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长街苦战

作品:《如意小郎君

    下雨天生意不好,郑屠夫也早早的收了摊子,看到唐宁,憨厚的一笑,说道:“今天还剩下半斤精肉,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一会儿回去路过,我送到小如姑娘那里。”

    唐宁笑了笑,挥手道:“谢了!”

    三叔每天早上都会送两份早点过去,从那以后,家里就没缺过肉,虽然比较起来还是郑屠夫吃了亏,但他显然也不计较这些。

    出了铺子,走在街上,雨就越下越大了。

    方小胖一个人走在前面,她的两名护卫跟在她的身后,唐宁和李天澜和他们距离要稍远一些。

    因为方小胖遇到一个水坑就要跳进去蹦两下,雨下的太大,她的鞋子和衣服下摆都被打湿了,然后她就更加的肆无忌惮无所畏惧了。

    担心被她溅的一身泥水,唐宁和李天澜只好离得远远的。

    唐宁撑着伞,随口问道:“李姑娘今年过年不能回家吧?”

    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他就不用李兄李兄的叫着了。

    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年节的时候,应该在陈国京师。”

    唐宁这些天和她聊了不少,知道楚国使臣这一次来陈国,也不仅仅是为了送上贡品,兼有学习陈国各方面先进文化制度的想法。

    他们会在陈国京师停留足够久的时间。

    唐宁不知道楚国人是不是都像她这么勤奋好学,求知若渴,不过想来楚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由弱变强,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看了看周围的雨幕,摇头道:“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方小胖自己玩的没意思了,又从前面跑过来,说道:“下雨才好呢,下雨天不用去学堂,也不用背诗,对了,等到雨停了,我们去挖蘑菇吃吧……”

    直到现在,唐宁也没有想明白,从小便生在大户人家,锦衣玉食,不愁吃不愁穿的方小胖,为什么会对吃这么执着。

    唐宁心中疑惑间,有两道穿着蓑衣的身影从他们身旁经过。

    和唐宁擦身而过的时候,两人的脚步一顿。

    “小心!”

    李天澜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耳边,随后,他便觉得自己被人猛地推开,与此同时,那两道穿着蓑衣的人影已经飞了出去,雨幕之下,他们手中有寒光一闪而过。

    唐宁险些摔倒,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街上身穿蓑衣,用斗篷遮住面容的人影,已经有数道之多,前后都有,对他们形成围拢之势。

    方小胖的两名护卫已经反应了过来,拔出兵器,站在李天澜身边。

    李天澜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快走!”

    来路和去路都被人堵了,唐宁猛地抓着方小胖,向身旁的一条小巷中跑去。

    他十分清楚,他们两个留在这里,只会成为李天澜他们的累赘,这条小巷不是死巷,巷尾处有一条可供一人通行的小道,通过那条小道,再往前数十步,便是永安县衙。

    方小胖也被吓住了,被唐宁牵着,怔怔的向着那条小巷深处跑去。

    巷尾的小道,是两堵墙之间形成的空隙。

    唐宁拉着她,飞快的跑到了巷尾处,看着方小胖,说道:“快过去!”

    方小胖试图挤进那条小道,却被卡在了里面,寸步不能向前。

    “我,我过不去!”方小胖小脸苍白,眼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唐宁的脸上满是雨水,看着这一幕,一颗心沉了下去。

    方新月的两名护卫已经被逼进了小巷,看着前方的蓑衣人,惊怒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天澜将收起的伞当成兵器,以伞为剑,短时间内,已经有两名蓑衣人倒地不起。

    她脚尖一挑,便有一把长刀被她从地上挑起,握在手里。

    刀光闪,又有一位蓑衣人倒地。

    八名蓑衣人,只剩五位,其中两位和方新月的护卫战在一起,另外三位,形成合围之势,将李天澜围在中间。

    前方又有刀光亮起,砍向她持刀的手,李天澜不管不顾,刀锋直指蓑衣人的胸口。

    两道刀剑划破皮肉的声音。

    李天澜的的胳膊上出现一条血痕,又很快被雨水冲淡。

    那蓑衣人被长刀穿胸而过,双手紧紧的握着插在他胸口的长刀,倒在地上。

    李天澜透过斗篷,看到了他眼中淡漠的不含一丝感情的目光。

    “死士……”

    她捂着右臂上的伤口,后退几步,另外两位蓑衣人已经欺身而上。

    她踢飞其中一人,另一只手夺过他手中的刀,劈向另一人。

    咔嚓!

