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一波三折

作品:《如意小郎君

    今日之朝堂,明显分为三派。

    以工部为首的改革派,以礼部为首的守成派,和不参与意见的旁观派。

    两部尚书都没有开口,朝堂之上辩驳的,都是四品之下的官员。

    朝臣们看着前方慷慨激昂的水部郎中张昊,皆是暗自摇头。

    张昊虽然言之有理,但科举改制,每走一步,都要格外小心,要是改制这么容易,这些年,科举早就不知道改制多少次了。

    “把你们说的那名考生的考卷,给朕呈上来。”金殿最上方,终于有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陛下已开金口,张昊和王硕立刻闭上了嘴巴。

    有宦官走下来,捧着几张试卷,恭敬的走上去,站在一身帝袍的男子身边。

    陈皇随手拿起最上方的一张考卷,仔细看了看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喃喃道:“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有人答满答对十成题目,是在十多年以前了吧?”

    他身旁一名面相富态的宦官点了点头,笑道:“回陛下,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这一场答满不易,全都答对更是极难,此考生平日里,勤苦必定异于常人。”

    他将那试卷放下,又拿起另一张。

    这一次他看了许久,眼中闪过异光,称赞道:“好,好,好!”

    殿上的官员见当今天子接连说了三个“好”字,心中不禁诧异。

    这时,陈皇已经继续开口。

    “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陈皇目光扫视下方,说道:“这句诗,可当做满殿朝臣的立身谏言!”

    他迫不及待的看向下一页,这一次,看的时间更久。

    他脸上的表情从期待变成了愕然再到茫然,然后将之放在一边,喃喃道:“这首词,也,也还不错。”

    他最后看的是策略部分。

    这一次,陈皇没有看多久,目光便望向下方,沉声道:“方鸿,王博,这就是你们选出来的,灵州州试解元?”

    见情况有些不妙,王博怔了怔,立刻抱着笏板走出来,说道:“陛下……”

    “朕让你们去做灵州州试主考,你们就是这么为朕选材的吗?”陈皇将那几张考卷卷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站起来,责问道:“你告诉朕,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

    王硕见此,看了看方鸿和王博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方鸿站出来,急忙解释道:“陛下,此考卷……”

    “此考卷简直狗屁不通!”陈皇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扫视下方,说道:“灵州州试同考何在,协考何在?”

    朝堂之上,有十数人面色一变,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宋千作为京东路提刑,此时不在京,协考只有张昊和凌一鸿今日在殿上述职。

    陈皇看着下方,沉声道:“你等可知罪!”

    噗通!

    此言一出,站出来的数名官员,立刻跪倒。

    陈皇看着他们,怒斥道:“朕将为国选材的重任交给你们,你们就是如此敷衍朕的,你们说说,堂堂一州解元,写的这是什么狗屁文章?”

    百官皆是感受到了天子的愤怒,低下头,屏住呼吸,心中暗自为去往灵州的这些考官默哀。

    王硕心下窃喜,上前一步,恭声道:“陛下,臣当时便极力的劝阻几位大人,可惜诸位大人坚持认为此卷可取,臣没有劝住几位大人,臣,臣有罪啊!”

    陈皇有些失望的看了下方一眼,说道:“方鸿,王博,身为主考,疏忽职守,罚俸一年,其余协考同考,罚俸半年,以儆效尤!”

    百官闻言,心中已经明白,陛下还是不想严惩他们,罚俸一年并不算严重,给他们定下的罪名也只是疏忽职守,而不是徇私舞弊,这已经是对他们极大的优待了。

    陈皇说完,脸上的怒色并未消减,看着地上的考卷,怒道:“至于此卷,定为解元,实在荒谬……”

    此时,只见张昊一脸悲愤,大声道:“陛下,臣等罚俸事小,国库节源事大啊!”

    陈皇正要亲口将此卷判为落卷,皱起眉头,问道:“这关国库什么事情?”

    张昊抱着笏板,大声说道:“因为这一份试卷,不仅能治理水患,保漕运畅通,还能每年为国库节省至少五十万两银子!”

    此言一出,百官之中,抱着笏板,闭着眼睛小憩的一位官员,眼睛猛地睁开,目中精芒四射。

    他身旁一人转头看着他,问道:“钱大人,怎么了?”

    户部尚书钱硕没有回答他,目光径直望向了人前的张昊。

    因为治水和漕运,国库每年要拨给工部一笔巨款,每每让他想起来都心头滴血,要是工部每年能少向户部要五十万两银子,户部要少多少压力?

    陈皇怔了一瞬,想了想,看着张昊问道:“张爱卿刚才说什么?”

    张昊站直身体,说道:“回陛下,唐解元在州试第三场,关于治水的策论,经水部讨论之后,切实可行,可为国库每年节省至少五十万两白银,同时,也能提速漕运,至少保漕运十年畅通。”

    陈皇思忖片刻,亲自躬身,将被他扔在地上的考卷重新捡了起来。

    他看了看考卷,又看向张昊,问道:“张爱卿此言当真?”

    张昊身躯挺拔,说道:“臣以性命担保!”

    凌一鸿亦是走出来,开口道:“陛下,唐解元所作的,有关防疫的策论,亦是可以当做规范,由朝廷推广地方,一旦某地有疫情发生,可以最大程度的减轻伤亡和影响。”

    陈皇目光再次看向这张考卷,若有所思。

    此时,户部尚书钱硕站出来,说道:“陛下,方大人和王大人,以及诸位考官虽然有过,但也都是为朝廷着想,为陛下着想,能为国库节源这么多,功可抵过。”

    户部掌国家钱粮,在六部中地位举足轻重,户部侍郎的话,自然也极有分量。

    百官都知道,国库吃紧已久,也一直是陛下的心病。

    如今工部为国库节省了数十万两银子,陛下心中自是高兴,但刚才他已经罚了那些考官,君无戏言,自然是不能轻易收回来的,钱尚书此言,便是给了陛下一个台阶下。

    陈皇满意的看了户部尚书一眼,说道:“钱爱卿言之有理,方、王两位爱卿谏策有功,赏白银千两,绢三百匹,其余诸位同考协考,各赏绢百匹……”

    罚俸的圣谕已发,不能收回,但这些封赏,却是将罚掉的俸禄又补了回来,还有多出。

    陈皇封赏完毕,没有再提那几张考卷的事情,思忖了片刻,望着下方,说道:“策论取仕,仍要重视文章,但在此之外,也应适当酌情,此事,尚书省先议……”

    “酌情”这个词用的很有灵性,百官浸淫官场多年,又岂会不懂。

    陛下这是为了这一份考卷,单独下了一道隐晦的圣旨啊……

    王硕面色发白,看了某个方向一眼,那里是礼部尚书的位置。

    一名中年男子目光淡漠了瞥了他一眼,王硕已然会意,低下头,再也不发一言了。

    片刻之后,陈皇看了看下方,说道:“若无其他事情,便退朝吧。”

    今日的早朝,持续的时间很久,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包括吏部侍郎方鸿在内的灵州州试考官,被陛下先罚后赏,工部的科举改制之策,虽然依旧没有被采纳,但陛下对尚书省下的那一道暗旨,还是说明,此次工部和礼部的交锋中,工部更胜一筹。

    能用一张州试考卷,就在朝堂上掀起这么大的波澜,百官对那位灵州的唐解元,也算是有了第一印象。

    “方大人,留步。”方鸿即将走出宫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方鸿回过头,看到走过来的礼部尚书,疑惑道:“唐大人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