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就是

作品:《如意小郎君

    没有一个人能同时写出十首风格迥异,又都是上上佳之作的诗词。

    一会儿率领将士征战边关,一会儿死了丈夫独自哀叹,一会儿写男子的盖世气概,一会儿又是女子的百转柔情……,就算是他要买诗,也应该稍稍用些心啊!

    他这是找了多少大才子、大才女,花了多少钱,才凑齐这十首诗词的?

    这些诗词每一首都各有风格,相互之间,不好分个高下,但和今夜的其他作品相比,则高下立判。

    无论是唐昭买来的作品,亦或是他人之作,都不能和这其中任何一首相比。

    可若是如此,今夜根本不用请苏媚姑娘出来挑选了,因为选出来的十首诗词,全是萧小公爷拿出来的,无论她选哪一首,最终都是选择了萧小公爷。

    “怎么,还没选出来吗?”一道让人听了便忍不住浑身酥软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白发老者转过头,看着走过来的一道人影,将手中的一叠纸张递过去,说道:“苏姑娘,还是你自己看吧。”

    “苏姑娘,选好了没有?”

    “是啊,苏姑娘选了哪一首佳作,也让我们看看吧!”

    ……

    下方的人群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纷纷催促着开口。

    那女子看着手中的一叠纸张,挑出了一些,问道:“这是谁写的,怎么没有署名?”

    白发老者看着她说道:“是萧小公爷。”

    “这一张呢?”

    “也是萧小公爷。”

    “这阙词……”

    “还是萧小公爷。”白发老者看着她,无奈道:“苏姑娘手里的诗词,全都出自萧小公爷。”

    风韵女子看着他,红润的嘴唇动了动,目光最终望向楼上的一处雅阁。

    片刻后,她才低下头,从那些纸张中选出一张,说道:“那便按照诗会的规矩来吧。”

    诗会的规矩便是取诗词的优胜者为魁首,只看诗词,不看其他,不管是买来的,还是本人亲作。

    早就有人将这些诗词誊录下来,张贴在一面墙上。

    不同的是,誊录之后的诗词上都写上了萧珏的名字。

    虽然诗词是天然居找人评选,但也要能服众才行,大厅的众人见此,纷纷围了上去。

    “萧珏,萧小公爷也买诗了,这诗不知道是从谁那里买的,质量明显比其他人买的高多了。”

    “怎么还是萧珏,萧小公爷买了两首?”

    “看看下一首……”

    “怎么又是他!”

    ……

    不多时,众人站在张贴有诗词的那面墙之下,互相对视,目瞪口呆。

    十首入选的诗词,十首全是萧小公爷的。

    他们没有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黑幕,因为这些诗词就张贴在墙上,在场之人又有哪一位没有分辨诗词高下的能力,这十首每一首都是经典。

    可是……,这也太无耻了吧!

    唐家二少爷买诗,还稍稍要点脸,诗词的风格统一,整体没有太大的出入。

    可萧小公爷呢,又是征战沙场马革裹尸,又是闺情寂寞孤单寂寥的,一个京师的纨绔,见过真正的战场吗,又是什么时候死的丈夫?

    这简直是拿所有人当傻子啊!

    “我还以为,萧小公爷的无耻,只是上青楼一次叫十个姑娘,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他买诗都要买十首,他是不是对“十”有什么执念,上青楼叫十个姑娘,受得了吗?”

    “什么受得了受不了的,你们有所不知,据说萧小公爷去青楼,只是让那些妓子脱的只剩肚兜亵裤,坐在床边喂蚊子……”

    “竟有此事,美人当前坐怀不乱,莫非……”

    “徐兄,慎言,慎言……”

    ……

    被选出来的十首诗词,全都出自一人之手,这是天然居举办元宵诗会以来,绝无仅有的事情。

    众人一边欣赏着那些诗词,一边感叹萧小公爷的不要脸,还一边为唐家二少爷默哀。

    他也买了十首诗词,看样子是对今日的魁首势在必得,据说还买通了入选的几人,结果呢……,一首也没有被选中。

    为此花费的银子还只是小事,丢的面子,要重新找回来,可就难了。

    这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今夜元宵诗会最大的输家。

    同样是纨绔,同样是无耻,但唐家二少爷的眼力,差之萧小公爷甚远。

    一处雅阁之中。

    唐昭砸了茶杯,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面沉如水。

    刘里站在他的身旁,低着头,瑟瑟发抖。

    唐昭看着他,咬牙道:“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不是买通了评判吗!”

    刘里打了一个哆嗦,颤声道:“他,他说萧小公爷的那十首,都,都是上佳之作,”

    名叫常跃的年轻人上前一步,狐疑道:“二少,您是不是得罪过萧小公爷,他往年从不参与这些事情,今年也没听过说他有招揽才子,准备在元宵诗会夺魁……”

    “就因为刚才想要他们的雅阁?”唐昭想了想,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他萧珏有病吧!”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常跃想了想,说道:“正常人做不出逛青楼叫十个姑娘喂蚊子的事情,或许他真的因为刚才雅阁的事情报复我们……”

    “不可能!”唐昭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只是他临时想要报复,他的那些诗是从哪里来的?”

    常跃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

    萧珏推门走出来,安慰说道:“没被选上就没被选上,京师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会写诗的,玩玩就好,不用当真。”

    唐宁点了点头,如果砸出了那么多先辈的心血,还是没有结果,那么这场诗会,也不过一场黑幕交易而已。

    萧珏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头看着他,说道:“下次我要是来天然居吃饭,把你的牌子借给我。”

    唐宁看着他,问道:“萧小公爷连这点银子都不舍得花?”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能省就省。”他揽过唐宁的肩膀,说道:“朋友一场,不要那么小气,以后京师有谁欺负你,报我的名字就行。”

    他们从楼梯上走下来,忽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气氛诡异的安静,唐宁察觉到不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厅内的众人都看着他们。

    准确的说,是看着萧珏。

    他们的目光中夹杂着羡慕、嫉妒,鄙夷以及不屑,瞬间便让萧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唐宁怔了一瞬,下一刻便退后两步,和他保持距离。

    原来他在京师这么的不招人待见,以后在京师遇到什么事情,千万不能报他的名字。

    他向前方看去,看到刚才在外面见过的那位风韵女子走过来。

    风韵女子看着萧珏,微笑说道:“恭喜了,萧小公爷。”

    萧珏怔了怔,诧异道:“恭喜我什么?”

    “自然是恭喜萧小公爷拿下今夜诗会的魁首了。”风韵女子看了看他,再次笑着说道:“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这一句,我很喜欢。”

    “什么魁首的,我又没写什么诗词。”萧珏诧异的说了一句,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转过身看着唐宁,震惊道:“不会是你吧!”

    唐宁目光望向楼上一处雅阁窗前,那里有一道人影与他目光对视。

    雅阁中,唐昭面色阴沉,拳头紧握。

    唐宁平静的收回视线,看着那风韵女子,问道:“不知魁首的奖品是我自己取,还是你们送?”

    “奖品?”苏媚微微一怔,回过神来之后,望着他说道:“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