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不请自来

作品:《如意小郎君

    短短的一瞬,年轻人的面色就从热情变的冷厉,不满道:“清扬兄和炎生兄怎么和此人为伍!”

    “郭钊擎!”

    张炎生面色肃然,看着他,一脸失望的说道:“一年之前,我等谈及策论一事,你曾言科举以策论取仕,取的应是真正的治国之才,考官却看重那些套路文章,于国无益,一年之后,你便忘记了自己一年前说的话吗?”

    “我……”郭钊擎怔了怔,一时间无法反驳。

    张炎生看着他,目光炯炯,质问道:“你只说你说没说过?”

    郭钊擎低下头,有些羞愧的说道:“我,我说过。”

    “唐兄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抱负和理想……”张炎生看着他,一脸失望的说道:“可他与我们不同,他比我们更有骨气和勇气,他甘愿舍弃自己的前程,也要以身犯险,警醒考官,为国纳才,可你们呢,你们却在背后诋毁于他……,若你郭钊擎已经堕落至此,今日之后,我张炎生羞于你等为伍!”

    徐清扬上前一步,平静的说道:“炎生的意思,就是我徐清扬的意思。”

    徐清扬与张炎生是灵州有名的才子,一直以来都是灵州学子的领头之人,此次州试,分别位列甲榜第二第三,他们二人,在灵州读书人中举足轻重。

    读书人最重脸面,郭钊擎早已被他说得羞愧难当,低下头,羞愧道:“都是我一时糊涂,清扬兄炎生兄勿怪……”

    郭钊擎目光望向唐宁,一躬到底,愧疚道:“郭某糊涂,不知唐解元高义,在这里给唐解元赔罪了!”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无妨,无妨。”

    郭钊擎见他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脸上的愧疚之色更浓。

    刚才张炎生大声训斥郭钊擎的时候,便已经有无数人围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之后,面色逐渐变的复杂。

    他们是读书之人,学的是圣人之言,讲的是仁义道德,科举的初心,便是光宗耀祖,报效国家……

    他们也曾雄心壮志,也曾慷慨激昂,他们也曾针砭时弊,抨击不平,然而现在,他们也只能为了科举得中,写一些套路文章。

    姓唐的是一个异类。

    他做了所有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他给以后的考生带来了一些麻烦,他们讨厌他,却也敬佩他。

    难怪徐清扬和张炎生对他如此这般,他是一个让无数读书人讨厌的人,但他也是一个纯粹的人,纯粹,勇敢,而且无畏。

    没有人再像郭钊擎一般,对他躬身认错,但周围之人,看向他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咚!

    园子的深处,有钟声响起,表示鹿鸣宴已经正式开始。

    无数道人影,从园子的四面八方,向着中间一处占地极广的建筑走去。

    徐清扬看着唐宁,笑道:“唐兄,我们也走吧。”

    鹿鸣宴八人一桌,灵州州试新晋举子两百四十人,再加上主考,厅内共布置了三十桌有余。

    桌次是按照甲乙两榜的名次,依次向后排的,唐宁作为解元,和徐清扬张炎生等前八名,自然是在最靠近考官和地方官员的一桌。

    所有人都坐定之后,灵州地方官员和州试考官才徐徐而入。

    方鸿是吏部侍郎,论官位和实权,乃是所有的官员之首,走在众人的最前面,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大尾巴。

    方小胖走到哪里都很有存在感,是不可能被忽视的。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方鸿对于他的这位侄女是真的纵容,方小胖仰头对方鸿说了几句之后,方鸿微微点头,她便飞快的跑了过来。

    方小胖跑到唐宁身边,高兴的说道:“我和你坐在一起!”

    唐宁知道她为什么要过来,方鸿身边全是官员,她放不开,她放不开的话,也就吃不开,这是她最在意的事情。

    唐宁看向身旁的徐清扬,歉意道:“要委屈徐兄了。”

    “无妨。”徐清扬笑了笑,说道:“我和炎生他们挤一挤就好了。”

    宴席之上,每桌八人,每侧两人,挤进来一个方小胖,徐清扬和张炎生便要三人挤在一起。

    他们刚才看的清楚,眼前这位小……,胖姑娘是跟着方鸿方大人一起过来的,看上去却和唐宁十分熟悉,几人心中自是疑惑和惊奇。

    方小胖看了看唐宁,吞了一口口水,问道:“烤全鹿呢?”

    唐宁看着她,说道:“还没有上菜呢,再等等。”

    方小胖正襟危坐,脸上的表情有些期待和兴奋,她吃过羊肉牛肉猪肉,鸡鸭鱼肉,还从来没有吃过鹿肉呢……

    鹿鸣宴不是简单的宴会,有着一整套极其繁琐的流程规范,需要严格的按照规矩,一步都不能省。

    饮宴之前,必须先奏响鹿鸣之曲,随后朗读鹿鸣之歌以活跃气氛,然后就是两位主考的讲话,对此次的州试做一总结,勉励勉励诸位新晋举子,然后是灵州地方官员的讲话,等到所有人都讲话完毕,再奏响一曲鹿鸣,才会陆续开始上菜。

    现在才轮到灵州刺史讲话,方小胖的脸色已经彻底垮了下来,捂着肚子,扯了扯唐宁的衣襟,小声问道:“怎么还不上菜?”

    唐宁看着她,压低声音说道:“要不你先吃点儿糕点果脯垫垫?”

    “我没带……”方小胖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都没吃饭……”

    方小胖一刻钟不吃东西,对于唐宁来说,都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她居然为了今天晚上这顿饭饿了整整一天,幸亏她没生在后世,但凡自助类的餐馆,老板非得被她吃的心慌不可。

    鹿鸣宴排场极大,极其奢华,冷热菜品多达数十种,唐宁还记得他告诉方小胖这些的时候,她的眼中闪烁着前所未见的光。

    董刺史讲完之后,又换上灵州府学的一位训导。

    他在上方滔滔不绝的勉励灵州学子,方小胖靠在唐宁肩头,虚弱道:“我头晕……”

    这位训导的讲话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唐宁心中有些担忧,要是她真的被饿晕了过去可怎么办?

    他想到这里,忽有一道人影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来,在方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唐宁看到诸位官员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诧之色,隐隐的有些警惕,纷纷起身离席,快步向外面走去。

    在座的学子也是一脸的疑惑,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

    “我好饿,头好晕……”方小胖靠在唐宁的肩膀上,声音已经快要听不见了。

    唐宁左右看了看,所有的官员已经走出门外,场内诸生的注意力也在门口,他拉着方小胖的手,小声道:“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方小胖顿时精神振奋,问道:“去哪里?”

    他们的座位靠近侧门,唐宁拉着她悄悄离席,从侧门闪了出去。

    张炎生的目光看向大门口,诧异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诸位大人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吧,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徐清扬摇头说了一句,视线收回来的时候,望着桌旁某处,诧异道:“唐兄呢?”

    门口处,方鸿看着从远处走来的几道人影,拱手道:“几位使臣来此,可是有何要事?”

    “倒是没有什么要事,只是听说诸位大人今日在此举办鹿鸣之宴,便想过来见识见识大陈的青年才俊。”一名中年男子挥了挥手,笑问道:“我等不请自来,诸位大人不会见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