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无耻至极

作品:《如意小郎君

    雅阁之中,窗前。

    李天澜坐在唐宁对面,已经看了他许久。

    输人不输阵,唐宁也抬头看着她。

    片刻之后,李天澜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刚才写了十首诗词,她也看着他写了十首,写第一首的时候,她觉得他的诗名果然名不虚传,写第二首的时候,她觉得他的诗才比传言中还要厉害,写第三首的时候,她便认为他是她认识的,最会写诗的人了。

    写第十首的时候,她认为他疯了。

    这么高调的抛出十首绝佳的上元诗词,不像是一个经常把“略懂”挂在嘴上的人会做出来的事情。

    “刚来京师,盘缠快花光了,用这个方法赚些盘缠。”唐宁看着她,解释道:“多写几首,保险。”

    李天澜看着他,问道:“你觉得我会信?”

    唐宁伸手指向窗外,指向另一处雅阁,说道:“我和京师唐家有血海深仇,那里坐的是唐家二少爷,那个不要脸的买了十首诗,想要拔得今夜的头筹,我不想看到他得意,就用这些诗词砸死他,就是这么简单。”

    李天澜看着他许久,然后说道:“你要是盘缠不够了就告诉我,我给你,你这么做,有辱斯文。”

    男子汉大丈夫,遇到困难,自当迎难而上,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如果他连生活费都要女人给,那他成什么了?

    自古以来,元宵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谈及元宵的诗词不计其数,就算是苏轼、秦观、辛弃疾、欧阳修这些存在过的古人不能抄,但还有少了一半的大唐,还有未曾出现的清照姑娘,大明国祚三百年,有多少诗词可抄?

    对不住了,崔液崔御史,对不住了,清照姑娘,对不住了,淑真妹子,对不住了,东阳大学士……

    将各个朝代,各个诗人不同风格的作品一股脑的抛出去,说有辱斯文都是轻的,这是十重人格分裂,通俗点就是神经病。

    但既然决定要做,就要做到万无一失。

    李天澜看了看他,没有再多问,视线望向了他刚才指着的雅阁方向。

    ……

    天然居,主厅高台之上。

    一名白发老者抿了口茶,问道:“还有诗作送上来吗?”

    “没有了。”青衣老者左右看了看,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不如就定下这十首,请苏媚姑娘出来吧。”

    “我也正有此意。”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刚刚起身,忽有一人跑上高台,将一叠纸张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现在才拿出来,刚才干什么去了?”白发老者看着他,皱眉道:“今日诗会已经不收新作,你拿走吧。”

    萧福想了想,看着他说道:“那我回去就告诉萧小公爷,今日的诗会不收新作了。”

    白发老者怔了一瞬,再次望向他,抿了抿嘴,说道:“元宵诗会一年才有一次,机会不易,老夫今日就破例一次。”

    萧珏萧小公爷是他惹不起的,他心中甚至存着只要这首诗词不是太差,就给他个面子,将之放到这十首里面,免得萧小公爷以后找他的麻烦。

    他低头看了一眼,面色微异,又重新坐下,看了看身边几人,说道:“你们来看看……”

    “玉漏银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一人捋了捋胡须,说道:“不错,这是今日所见的第一首绝句,寥寥数语,将京师元宵的盛况一语道尽,萧小公爷买……,写的这首诗还不错。”

    “唐时崔液有上元夜五首,是为绝唱,同是七绝,这首诗看起来,还要更胜一筹。”

    “你也想到这里去了,若是将这首与之放在一起,老夫还以为崔液的上元夜写了六首……”

    “如此说来,此诗当入十佳?”

    “当入。”

    “可排在十佳之首。”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此诗若入,则要从那十首中剔除一首……”

    他想了想,说道:“唐昭的最后一首元日,排在十佳之末,用这首上元夜替代他的元日,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吧?”

    众人纷纷点头。

    青衫老者看了某个雅阁的方向一眼,应声道:“理当如此。”

    “那就……”白发老者将那首诗递过去,正要说话,表情一怔,看着自己的手上,诧异道:“还有?”

    他看着第二张纸上写的一首词,表情怔住。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将第二张纸放在一边,看向第三张。

    然后是第四张。

    第五张。

    ……

    第十张。

    正好十张。

    回过神之后,他扶着桌子坐下,目光不由的望向了楼上的某个雅阁。

    阁中,萧珏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萧福,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萧福立刻说道:“回小公爷,我帮唐公子送了几首诗下去。”

    萧珏诧异的看向唐宁,问道:“你对天然居这次的奖品也感兴趣?”

    废话,谁对钱没兴趣,他又不是唐夭夭,有一个那么有钱的爹,也不是他萧珏,家财万贯,吃喝不愁。

    他看向萧珏,问道:“如果能夺得魁首,他们给多少钱?”

    “多少钱?”萧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好像是一千两吧。”

    天然居会为诗会的魁首奉上一千两银子,这主要是针对那些家境贫寒的学子,像唐昭那样的世家子弟,看上的必然是与苏媚独处且交好的机会。

    天然居立足京师这么多年,关系网极为复杂,能和天然居明面上的掌柜苏媚牵上线,可不是区区千两、万两白银就能够衡量的。

    “一千两?”

    唐宁本以为能让包括萧珏在内,京师诸多背景深厚的富家子弟动心,赏银怎么也得一万两起,没想到才给一千两,和他预想的差距实在太大。

    他低估了天然居的小气,也高看了京师这些世家子弟的追求。

    不过,他本来也没有想着所谓的奖赏。

    蚊子再小也是肉,况且一千两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

    另一处雅阁。

    名叫唐昭的青年皱起眉头,问道:“只剩两首了?”

    刘里有些尴尬的说道:“本来是三首的,可最后关头,萧小公爷也送去了一首,那些人应该也是不想落他的面子,送他上去凑凑数……”

    他陪笑着脸,继续说道:“更何况,入选的那几人,我也买通了大半,到时候若是苏媚姑娘选了他们的,他们也会将机会让给我们。”

    唐昭闻言,面色稍缓。

    下方高台处,几位评判的脸色却格外的复杂。

    白发老者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问道:“怎么办?”

    他身旁一人苦笑道:“不知道。”

    他们本来已经选好了最终的十首作品。

    但最后关头,萧小公爷又送来了十首,虽然都没有署名,但从萧小公爷房里送出来的,会是其他人的吗?

    这十首,全是上元诗词,每一首的水准都极高,让他们无法取舍。

    诗有田园,有边塞,词有豪放,有婉约,有男儿壮志,又有女子闺情,有单纯的写景,也有既写景又抒情,有慷慨激昂的描述上元之盛景,赞颂大好河山,也有孤身一人的悲凉凄惨,流露出对亡夫的悼念。

    萧小公爷什么时候去过边关?

    他又是什么时候死了丈夫的?

    哪怕是瞎编,也不能这么编啊……

    他们以为那唐家二少爷就已经够不要脸了,没想到萧小公爷一出,唐家那位二少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他何止无耻,简直无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