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武林“秘籍”

作品:《如意小郎君

    下午吃饭的时候,唐宁就已经从岳父大人那里了解到,楚国使臣丢失的东西已经找回来了。

    董刺史本来要下令严惩那三名人犯,奇怪的是,楚国几位使臣竟然同时求情,最终也只是让他们受些皮肉之苦,关上一段日子而已。

    此案闹出的动静不结束的却风轻云淡,灵州城不再满城风雨,大街上看不到见人就问的衙差,百姓们放下了心,三叔的早点铺子,从昨天开始,生意就开始回暖。

    早上生意好的时候,三叔会摆一些桌椅在外面,唐宁吃了一屉包子,方小胖坐在他的对面,已经连吃了三屉小笼包。

    三叔以前卖的包子都是拳头大小的,皮薄馅足,前两天唐宁建议他做一些小笼包,本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再加上答应过方小胖请她吃的,后来三叔尝试着将小笼包拿出来卖,没想到居然大受欢迎,许多人在包子铺门口排起了长队。

    方小胖身边还有一个小姑娘,虽然才四岁,却不像寻常小孩子那样瘦弱,活脱脱一个缩小的方小胖。

    小姑娘是隔壁郑屠夫的女儿,郑屠夫忙着卖肉,俏儿不忙的时候,就帮他看着孩子。

    可能是因为同胖相怜,方小胖对小姑娘很照顾,经常把自己的零食分给她吃,能有此待遇的人不多,唐宁算一个,唐夭夭算半个,最后一个就是眼前的小姑娘了。

    一道人影坐在邻桌一条板凳上,抬头向里面看了看,说道:“一屉小笼包。”

    唐宁目光望向那个方向,看到了那天见过一面的乞丐。

    那名说出“人生如戏,有人演官,就总有人演贼”的哲学系毕业的乞丐。

    三叔从里面走出来,看着这名乞丐,目光带着审视。

    那乞丐看了看他,知道他的意思,从怀里掏出几枚铜钱,放在桌上。

    三叔数了数,将铜钱收起来,给他上了一屉包子。

    别的地方都是不允许乞丐上桌的,三叔不歧视乞丐,只要付钱的就是客人。

    一屉包子共有五个,那乞丐吃完了之后,抬起头道:“再来一屉。”

    三叔看着他,等着他付钱。

    “等一会儿。”那乞丐这次没有从怀里掏出铜钱,径直的站起身,走到大街上。

    他站在大街中间,然后,抬起头看着天空。

    唐宁疑惑的抬起头,天空碧蓝如洗,连一朵云彩都没有。

    方小胖的目光也望向天上,好奇的眨着眼睛,喃喃道:“天上有什么呀?”

    唐宁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现天上有什么东西,他收回视线,目光再次望向那乞丐。

    大街之上,已经有不少人被那乞丐的举动吸引,抬头望着天空。

    “天上有什么?”

    “你们都在看什么?”

    “不知道啊,大家都在看”

    就在众人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的时候,唐宁看到那乞丐低下头,从身旁一位穿着绸缎衣服的胖子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从荷包里取出了一块碎银子,又将荷包放了回去,向这边走过来。

    大街之上。

    “天上什么都没有,看什么看!”

    “有病啊,看的我脖子都酸了!”

    “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人群互相抱怨着,不欢而散,唐宁看到那胖子嘴里嘟囔了一句,摇了摇头,消失在人流中。

    那乞丐再次走到桌前,将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看着三叔,说道:“这些全都换成包子。”

    他话音刚落,两只手分别搭在了他的左右肩膀上。

    唐宁还没从这乞丐的骚操作中回过神来,就看到了彭琛和上次在义安县衙见过的那名捕快。

    后来唐宁听岳父说起,此人姓修,名清风,是灵州名捕,也是灵州总捕头,在刺史衙门做事。

    “又是你?”修姓捕头看了看那乞丐,“才出来几天,就不能安生点?”

