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街头论酒

作品:《如意小郎君

    “年轻人,你真是个好人。”老乞丐接过那颗碎银子,看着唐宁,认真说道:“好人有好报,神仙会保佑你的。”

    说罢就攥紧了那颗碎银,像是担心唐宁反悔一般,立刻转身离去,大步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处酒肆。

    唐宁摇了摇头,坐在三叔的铺子前,让俏儿帮他拿了一碗酸奶,拿起勺子的时候,看到郑屠户的女儿囡囡正站在他的身旁,眼巴巴的看着他。

    唐宁看了看她,问道:“想吃吗?”

    小姑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旁边铺子的郑屠户。

    唐宁将那碗酸奶递给她,说道:“吃吧。”

    “谢谢哥哥。”小姑娘拿起勺子,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唐宁重新拿了一碗酸奶,转头看向郑屠户,随口问道:“前辈,那新刀还好用吗?”

    “好用好用。”郑屠户看了看他,笑道:“我就是一个杀猪卖肉的,千万不要叫我前辈。”

    虽然他这么说,但唐宁心里十分清楚,这位街边卖肉的屠户,是真正的武林前辈。

    他问过李天澜,当日在长街之上,逃走的那名刺客,武功已是顶级,而凭借一把普通的杀猪刀,一刀杀退那位顶级刺客,同时留下他一条手臂,应该已经属于高手寂寞的类型。

    如果彭琛有郑屠户的实力,唐宁现在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可惜这位郑前辈似乎不愿意说起那些事情,唐宁再提,反倒会惹人反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专心吃他的酸奶。

    老乞丐很快就从酒肆中走了出来,那一块碎银子,足以将他的酒葫芦灌的满满当当。

    他靠在墙角,打开酒葫芦,猛灌了一口之后,眯起眼睛,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许久之后,他才咂了咂嘴,从怀里摸出一只破碗,倒了半碗酒之后,对唐宁遥遥示意,说道:“年轻人,要不要来一碗?”

    唐宁摇了摇头,他以前就不喝酒,来到这里之后,倒是尝过这里的美酒,度数不高,味道还不错,可以当饮料喝。

    当然,他现在不喝的原因是老乞丐盛酒的碗不知道脏成什么样子了,也只有他自己不嫌弃自己。

    老乞丐自顾自的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叹道:“年轻人啊,还不懂酒,等到你再长几十岁,就知道酒的好了……”

    这老乞丐当真是好酒如命,左右无事,唐宁看着他,随口问道:“老人家很懂酒吗?”

    “去掉那个“吗”。”老乞丐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哪里的酒老夫没有喝过,你们陈国的酒,老夫几十年前就喝了个遍,灵州的甘露白,京师的千日醉,算是酒中极品,也就皇宫的御酿比它们好一些,不过这东西不好弄,太费功夫……”

    说起这个话题,老乞丐显然来了兴致,滔滔不绝:“楚国的酒一般,没出过什么极品,其他的,不提也罢……”

    “要说酒中之巅,老夫还是认为梁国的竹叶青最烈最醇,那才是男人应该喝的酒,一口下去,如同毒药入喉,喉头烈火灼烧,腹中肠穿肚烂,之后却又余韵无穷……”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哀伤之色,叹息道:“只可惜梁国灭国,已有近十年之久,从此之后,这世上便再无竹叶青了……”

    喝酒喝出喉头烈火灼烧,腹中肠穿肚烂的感觉,在这个世界,应该属于极品好酒了。

    限于工艺,这里的酒度数普遍不高,所以才有那么多号称千杯不醉的酒中高手,换成后世的高度白酒,千杯不仅会醉,还会胃穿孔。

    蒸馏高度酒几乎是每一个穿越者回到古代的必备技能,但其实简单蒸馏出来的酒,烈是够烈了,却少了真正的美酒应该拥有的醇香,远远够不上美酒的档次。

    要论喝酒,唐宁或许拍马也及不上老乞丐,但要论懂酒,让他再活几百年,也比不过唐宁。

    以前勤工俭学的时候,他几乎什么都做,夏天最热的时候,套在一人高的布偶里面,站在街上发传单,他做过家教,也在肯德基里打过工,还做过化妆品销售,白酒销售,对于白酒的种类,酿制方法,各自的特点,再也熟悉不过。