    她手中的长刀应声而断,左手手臂之上,再次出现了一道血痕。

    蓑衣人握刀的手如同枯松,那斗篷之下,是一双浑浊的眸子,却不像其他的蓑衣人一般不含任何感情。

    李天澜自知不是此人的对手,快速退后几步,来到唐宁身边,却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一个趔趄。

    唐宁捡起了她掉在地上的断刀,扶着她靠在墙壁上,站起身,看着那蓑衣人。

    他声音沙哑的问道:“你是谁?”

    隔着斗篷,看不到蓑衣人的表情,但唐宁却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他。

    “真像啊……”下一刻,斗篷里就传来了一道更加嘶哑的声音。

    唐宁停顿了一刻,才开口问道:“像什么?”

    “像小姐……”蓑衣人摇了摇头,说道:“不必拖延时间,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他话音刚落,手中的长刀举起。

    “小如姑娘不在家,肉你一会自己带回去吧。”一道声音从蓑衣人的身后传来,让他手中的动作一顿。

    郑屠夫单手抱着囡囡站在他的身后,囡囡帮他撑着伞。

    蓑衣人没有犹豫,一刀劈了过去。

    锵!

    刀光亮起。

    噗。

    血水四溅。

    “囡囡。”郑屠夫低头看了看小姑娘:“闭上眼睛。”

    小姑娘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蓑衣人手中的刀已经断成两截,前半截飞了出去,一起飞出去的,还有他的一条胳膊。

    郑屠夫手里拎着一把刀,杀猪刀。

    刀尖还在滴血。

    唐宁看着这一幕,有些发怔。郑屠夫杀猪刀常挂腰间,从不离身,杀猪剁肉手法娴熟,就像是砍掉那蓑衣人的手臂一样娴熟。

    蓑衣人捂着断臂处,喉咙中发出一阵强烈的嘶吼,身形急退,与那两名护卫交战的两名蓑衣人见此,毫不犹豫的回转刀身,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噗嗤。

    在那护卫惊恐的目光中,两人引刀自尽。

    李天澜已经昏迷了过去,脸色苍白的可怕,唐宁低头看了一眼,面色大变,

    郑屠夫一脚将地上的断臂踢开,解释道:“他中毒了。”

    “中毒?”唐宁怔了一瞬,立刻伸手在怀里摸索起来。

    为了以防万一,他的身上,总是常备着一颗大还丹。

    虽然不知道大还丹有没有解毒的功效,但这也是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了。

    他捏开她的嘴,将大还丹送了进去。

    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唐宁想了想,撕开她两条手臂上被割开的衣服,吸出她伤口附近的毒血。

    片刻后,郑屠夫看了他一眼:“他应该没事了,现在轮到你有事了。”

    唐宁低头看了看,发现她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红润,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发现自己有些头晕,眼前开始发黑。

    李天澜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脸色浮现出极度警惕之色,下意识的拿起地上的断刀。

    郑屠夫看了看她,说道:“没事了。”

    她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稍稍放下心,又看了看倒在她身旁的唐宁,惊道:“他受伤了?”

    郑屠夫摇了摇头,说道:“他给你喂了解毒的丹药,帮你吸出了毒血,自己中毒了。”

    李天澜愣在原地,这一刻,才发觉她的口中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的消融。

    她反应过来之后,低头看了看唐宁,某一瞬间,脸上浮现出了极度犹豫之色。

    但也只是一瞬。

    下一刻,郑屠夫便瞪大了眼睛。

    他将杀猪刀重新插回腰间,捂着小姑娘的眼睛,说道:“囡囡,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