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唐宁何在?

作品:《如意小郎君

    楚刺史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还没有燃起来,就已经熄灭,灵州地方官员松了口气,在灵州最高档的酒楼醉香楼设洗尘宴,正式的为刺史大人接风洗尘。

    他们将整个醉香楼包了起来,除了灵州官员之外,还留在灵州,没有赶往京师的新晋举子也受到了邀请。

    州试举人是很一股庞大的资源,地方官通过鹿鸣宴,与他们结下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后在官场之上,才好互相照拂,楚刺史错过了鹿鸣宴,存的应该是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的心思。

    唐宁晚上本来约好了和方小胖跑步,却被楚刺史的洗尘宴打乱了计划,只盼着这宴会早些结束,或许还有时间和钟意讨论讨论老酸奶的几种搭配吃法……

    ……

    晚上的洗尘宴,唐宁是和岳父大人一起过来的,到的不算早也不算晚,整座酒楼被他们包下来,一楼已经有不少人落座。

    灵州此次州试新晋举人两百四十人,灵州籍学子占据了一半左右,这其中,又有一大半在州试结束之后,就立即启程赶往京师,准备明年的省试,今日到的,只有二十人左右。

    “钟大人。”

    “唐解元。”

    “楚刺史还没到,钟大人要等待片刻了……”

    ……

    今日到场的这些举人,唐宁一个都不认识,他唯一认识的徐清扬和张炎生都不在,想来应该是启程去京师了。

    唐宁摇了摇头,在哪里温习不是温习,去得早不如去的巧,被京师的花花世界迷了眼,哪有什么温习的心思,还不如安安静静的留在灵州。

    如今的京师,在他的心中,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的京师,是他家庭幸福,咸鱼翻身的梦想之地,现在的京师,对他而言,不亚于龙潭虎穴,那里有着和他不共戴天的仇人,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和对方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他远在灵州,他们尚且不惜派遣死士,三番两次的置他于死地,更何况是京师?

    想到京师有着那样一个庞然大物在等着他,唐宁甚至想过永远不去京师,但仔细想想,虽然他不愿意招惹对方,但从之前的情形来看,对方显然不会放过他,就算是他龟缩在灵州,怕是还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不仅如此,还会连累他身边的人。

    仅凭这一点,他便有不得不去京师的理由。更何况,他还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知道那幕后之人是谁,以绝后患。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以自身安全为先,目前为止,唐宁还没有找到万无一失的办法。

    他心中想着这些,酒楼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乱之声。

    “崔长史!”

    “陈司马!”

    ……

    唐宁向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看到有数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楚刺史调任灵州,自然不是一个光杆司令,上次的使臣遇刺一事,连累的不仅仅是董刺史,连同他身边的几名佐官,灵州长史、司马之流,也统统打包贬去了封州。

    若非如此,楚国使臣怕是不会轻易的放下此事。

    这位崔长史,就是楚刺史从京师带来的心腹。

    前方,一名官员看了看崔长史,问道:“崔大人,楚刺史怎么没有过来?”

    崔长史挥了挥手,说道:“京师来使,刺史大人正在陪同,诸位还请稍等片刻。”

    一名官员惊异道:“京师来使,可是有什么大事?”

    崔长史摇了摇头,说道:“这本官就不知道了。”

    已经有官员将他请至最前方一桌,笑道:“崔大人先坐吧。”

    楚刺史不在,崔长史便是这里的众官员之首,他落座之后,目光看向一旁,说道:“这些就是今次州试的新晋举子?”

    “正是。”一名灵州官员笑了笑,对众人挥了挥手,说道:“还不快过来见过崔长史?”

    众人纷纷起身,躬身道:“见过崔长史。”

    唐宁也站起身,向着这边随意的拱了拱手。

    崔长史看着众人,问道:“州试在即,尔等为何还不前往京师早做准备,缘何仍在灵州?”

