑,说道:“相公是去参加科考的,怎么会沾花惹草,和狐狸精鬼混?”

    唐夭夭挑了挑眉:“如果真有呢?”

    钟意有些好笑,说道:“如果真有,你就帮我们打跑狐狸精,让相公好好准备省试……”

    唐夭夭拍了拍胸脯,说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她和钟意又说了会话,才回到唐府,走回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写了十首诗词,就是为了和那狐狸精鬼混?”

    “我倒要看看,这京师第一美人,到底有多美……”

    “还有李天澜,才刚去两天就等不及了……”

    “花心大罗卜!”

    ……

    唐夭夭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小心嘀咕,某一刻,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丫鬟,说道:“秀儿,去把我的剑拿来!”

    ……

    唐宁再次看到萧珏的时候,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萧珏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武安侯的儿子被人当街打断了腿,武安侯自己反倒是被陛下训斥了一顿,平安县令抓了唐宁下狱,现在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种田了,而这个他原以为小地方出来的没有什么背景的朋友,居然悠闲的在这里喝茶……

    就连萧珏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宫中竟是也没有多少内情传出来,他只能来询问唐宁。

    “我就是我,不是什么人。”唐宁抿了口茶,继续看楚楚姑娘跳舞。

    淑妃的病是不能说的隐秘,太医们不会乱传,他自然也不到到处宣扬。

    萧珏想了想,又问道:“陛下召你进宫做什么?”

    “这是机密,不能外传。”唐宁想了想,还是打算这样解释一下,不然萧珏怕是会一直问下去。

    萧珏闻言,果然不再问了,只是看眼中的疑惑和好奇却更深。

    唐宁放下茶杯,打算歇息之后,再看看书,温习温习。

    京师虽然繁华,但也确实无聊,他有些想念小意,想念小如,想念方小胖,想念唐妖精,想念三叔铺子里的小笼包和豆腐脑。

    哪怕是在灵州被唐妖精蹂躏,也比这无聊的京师要好得多。

    ps:感谢书友“基伴”的盟主,刚好写完,就顺便加更了。截止这一章发出去,首订已经8300,不知道凌晨有没有机会过万,希望通过其他渠道看书的读者,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来起点订阅下第一章,毕竟首订过万,是可以吹一阵子牛逼的事情……,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