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相好的姑娘

作品:《如意小郎君

    红袖阁。

    老乞丐坐在一楼角落里的桌旁,一边吃午饭,一边问彭琛道:“他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了?”

    彭琛放下筷子,擦完嘴后,点了点头。

    老乞丐疑惑道:“他昨天晚上不会是叫了几个姑娘吧,也不可能,房间里没声音啊……”

    这一觉睡了不知道几个时辰,起床之后,神清气爽,唐宁走下楼,在老乞丐和彭琛的目光注视之下,坐下来开始吃饭。

    他喝了口茶润润喉,看着他们,问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老乞丐看着他,问道:“你不知道你睡了几个时辰?”

    唐宁看了看外面,摇头道:“没多久吧,天不是还没黑吗?”

    老乞丐看着外面的天色,提醒道:“这已经是第二天午时了。”

    “是吗?”唐宁想了想,说道:“今天是元宵节啊,有灯会和烟花看,晚上要不要出去逛逛?”

    他话音刚落,有一道人影急匆匆的从外面冲进来。

    “你还没吃饭?”萧珏看着唐宁,怔了一瞬之后,直接将他拉起来,说道:“走,来了京师,不去天然居吃顿饭怎么行,今天我请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唐宁被他拉出门外,萧珏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说道:“等我们的病好了,我再带你睡遍全京师的青楼,把这十几年欠自己的都补回来……”

    “等等,等等……”唐宁停下脚步,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病?”

    萧珏凑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起来了?”唐宁也是吃了一惊,那秘籍里记载的方子,居然真的那么猛?

    “虽然只是一小会……”萧珏看着他,眼中似是有泪光闪动,说道:“但已经很好了。”

    他深吸口气,看着唐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时激动,有些失态,相信唐兄能够理解。”

    “能理解,能理解。”唐宁下意识点了点头,又猛地摇头,看着他问道:“能理解什么?”

    虽然两个人都是举人,但他不仅是举人,还是举人,这位萧小公爷,虽然是举人,但又不是举人。

    “不说这个了。”萧珏摇了摇头,说道:“唐兄对萧某的恩情,恩同再造,这顿饭,还请你一定赏脸。”

    吃饭就算了,倒是刚才他说的睡遍京师所有的青楼他对此也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帮萧小公爷找回自信,重振男人雄风,也是积德行善,不求报答。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萧兄要想请客的话,不如就选在红袖阁吧,也是一样的。”

    “那可不行!”萧珏摇了摇头,说道:“听曲赏舞来红袖阁,要说正经的吃饭,还是得去天然居,等吃完了饭,我再带你去倚翠楼,那里的姑娘你随便挑,看上哪个就告诉我……”

    这位萧小公爷对朋友还真是热情,陪吃陪喝还陪大保健,唐宁正要拒绝,看到从前方走过来的一名女子,微微一怔。

    萧珏的目光也望过去,看了看之后,为难道:“难道唐兄不喜欢风尘女子,喜欢良家,这可就要多花点心思了,败坏道德的事情可不提倡……”

    那女子走过来,微笑看着唐宁,说道:“到了京师,怎么也不让人来通知一声?”

    萧珏看了看那女子,又看向唐宁,诧异道:“认识的?”

    唐宁面色更加疑惑,望向那明明没有见过,但却感觉非常熟悉的女子,诧异道:“姑娘,我们认……”

    他的话还没说完,目光从那女子的胸前扫过,脑海中同时闪过一道雷霆,惊诧道:“李姑娘!”

    他认识的女子中,有这个规模的,也只有李天澜一个了。

    见惯了她的男装扮相,第一次看到她变回女子,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看着两人走进红袖阁,萧珏愣在原地,喃喃道:“难怪不去倚翠楼,原来是在京师早就有了相好的姑娘。”

    李天澜看着他,问道:“怎么也不提前告知一声,若不是昨天有人看到你进了这里,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些时日才会启程。”

    “我们也是刚来两天。”唐宁再次打量了她几眼,问道:“你怎么这副打扮?”

    李天澜看了看他,反问道:“我本来便是女子,为何不能这副打扮?”

    “我的意思是,这样不怕被人看到吗?”唐宁看着她,摇头道:“要是让人发现了,或许还以为楚国的小李大人有什么异装癖好呢……”

    李天澜瞥了他一眼,说道:“不穿成这样,怎么见你?”

    她说的倒也是,如果她以楚国使臣的身份来找他,的确有些不太合适。

    在灵州的时候,还有陪同使臣的理由,在京师,一个即将参加省试的举人,和楚国使臣走的太近,会被人怀疑是政治倾向有问题。

    一个政治倾向有问题的考生,是不可能考中进士的。

    考不中进士,他还怎么实现人生性福?

    李姑娘虽然喜欢男装,但这份不经意的细心和体贴,唐妖精还是需要好好学学的。

    老乞丐看了看李天澜,诧异道:“咦,小姑娘最近是有什么奇遇吗,功力增长了不止一分啊?”

    见李天澜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警惕之色,唐宁看着她说道:“不用担心,老前辈是自己人。”

    李天澜神色缓和,看向唐宁,说道:“来陈国之前,就遇到了武学瓶颈,那天遇到那几名刺客,稍有所得,再加上你的那半颗丹药……”

    唐宁再也不想听那半颗丹药的事情了,说起那颗大还丹,他就忍不住看向李天澜的嘴唇,然后下意识的抿了抿嘴。

    李天澜话一出口,看到唐宁下意识的动作,便后悔说起那半颗丹药的事情,转移话题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说来话长。”唐宁摇了摇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启程回楚国?”

    李天澜皱眉看着他:“你就这么盼着我走?”

    唐宁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李天澜这样的女子。

    她男装扮相之时,行事坚决果断,雷厉风行,不考虑胸的问题,没有人会想到她是女儿身。

    她换回女装的时候,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又有属于女子的别样风情,更神奇的是,她居然能很好的驾驭住这两种不同的类型,有这样的一位特殊的朋友,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你误会了。”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如果省试之前你还在京师,能不能帮我指点指点策论?”

    李天澜沉吟片刻,看着他问道:“你就不担心我偷师吗?”

    唐宁只不过是要把市面上售卖的策论押题三十篇和三十年科举状元策论集用自己的语言组织一遍,再让她帮忙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有什么好偷师的,担心她偷师,还不如担心她偷人。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状元郎谦虚了,要偷也是我偷你,有你指点,这次省试才更有把握。”

    他可没忘记,李姑娘是楚国上一届状元,就算她背景深厚,没两把刷子也不行,更何况,在灵州的时候,两人交流不少,她再谦虚,唐宁也知道她的深浅。

    李天澜没有犹豫多久,便点头道:“好。”

    唐宁点了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

    状元郎做陪读,其他考生,可没有这个待遇,不知道她对于科举有没有什么独门心得之类的,趁着距离省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要和她深入探讨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