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污人清白!

作品:《如意小郎君

    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已经有差役将第一轮的空盘子撤了下去,换上了新菜,唐宁拿起筷子,在方小胖羡慕的眼神中,开始独享美食。

    骑奇马,张长弓,强弓射硬石,弓虽强,石更硬,若非李广难没羽。这是他以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对子。

    这是一个拆字联,奇马为骑,长弓为张,弓虽为强,石更为硬。但这一联又不仅仅是简单的拆字,还蕴含有飞将军李广深夜射虎的典故。

    拆字容易,拆字拆的好,还要对上人尽皆知的典故,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算不上是什么千古绝对,但要对的巧妙,绝对需要花费时间。

    俗话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唐宁不是想考这位小李大人,也不管她对不对的出来,他现在只想让这五百只鸭子闭嘴。

    早已有人将这一个上联传出去,唐宁周围的气氛开始变得寂静,这一份寂静逐渐蔓延,喧闹的鹿鸣宴,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变得寂静无声。

    方小胖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唐宁,她已经完全吃不下了,整桌人都在思考,唐宁一个人吃菜,时间久了有些不好意思,放下筷子。

    方小胖拽了拽他的衣袖,说道:“你吃吧。”

    唐宁摇头道:“我吃饱了。”

    方小胖看着他,说道:“我看着你吃。”

    唐宁有些担心,虽说她胖起来也蠢萌蠢萌的,但这么一直胖下去也不是办法,暴饮暴食,身体迟早会出问题。

    应该想办法让她克制克制,以后嫁不嫁的出去另说,就算是不能瘦下来,也别再继续胖下去。

    方鸿和灵州地方官员看了这边一眼,心情有些不好形容。

    好好的鹿鸣宴被搞成这个样子,自然是有些不太好的,可能在和楚国使臣的较量中占据上风,他们也面上有光。

    “此联,我短时间对不上来。”小李大人想了一会儿之后,便干脆的放弃。

    他这么干脆的认输,灵州举子的心中长松了口气。

    如果真的被楚国人在鹿鸣宴上击败,他们灵州学子就会背上洗刷不掉的耻辱。

    楚国以一人力敌灵州数百学子,大胜。

    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宣扬,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灵州无人。

    经此一事,众人再看向唐宁的时候,心中对他的埋怨又少了一些。

    尤其是曾子楼,望向唐宁的目光,已经满满都是感激了。

    唐宁有些失望,这人怎么就不懂坚持呢,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五百只鸭子。

    “想不到唐解元不仅擅长诗文,同样擅长楹联。”小李大人看着他,问道:“不仅如此,我听说,唐解元对于策论也极为精通,若有机会,还想和唐解元请教请教。”

    说到策论的时候,场间的灵州举子看向唐宁的眼神就变的有些幽怨。

    唐宁不知道这位楚国使臣和他什么仇什么怨,刚刚出了一个对子来难为他,现在又巧妙的为他拉了一波仇恨。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策论,我真的不太懂,姑小李大人怕是找错人了。”

    他差点将“姑娘”两个字说出来,小李大人脸色微变,见他没有说下去,又很快恢复平静,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便是在下冒昧了”

    她说完之后,便又重新走了回去。

    徐清扬见周围的气氛变的有些古怪,岔开话题道:“唐兄双榜第一,第二场的那两诗词,自然也是写的极佳的,我们心中好奇已久,不知唐兄可否将那两诗词拿出来,让我等一观?”

    唐宁和徐清扬之间也没有什么恩怨,他居然也哪壶不开提哪壶,和自己对着干。

    那菩萨蛮他是不得已而抄之,州试考官也不能随意泄露考卷内容,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写的是“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他唐解元的面子往哪搁?

    “拙作而已,就不拿出来让大家见笑了。”唐宁摆了摆手,说道:“吃菜,吃菜”

    便在这时,他看到那位叫做王博的主考对他招了招手,他有些疑惑的站起身,走过去。

    “唐解元,这边坐。”王博指着他身旁一名官员让出来的空位,说道:“关于你的第三场策论,张大人和宋大人还有些问题,要和你详细谈谈。”

    小李大人低着头,目光微敛。

    唐宁左右看了看,这一桌的座次明显做了调整,方鸿和王博两位主考他是知道的,宋千和凌一鸿自然认识,还有一位面生的,应该就是水部郎中张昊,至于另外两人,一位是刚才的小李大人,还有一位,应该也是楚国使臣。

    他和那位小李大人的位置虽然不在一起,却也算是相邻。

    王博没有进入正题,而是先看着他说道:“你的那一诗一词,便是拿到省试上,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人应当自谦,却也不可太过自谦。”

    唐宁点头表示受教。

    “你日后进京,若是有机会,我可以将你引荐给王丞相。”王博看着他,说道:“王丞相年轻之时,便擅长花间词,应是能给你一些指点。”

    “唐解元也擅长花间词?”那位楚国使臣诧异的看着他,笑道:“若是这样,唐解元和小李大人,怕是可以多探讨探讨了。”

    “唐解元之花间词,极具后蜀遗风,若不是有考卷为证,我等甚至会以为,这真的是数百年前某位花间派的大词人所著。”王博自然不吝啬在楚国使臣面前夸赞陈国才俊,笑了笑,说道:“小李大人且听听这菩萨蛮,这是唐解元在州试考场上所写”

    唐宁怔了怔,急忙道:“王大人”

    王大人挥了挥手,说道:“放心,你对女子闺情拿捏的极为准确,哪怕是王丞相亲至,也挑不出什么瑕疵”

    唐宁怔怔的看着他,什么叫他对女子的闺情拿捏的极为准确,他什么时候拿捏过女子闺情了,这,这是无故污人清白啊!

    王博已经笑着念起了“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那位小李大人听了几句,在看向他时,目光微异。

    众人刻意保持了安静,周围的举子也听的十分清楚。

    徐清扬沉思许久,才道:“若说这词是钟姑娘所作,我也丝毫不怀疑”

    张炎生诧异道:“想不到,唐兄心思,竟是如此细腻,怕是连诸多女子也远远不如。”

    周围的学子也纷纷面露诧异,他们虽然并不怎么喜欢这位唐解元,却也不否认,他不顾自身前程,敢于直谏,算的上是铁骨铮铮

    可现在,在他们心中,铁骨铮铮的唐解元,俏生生的捏了一个兰花指,倚在床上,慵懒的画起了蛾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