    那乞丐衣袖一扫,桌上的碎银子就滚到了桌下,他看了看墙角的一对乞丐母女,目光再次看向三叔,说道:“东西都给她们就行了。”

    说完他便径直的走到了那修捕头的身后,任由两名捕快用铁链将他套住。

    修姓捕头并没有在意那一块碎银子,看了唐宁一眼,目光最后望向彭琛,挑眉道:“让你来我这里,每月禄钱翻倍,你偏偏要龟缩那个小衙门”

    彭琛看了看他,没有说话,掏出几枚铜钱,放在桌上,说道:“一屉包子。”

    “我说的话永远作数,你考虑考虑。”修清风再次看了他一眼,目光从唐宁身上扫过,转身离去。

    三叔包了两屉包子,放在那一对乞丐母女身边,又将找好的铜钱递给她们,这才走回来,给彭琛上了一笼包子。

    唐宁坐在彭琛对面,问道:“认识的?”

    彭琛用包子沾了醋,淡淡的说道:“师兄。”

    彭琛虽然是永安县衙的捕头,但是和他这位担任灵州总捕的师兄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

    唐宁听过这位修捕头的一些传闻,据说他的名字,足以让灵州附近的贼匪大盗闻风丧胆,还据说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他看着彭琛,问道:“听说他的武功很厉害,十八般武器,样样都懂,是不是真的?”

    彭琛又吃了一个包子,点了点头。

    “呵,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又如何,什么都会,就什么都做不好。”

    唐宁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那个老乞丐靠在墙角,手里捏着一个包子走过来,看了看彭琛,说道:“借点醋。”

    他将那对母女给他的包子蘸了蘸醋,送进嘴里。

    彭琛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笼屉中还剩的两个包子,站起身来。

    老乞丐看了看他,指了指桌上的两个包子,问道:“还要吗?”

    彭琛摇了摇头:“不要了。”

    老乞丐干脆坐在他的位置,拿起他剩下的包子,蘸了蘸醋,继续说道:“练武这件事情,不是会的招式越多,懂得兵器越多越好,有的人追求华丽的招式,有的人追求繁多的兵器,有的人,哪管别人使的什么招式,用的什么兵器,任他南拳北腿,刀枪剑戟,就只是一刀”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伸出手掌,随意的在空中一划,目光似是无意的瞥了瞥旁边铺子正在剁肉的郑屠夫,郑屠夫与他目光对视,随后便憨厚的一笑,继续剁肉。

    唐宁有些诧异,这灵州城的乞丐,一个个的真是不得了。

    有的乞丐出口便是人生哲学,有的乞丐张嘴就是练武真谛,如果不是老乞丐脸上还有被人打的淤伤,他差点就信了。

    尤其是看到他此刻正一只手拿着包子蘸醋,一只手抠着乌黑的脚丫,如果唐宁没有记错,他刚刚还用拿包子的手抠脚来着

    不过仔细琢磨琢磨,这老乞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大道至简说的好像就是这样

    “是不是觉得老夫说的很有道理?”见唐宁脸上露出思忖之色,老乞丐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三本精美的书籍,说道:“老夫这里有三本武林秘籍,十两银子卖给你”

    唐宁瞥了瞥他,十两银子买三本精装春宫图册,虽然不亏,但他买来也没有用处啊,曾经沧海难为水,见识过后世东瀛的某种艺术,谁还会拿这个当宝贝?

    “武林秘籍?”方小胖眼前一亮,飞快的跑过来,说道:“我要看我要看!”

    老乞丐居然没有一点的躲避,任由她的手伸过来。

    该死的老不修!

    唐宁眼皮猛地一跳,心中怒骂一句,从那老乞丐的手里夺过三本册子,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将那三本“秘籍”塞在怀里,摸了摸方小胖的脑袋,说道:“武林秘籍是大人看的,小孩子不能看!”

    方小胖很失望,看着唐宁,想了想,说道:“那等我长大了,你一定要让我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