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请他进宫!【第一更求订阅!】

作品:《如意小郎君

    “你的师叔?”

    陈皇看着凌一鸿,怔了一瞬,立刻道:“那还不快将他召进宫来!”

    凌一鸿有些为难的说道:“臣,臣只是听说师叔到了京师,不知他在何处。”

    “什么?”陈皇皱起眉头看着他。

    “我知道。”

    一道声音从殿外传来,方鸿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踏进大殿,对陈皇行了一礼,说道:“陛下,臣知道凌太医的师叔在哪里。”

    陈皇正打算让人去查,闻言道:“他在哪里?”

    方鸿道:“他在京师红袖阁。”

    陈皇大袖一挥,说道:“凌云,你陪同方大人,速速将凌太医的师叔请进宫来!”

    下方的一名年轻将领立刻躬身,“臣遵旨!”

    他上前几步,看着方鸿,说道:“方大人,我们快快走吧。”

    方鸿来不及休息,立刻和那年轻将领走出大殿。

    红袖阁。

    许掌柜在堂内踱着步子,一脸焦灼,喃喃道:“萧小公爷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来?”

    老乞丐看了看他,不满道:“你就不能安静的坐在那里,晃得老夫头晕”

    许掌柜转头看着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道人影迈进红袖阁,楚楚姑娘看了看走进来的苏媚,皱眉道:“唐公子不在,红袖阁今天不招待客人,苏姑娘还是请回吧。”

    “我当然知道他不在。”苏媚瞥了瞥她,说道:“我刚从县衙大牢回来,他被暂时关进了大牢。”

    “什么?”楚楚姑娘面色一变,立刻道:“唐公子又没有触犯律法,他们为什么要把他关进大牢?”

    “天真。”苏媚看了看他,说道:“都被关进大牢了,有没有触犯什么律法,还不是任由他们说?”

    楚楚姑娘脸上更为担忧,为难道:“这可怎么办”

    苏媚看了看她,说道:“他说他有办法,让你们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做。”

    楚楚姑娘面色忧色更深,喃喃道:“公子已经被关进大牢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她话音刚落,红袖阁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到这种急促而又整齐的声音,苏媚面色微变。

    方鸿在一名年轻将领的陪同下走进来,目光扫视了堂内一眼,立刻问道:“唐解元呢?”

    苏媚看了看方鸿,目光在那位年轻将领的身上扫过,说道:“被县衙抓走了。”

    “什么?”方鸿大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

    那年轻将领皱起眉头,问道:“哪个县衙?”

    许掌柜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马上道:“平安县衙。”

    年轻将领立刻转身走出红袖阁,对两排兵士说道:“去平安县衙!”

    平安县衙。

    常严看着那名捕快,皱眉道:“你说他把那些犯人全给打了,现在萧小公爷在里面陪着他?”

    “是的。”那捕快点了点头,问道:“大人,要不要我再安排一下”

    “不用了。”常严挥了挥手,说道:“先这样吧,等武安侯那边的消息。”

    “居然和萧小公爷有关系”常严摇了摇头,唐家吩咐过来的时候,可只说此人不过是一个无甚背景的外地学子,一个没有背景的外地学子,在京师得罪了唐家和武安侯,自然是无路可走的,到时候他既破了案子,也卖了唐家和武安侯的面子,岂不快哉?

    可没想到萧小公爷也卷了进来,这一位,不是他一个平安县令能开罪得起的。

    不管怎么样,他只要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即便是萧小公爷,也不能干涉县衙的事情。

    他放下心来,抿了口茶,有一名衙役从外面冲进来。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常严吓了一跳,茶水洒到衣襟上,放下茶杯,大怒道:“到底什么事情,慢慢说!”

    砰!

    那衙役还没开口,半掩着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名年轻将领大步走进来,冷声道:“平安县令何在!”

    常严看到那将领的衣着,脑袋便是“嗡”的一声。

    禁卫平日里守护皇城,忽然来他的平安县衙,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他有些摇晃的站起身,哆嗦道:“下官平安县令,常严”

    平安县大牢。

    萧珏看着唐宁许久,表情复杂至极,某一刻,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真的将苏媚拿下了?”

    唐宁摇了摇头。

    他连他的正宫娘子都没有拿下,更别说外面的狐狸精了,他和苏狐狸,只是牌友,不是ppn友。

    “别以为我刚才没有看到!”萧珏看着他,说道:“苏姑娘给你喂饭了!”

    唐宁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够不到。”

    “除了你,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对谁这样过。”萧珏看了看他,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懂什么让女子一见你就会喜欢上你的秘技,连苏姑娘都不能抵抗,你教教我吧”

    唐宁想了想,看着他问道:“我教你你用得着吗?”

    萧珏低头看了看,咬牙说道:“马上就能用得着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真的不懂这样的秘技。”

    萧珏看着他,一脸不信道:“那苏姑娘为何对你如此特殊?”

    唐宁想了想,问道:“可能是因为我比你长得好看?”

    萧珏冷哼一声,“你比我好看,谁给你的自信?”

    “那就是因为你早上起不来”

    被戳中痛处,萧珏有些恼羞成怒,“你还想不想我救你出去了?”

    “不想。”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这个地方还可以,安安静静的,就是味道有些不好闻”

    他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一名身穿官服的男子快步走过来,催促两名狱卒道:“快,快打开!”

    一名狱卒掏出钥匙,立刻打开牢门,那男子走进大牢,走到唐宁跟前,笑着说道:“唐公子,本官已经调查清楚了,今日之事,都是一场误会,公子现在可以走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这位大人是?”

    那男子陪笑道:“本官平安县令。”

    “县令大人此言差矣。”唐宁看着他,摇头道:“这案子一天没有破,我就有一天的嫌疑,大人放我离开,万一我畏罪潜逃了怎么办,那个时候,大人又怎么向百姓交代,怎么向武安侯交代?”

    平安县令常严看着他,一脸愕然。

    这位唐公子,还真的为他着想啊

    可禁卫将领和吏部侍郎亲至,就是为了请他,此人要是不走,他头顶这帽子,可就保不住了!

    常严脸上再次露出赔笑之色,说道:“唐公子此言差矣,此案虽然没有查清楚,但与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大牢不是什么好地方,公子还是快些离开吧。”

    唐宁摇了摇头,寻了一块干净的地面,盘腿坐下,说道:“此案一天不水落石出,我身上的嫌疑便一天不能洗清,一天不洗清我身上的嫌疑,我就不会走的。”

    常严看着他坚定的表情,如遭雷击。

    萧珏也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噗通!

    常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恸哭道:“我求求您,您快些走吧!”

    萧珏看了看坚定不移的唐宁,再看了看痛哭流涕的常严,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

    县官求疑犯离开大牢,疑犯死活不走,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