    最前方的一名学子被他问的有些发懵,今天不是他们请自己这些人来的吗,这又是什么意思?

    崔清之前在京师,虽然只是一个清水衙门,但每月领着俸禄,悠闲度日,也还不错,有生之年,耗到上官退隐或者归西,或许还能再往前一步,此生也就没有什么憾事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朝廷一纸调令,让他来灵州做一个长史,事务繁忙不说,还远离京师繁华之地,他心中不满到了极点,连带着看这里的一切都不顺眼起来。

    崔清看着那学子,皱眉说道:“尔等虽是从灵州州试中脱颖而出的举人,但也不可因此而有所骄傲,心生松懈,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陈国学子何其之多,京师学子,更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更别说还有国子监的生员,便是你们灵州解元,参加京师州试,也未必能位列甲榜,省试乃是各州各府的学子相竞,你等更应该发奋苦学……”

    崔长史一上来,先是一番说教,说的灵州诸学子纷纷低下头,灵州地方官员也是面上无光。

    京师乃是陈国的都城,陈国的大部分年轻才俊,都聚集在京师,自然不是其他的州府能够相比的。

    崔清身旁,一名官员看了看他,忽然问道:“如果下官没有记错的话,崔长史家的公子,应该也是今年参加科举,却不知结果如何?”

    “小儿不才。”崔清笑了笑,说道:“也不过是位列京师贡院甲榜第十九而已。”

    在座的灵州官员和学子抬眼看了看他,这位崔长史的脸上哪有一点“不才”的样子,分明满满的都是骄傲和蔑视。

    他刚才还说灵州学子比不上京师学子,便是灵州解元,参加京师的考试,连甲榜都进入不了,现在又说他的儿子位列京师贡院甲榜第十九,这岂不是说,他们灵州的学子加起来,都不如他儿子一个?

    虽然心中郁郁,但所有人都选择将这口气忍了下去。

    毕竟,崔长史的话虽然难听,但他说的却是事实,京师的教育资源,的确不是灵州能比的。

    灵州一名州学学正却是忍不住,开口道:“唐解元省试第一场,所有题目全答全对,第二场的诗词,也是冠压群雄,得到了两位主考以及其余同考的赞扬,他的第三场策论,更是让三位协考同时拍手称妙,此等人杰,便是在京师,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崔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如此人才,在灵州自是稀少,但京师是什么地方,向来不缺人才,此次京师解元,是户部尚书亲点,连两位丞相都对他称赞不已,这才是真正的人杰……”

    那学正张了张嘴,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户部尚书,再加上两位丞相,这三位的分量,要比灵州州试所有考官加起来,分量还要重得多。

    钟明礼抬头看了看崔长史,皱了皱眉,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满之色。

    便在这时,门口再次传来了脚步之声。

    崔清立刻起身迎上前,走到门口处,躬身说道:“楚大人来了……”

    楚刺史却是没有看他,扫视了人群一眼,说道:“此次灵州州试解元唐宁何在?”

    唐宁抬眼看了看,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从人群中走出来。

    楚刺史看着他,问道:“你便是唐解元?”

    唐宁点了点头:“正是。”

    两道消瘦的身影从楚刺史身后走出,右边一位清了清嗓子,用尖细的声音喊道:“灵州州试解元,唐宁接旨!”

    哗啦!

    “接旨”二字一出,在场的官员愣了一瞬之后,身体纷纷一震,来不及起身的,也慌忙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装,跪伏在地。

    便是那崔清崔长史,脸上浮现出一丝茫然后,也立刻屈膝跪倒。

    唐宁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岳父大人拉着跪了下来。

    此时,那宦官尖利的声音,也已经传了出来。

    “敕曰:灵州解元唐宁,学识广博,胸有经纶,献治水防疫之策,解万民于倒悬,为国分忧,深得朕心,故赏玉带一条,绢五十匹……,钦此。”

    ……

    唐宁虽然低着头,但也感受到了无数道视线,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