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来了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走到楼上,回房之前,向下方望了一眼,刚才那女子已经走了。

    想不到京师作为陈国都城,社会风气竟然还不如灵州,碰瓷仙人跳居然这么的明目张胆,使得他对京师的印象瞬间便降低了一个档次。

    虽然那女子长得挺漂亮,但他不记得是哪位哲人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桃花运什么的都是yy小说杜撰的,哪有那么容易遇到,老乞丐算他的桃花运如果算的那么准,怎么没有算出来他是被自己套路了?

    说到老乞丐,虽然他做生意是奸诈了点,但做人却十分的诚实守信。

    他在乎的只是美酒,从不过问那些酒是怎么来的,也不管唐宁是用的什么方法,高人行事,果然让人捉摸不透。

    彭琛和老乞丐分别在他左右两侧的房间,唐宁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想起刚才那女子,心道京师的社会风气虽然不太好,但姑娘真的如老乞丐说的一样水灵,连一个碰瓷的女人都长得那么标致……

    难怪临走的时候,唐夭夭还叮嘱他不要在京师沾花惹草,京师如此繁华,到处都是诱惑,大环境如此,若非有像他一样的定力,很容易沉醉其中,耽搁学业啊……

    唐府。

    一道人影从前方快步走来,两位门房立刻躬身道:“小姐回来了。”

    女子对他们挥了挥手,大步走进府中,身后有声音传了过来。

    “大清早的,水儿去哪里了?”

    女子转过身,看着缓步走进府中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二伯回来啦,我就是闲着没事,出去随便转了转。”

    中年男子看了看她,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若是闲着无聊,平日里在家里做做女红也好,不要总是在外面乱跑。”

    “二伯,我知道了。”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中年男子看着她离开,摇了摇头,走进另一处院落,迈进偏堂。

    他看着站在窗前的一道身影,问道:“他真的来了?”

    唐淮背着手站在窗前,点头道:“今天早上已经去礼部领取了考引。”

    唐琦想了想,说道:“这十余年来,因地方州试赏赐的玉带只有一条,陛下的心思难以捉摸,一动不如一静啊。”

    唐淮长舒了口气,说道:“怕只怕,有人不想让我们静啊……”

    唐琦摇了摇头,叹息说道:“若不是小妤当年任性乱来,又何来今日之事?”

    唐淮摆了摆手,说道:“过去之事,就不要再提了,这件事情,你无须插手,一个普通的考生,没有人会在意,只要他中的不是第一甲,迟早都要离开京师。”

    唐琦目中浮现出一丝异色,说道:“若是他真能取得一甲状元,事情倒是好办一些。”

    唐家固然不想让京中其他人知道当年的丑闻,但若是他能得中状元,这便不算是什么丑闻了,甚至能够变成一桩好事。

    当然,唐琦心中清楚,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能参加省试的,都是从各州各府甄选出来的杰出人才,要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争得头名,何其之难?

    更何况还有人杰地灵的京师,那些大家子弟,从小便有名师教导,底蕴丰厚,又岂是那些小地方走出来的学子能比的?

    唐淮没有继续他的话题,转身看着他说道:“这些日子,还需要提防那些有心之人,不要给他们可乘之机。”

    唐琦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两人又在房中密谈片刻,唐琦走出院子,一名青年迎面走过来,走到他的面前,小声问道:“爹,我听娘说,那个孽种来京师了?”

    “闭嘴!”唐琦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你能多嘴的,省试将近,还不好好温习,免得到时候丢唐家的脸!”

    青年闻言,脑袋缩回去,急忙道:“爹,您先忙,我还有事……”

    青年仓皇而逃的同时,唐府另一处,那年轻女子回到自己的院中,关上院门,走到某处墙根处,熟练的攀上院墙,跳进隔壁的院子,稳稳落地。

    院内有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下次过来的时候,走正门就好了,万一摔着碰着了怎么办?”

    “没事的,要是这都能摔着,不就白学武了吗?”女子看着站在院中的人影,快步走过去,小声说道:“小姑,我……,我刚才见到他了。”

    那身影轻轻一颤,声音有些慌张,“他,他来了?”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京师所有的客栈我都提前打过招呼了,只要他来到京师,我马上就能知道。”

    她抬起头,看着她说道:“他的眼睛,和小姑的眼睛很像。”

    在她对面,年轻妇人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担忧,喃喃道:“他不该来的,他不该来京师的……”

    女子看着她,想了想问道:“小姑,你要不要去见见他?”

    年轻妇人猛地摇头:“不,不,这会害了他的,我不能见他……”

    女子握着她的手,说道:“小姑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女子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

    “爹,你怎么……”少女刚刚开口,便被走进来的人影挥手打断。

    唐靖看着她,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要告诉他,让他安心的考完省试,或落榜回乡,或考中进士,等候朝廷差遣,你帮他,才是在害他!”

    女子皱着眉头,辩解道:“可是小姑她……”

    “我没事的。”年轻妇人笑了笑,说道:“只要他没事就好,考中或者落榜都好,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

    唐靖目光望向别处,顿了顿,才继续开口说道:“若是他能通过省试,殿试之上,被陛下御笔亲点为状元,事情或许就有转机了。”

    他说完又看向那年轻女子,说道:“在这之前,你什么也不许做!”

    “不做就不做!”女子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唐靖看着院中的妇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年轻妇人望着某个方向,笑着说道:“只要他平平安安的,我什么都好。”

    她虽然在笑,脸上却有两道泪痕划过。

    唐府门口,一名青年大步的走出去,撇了撇嘴,说道:“什么丢唐家的脸,丢唐家脸的是那个孽种,又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