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当街行凶

作品:《如意小郎君

    “那女子收了钱?”

    “她刚才说的都是假的?”

    “这是诬陷!”

    ……

    天然居内,众人闻言,纷纷大惊。

    这女子刚才说的若有其事,表情更是悲凄至极,极大的调动起了他们的同情心,没想到居然是收了钱来诬陷这位唐魁首的。

    这位元宵诗会的魁首,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人使了这么阴毒的手段,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他将声名尽毁,这对于读书人来说,几乎是断送了他半辈子的前程。

    一出手便是毁人声誉和前程,非生死大仇,极少有人会这么做。

    当然,他们更加惊讶的是,苏媚姑娘,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而且,平日里待人温和的苏姑娘,刚才那一巴掌一巴掌抽在那女子脸上的样子虽然和她平日的温柔妩媚大相径庭,但也别有一番狂野的魅力。

    苏媚看着那女子,说道:“不管你是受什么人指使的,这里是天然居,不是你们能够撒野的地方。”

    她看向一旁的两名下人,说道:“把她赶出去。”

    两人闻言,立刻将那女子架了出去。

    苏媚转头看了看楼里的客人,笑道:“真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

    “不见笑,不见笑……”

    “这女子的行为实在是肮脏可恶,苏姑娘打得好!”

    “苏姑娘慧眼,我等惭愧啊……”

    众人脸上露出笑容,纷纷开口。

    徐寿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很快就又带上了笑容,对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徐某刚才也被那女子蒙骗,误会唐魁首了,莫怪,莫怪……”

    唐宁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sonofbitch。”

    徐寿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什么?”

    唐宁再次摇头道:“怎么会怪你,要怪也要怪那坏到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中间硬不起来的幕后指使者,你说是吧?”

    徐寿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拱了拱手,说道:“唐魁首不怪就好,我们先走了。”

    唐宁走出天然居门口的时候,转头看着苏媚,说道:“刚才谢谢你了。”

    “你是该谢谢人家。”苏媚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道:“人家手都麻了呢……”

    听着她的声音,唐宁强忍住浑身电流流过的感觉,急忙说道:“今天太晚了,改日请你吃饭……”

    说罢,便落荒而逃。

    苏媚看着他快步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说道:“小没良心的啊,一句谢谢就完了吗……”

    她走回天然居的时候,还有人在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情。

    “那唐宁是得罪谁了啊,居然用这么恶毒的法子,这是要毁了他的一生!”

    “得罪谁了?呵呵,这么明显的都看不出来,徐寿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吗,他不惹事就不错了,怎么会没头没脑的为一个陌生女子出头?”

    “你是说他得罪了徐寿?”

    “他得罪的可不只是徐寿啊,他是元宵诗会的魁首,还和苏姑娘走的那么近,满京师的男人他都得罪了……”

    苏媚听着听着众人的议论,从天然居后门走出去,穿过一座精致的小院,来到某处房间。

    一名老妪坐在房间之内的桌前,说道:“是武安侯府的公子徐寿安排的,你前脚拒绝了他,后脚就去了那小子的房间,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我管他舒不舒服!”苏媚瞥了老妪一眼,淡淡道:“我只知道,他让我不舒服了……”

    老妪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就知道那女子说的不是真的?”

    苏媚挑了挑眉,说道:“那家伙连本姑娘都看不上,能看得上那等残花败柳?”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再次看向那老妪,问道:“你教我的媚功到底有没有用?”

    老妪瞥了她一眼,说道:“有没有用,你这些年来还不清楚吗?”

    苏媚疑惑道:“可为什么无论对他怎么施展,都没有什么用呢?”

    老妪看着她,说道:“不被你媚功吸引的男人,要么武功极高,要么心智极坚,要么……不是男人。”

    苏媚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他属于哪一种?”

    老妪目光望向她,问道:“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另眼相看?”

    苏媚沉吟片刻,问道:“难道这就是爱情?”

    老妪瞥了她一眼,说道:“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京师的男人被你迷的找不找方向,你反而看不起他们,遇上一个不在乎你的,你却自己贴上去,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苏媚想了想,看着老妪问道:“是爱情?”

    老妪看着她,摇头道:“这是贱。”

    苏媚皱起眉头,看着她,说道:“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早就拆了你这一把老骨头。”

    老妪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苏媚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倒也不是喜欢,就是觉得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找谁打牌去?”

    老妪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不说这个了……”苏媚摆了摆手,说道:“这个徐寿,让人家很不高兴呢……”

    ……

    “苏媚居然会为那人出头?”徐寿走在街头,面色阴沉,低声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也不一定是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身旁一人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一次将地方选在天然居,的确不是一个好主意,一直以来,在天然居闹事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或许是此事触及了天然居的底线,苏姑娘才会亲自站出来……”

    徐寿挥了挥衣袖,咬牙道:“这次算他走运!”

    刘里从人群中走出来,对他拱了拱手,说道:“徐兄,时候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他开口之后,众人也都纷纷告辞。

    徐寿今夜接连丢了两次脸,心情不佳,挥了挥手之后,和两名随从向武安侯府的方向走去。

    他们只走了十余步,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的前方。

    徐寿没有在意,见有人挡路,想也没想的挥了挥手,怒道:“滚开,别挡路!”

    话音刚落,胸口便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那两名随从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应声而倒。

    “你,你要干什么!”徐寿跌在地上,浑身剧痛难忍,看着那道走近的人影,惊恐到:“你要干什么,我是武安侯之子,你敢杀我……”

    那人影没有理会他,只是走到他的身前,抬起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

    他的一条腿直接被踩断,黑夜中,徐寿凄厉的惨叫声响彻长街。

    远处,有巡街的武侯匆匆而来。

    ……

    红袖阁。

    老乞丐看着唐宁,问道:“你第一次来京师,哪来那么多的仇人?”

    许掌柜想了想,说道:“武安侯家的那位公子,钦慕苏姑娘已久,但多次都未曾得见,怕是因为嫉妒,这一次,嫉妒公子的,是全京师的男人……”

    老乞丐摇了摇头,说道:“红颜祸水啊,小子,好好练功吧,要不然你连那些小相好的都保护不了,说不定还要靠她们保护,男人吃软饭可不好……”

    老乞丐这次说的有道理。

    靠别人只是公主,靠自己才是女王。

    不对,靠别人只是皇子,靠自己才是皇帝。

    在这个满京都是仇人的情况下,仅仅做一只没有梦想的咸鱼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