    老乞丐说的话,他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也听的心不在焉,不管是甘露白还是千日醉,都不是他感兴趣的,丐帮要发展壮大,要走向正规,需要不少钱,或许可以考虑改造一下酿制工艺,试试能不能酿制出后世的那些名酒来……

    这件事情他一个人办不了,唐家好像也开酒肆,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和唐夭夭商量商量?

    “我跟你说,这竹叶青……”老乞丐说的唾沫横飞,一抬眼,看到唐宁眼神飘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皱起眉头,说道:“小子,你不信我?”

    从他对唐宁的称呼从“年轻人”变成“小子”,可见他心中真的是不满了。

    唐宁回过神,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信,只是我觉得,美酒按照地域和名字区分,有些不妥,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听过另一种区分方法?”

    老乞丐看了看他,说道:“你且说来听听。”

    “美酒按照地域或是名字区分,不如按照香气区分。入口绵甜、醇厚丰满、香味协调、回味悠长、诸香馥郁,是为馥郁香型。”

    “幽雅细腻,酒体丰富醇厚,香而不艳,低而不淡,是为酱香型。”

    “窖香浓郁,绵甜甘冽,尾净余长,是为浓香型。”

    “清香醇正,醇甜柔和,余味爽净,甘润爽口,是为清香型……”

    ……

    “你说了这么多……”老乞丐怔怔的听他说完,舔了舔嘴唇,看着他,说道:“老夫一句也没有听懂。”

    他摇了摇头,一脸的不信,说道:“你们读书人最会编故事,老夫纵横酒国多年,也没有听过你说的这些。”

    “没听过啊。”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没听过就算了吧,老人家您继续喝,我还有事,先走了……”

    老乞丐正打算和他辩驳一番,没想到他说走就走,怔了一瞬后,立刻道:“你等一等!”

    唐宁转过身,老乞丐望着他,说道:“你刚才说的这些,可有凭据?”

    “没有。”唐宁摇了摇头,说道:“随便说说,老人家不必当真。”

    “这种事情,怎能随便说笑?”老乞丐皱眉看了他一眼,脸色居然变的肃然,说道:“老夫就不信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竟然会比老夫更懂酒?”

    他从怀里摸出一本发黄的册子,说道:“老夫上次卖给你的那几本秘籍,只是残册,加上这一本,才算全册,仅凭残本,无法练至高深处,你若是能拿出你说的那些美酒,老夫便将这本也赠与你……”

    唐宁瞪大眼睛看着他,怒道:“你当时可没说这是残本!”

    “老夫也没说不是残本……”老乞丐看着他,挥了挥手,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秘籍虽然不全,但练之也无害,只是不能练至巅峰而已,等你拿到全册,就能发挥出它们的全部威力,怎么样?”

    唐宁原以为老乞丐虽然邋遢,满口大话,但做生意起码是讲诚信的,现在对他的看法又发生了改变。

    他盯着老乞丐,狐疑道:“那几本双修秘籍,不会也是残册或是假的吧?”

    “放屁,那是正经的房中术……”老乞丐看着他,吹胡子瞪眼,大怒道:“你当老夫江湖骗子啊!”

    唐宁点了点头,从他做的事情来看,的确是江湖骗子。

    老乞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忽然说道:“那双修秘籍是真是假,对你应该区别不大吧?”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还是童子之身,元阳未泻吧?”

    “……”

    老乞丐眼神似有玩味,啧啧道:“你家娘子生的如此漂亮,成亲这么久,你居然还是童子之身……,你不会是不行吧?”

    唐宁干脆利落的转过身,大步离开。

    老乞丐对他招了招手,大喊道:“别走啊,老夫这里还有一套强肾之术,便宜卖给你,只要十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