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雨幕

作品:《如意小郎君

    少女望着唐淮消失的方向,疑惑的喃喃一句,随后便摇了摇头,轻轻扣了扣一座幽静小院的门,缓步走了进去。

    院内的亭中坐着一名女子,女子容貌端丽,静静的坐在那里,年纪看起来比踏入院中的少女似只是大上几岁,但从她失神的眼中透露出来的些许东西,又像是比她长了一辈。

    仅从外表,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

    少女望着亭中的女子,俏脸上再次浮现出疑惑。

    向来和大伯形影不离的韩伯好几天不见了踪影,小姑也罕见的没有在院子里缝衣服,父亲像是有什么心事,时而眉头紧锁,时而面带笑容

    这几天她总觉得唐府的气氛有些不对,去问父亲,父亲一个字都没有告诉她,虽然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走到凉亭中,坐在女子的身边,抱着她的胳膊,娇声道:“小姑”

    女子的目光从前方收回来,偏着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

    “在这京师,只有她唐大小姐欺负别人,有谁能欺负的了她?”女子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

    唐靖走进大门,又回头将院门从里面关上,这才向着这边信步走来。

    少女目光看着唐靖,不满道:“爹,有你这么说你女儿的吗,虽然我不是你和娘亲生的,但跟在你们身边也有十八年了”

    唐靖瞥了瞥她,说道:“我和你小姑有话要说,你先出去吧。”

    “你们说,我就在这里,保证不插嘴。”少女指了指院门的方向,说道:“而且门都关了,我现在出去,爹你岂不是要过去再关一次,这多麻烦”

    唐靖想了想,觉得她说的言之有理,指了指院墙,说道:“那你翻墙出去吧。”

    “果然,捡来的和亲生的就是不一样”少女郁郁的说了一句,向院墙的方向走去。

    女子看着唐靖,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三哥,就让水儿留下来吧。”

    少女立刻跑回来,坐在女子身边,重新挽起了她的胳膊,看着唐靖,眨了眨眼睛,说道:“爹,你说吧。”

    唐靖暗中瞪了她一眼,却也不再坚持了。

    他看着少女,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尤其是你大伯,知道吗?”

    少女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就是娘问我,我也不说。”

    唐靖点了点头,舒了口气,看向那女子,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去找过方鸿了,得知了很多他的消息。”

    “他在灵州,是这次灵州州试的解元。”

    “他州试每一场都位列头名,方侍郎对他大加称赞,他的诗词写的极好,还精于策论,得到了三位巡考的力保”

    “他已经婚配,她的娘子,有“灵州第一才女”之称,也是知书达理的好女子”

    “最迟明年三月,他就要到京师参加省试了”

    唐靖从袖中取出一张纸,说道:“他在州试上写的那两首诗,我也从方鸿那里抄来了,你看看,写的好是好,就是有些胡闹,科举诗词,向来严肃,他却是写了女子闺情”

    女子接过纸张,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看了过去,她的手有些颤抖,喃喃道:“都好,都好”

    少女看着唐靖滔滔不绝的讲着,脸上的疑惑却越来越深,终于忍不住转头问道:“小姑,“他”是谁?”

    当你不需要一件东西的时候,它就会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你的面前,而当你需要它的时候,翻遍地球都找不到。

    这就是该死的墨菲定律。

    虽然说老乞丐不是个东西,但意思是一样的。

    这些天,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的消失在了唐宁的世界里。

    唐宁心中有些不解,那十两银子,他再怎么祸祸,也该祸祸完了吧?

    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翻开手中的一本破烂册子。

    这册子上面的招式,他已经烂熟于心,当然也只是花架子,唐妖精说,一些高深的武学,需要独门心法才能发挥出十成的威力,没有心法,发挥出的威力只有五成不到。

    说到唐妖精,唐宁就有些遗憾。

    如果她不知道秘籍的事情,自己就可以偷偷练习,偷偷超过她,咸鱼翻身,扬眉吐气,从此以后,唐妖精只能在他下面俯首称臣。

    可如果两个人一起练,这个差距只会被无限的拉大,唐宁有自知之明,无论是基础还是天赋,他都不能和唐妖精相比。

    但如果没有唐妖精,这几本破书可能早就被他当做垃圾扔了,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这是一个悖论,唐宁郁闷了一会,就不再去想了。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到现在还没有停,房间里面有些闷,唐宁走出去透透气。

    正好看到唐夭夭从外面走进来,下雨路滑,墙上也是湿漉漉的,她这几天都是走正道。

    她走到廊下,左右看了看,偷偷摸摸的从袖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他,说道:“你的信。”

    唐宁有些诧异,他们距离这么近,唐妖精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需要写在纸上,看上去还偷偷摸摸的?

    唐夭夭见他疑惑的望着自己,解释道:“小意给你的。”

    如果是钟意就更奇怪了,他们每天在同一个屋檐下,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每天晚上谈谈心,调**,就差同床共枕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信里说?

    他看了一眼信封,看到上面的“李清亲启”的时候就明白了。

    这都是唐妖精造的孽,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他的身份就是唐妖精的表姐。

    作孽的唐妖精,生生让他们夫妻变成了姐妹。

    唐宁回到房间,将那封信拆开。

    钟意信中所说,大都是对于李清文采的仰慕,顺便附上了几首她新作的诗词,请她斧正斧正。

    这是才女和才女之间的相互吸引,钟意很希望交到李清这个朋友,虽然唐宁可以将这封信弃之不顾,没有收到回信,钟意自然也就不会再写。

    但这样的话,她心中难免会有失落,写这封信的时候,她也是鼓起了很大勇气的。

    唐宁不希望看到她失望,铺开纸,拿起笔开始回信,自知罪孽深重的唐夭夭乖乖的站在旁边帮他磨墨。

    他自然是要以热情去回应钟意的热情,对于她的作品,提出一点小的建议,然后再附上李清照早期的几篇作品,请她品评

    写好了信,等待墨迹晾干之后,他将之装进信封,递给唐妖精,一个是她的闺蜜,另一个是他的表姐,唐妖精就是这其中的中间人。

    做完这些事情,他才撑着伞出去。

    这几天一直下雨,街上行人不多,三叔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早早的就会收摊,唐宁走过去的时候,方小胖正在帮三叔清理库存,包子当天卖不完的,第二天就不能再卖了,自从自己吃吐了两次之后,三叔就大方的将之分给附近的乞丐了。

    没有乞丐会在这样的天气出来讨饭,方小胖正好派上用场。

    唐宁意外的在这里见到了李天澜,他收了伞放在墙角,李天澜走过来,将一张纸递给他,说道:“那个问题,我想明白了。”

    唐宁看了看,李姑娘的状元应该是没有什么水分的,在缺乏很多基础知识的情况下,她居然真的整理出了逻辑和条理。

    这意味着她又要来烦自己了,唐宁想了想,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个“七桥问题”,李兄要不要听听?”

    李天澜的脸比前几天要憔悴一些,闻言立刻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唐宁摇了摇头,见外面的雨有逐渐下大的趋势,走过去揉了揉方小胖的脑袋,说道:“别吃了,我送你回去。”

    他又看向李天澜,问道:“李兄,驿馆也是顺路,不如一起?”

    李天澜点了点头,方小胖又拿了两只包子,撑起伞,和唐宁走出店铺。

    雨势渐大,长街之上,许久才见行人,撑着伞匆匆而过,某处茶楼,数道穿着蓑衣的身影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