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个怪物

作品:《如意小郎君

    “小宁哥,这里!”

    唐宁走出贡院门口,耳边便传来了一道清脆喜悦的声音。

    他偏过头,看到小如站在不远处对他挥手。

    钟意和唐夭夭也在,方小胖手里举着两只糖葫芦,唐宁走过去的时候,她将一支递给唐宁,说道:“考试辛苦了,这是奖励你的。”

    没有人问他考的怎么样,小如从他手里接过包袱,说道:“小宁哥一定饿坏了吧,快回去吃饭吧……”

    唐夭夭看着他,期待的问道:“我听好多人说,他们连题目都没有答完,你考的怎么样啊……”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钟意扯了扯袖子,钟意偏过头看着唐宁,柔声道:“考过了就不要再想了,先回去吧,爹娘都在等着我们吃饭呢……”

    贡院之中,陆续有考生走出来,看着几人的离去的背影,一脸的艳羡。

    且不说那位兄台考的怎么样,走出贡院便有三美相迎,同为考生,还真是让人羡慕……

    ……

    今天的饭菜比前几天更加的丰盛,丰盛到唐宁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要是考不好,他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是钟府的厨娘。

    陈玉贤将远处的饭菜夹到唐宁面前的盘子里,说道:“多吃点,多吃点才有力气考下一场。”

    “下一场的诗赋,倒是没有什么好准备的。”钟明礼看了看他,说道:“距离第一场放榜还有两天,这两天好好休息就行,别有什么压力……”

    州试三场,逐场淘汰,第一场考完之后,考官们会在两日内,将所有的考卷批阅完毕,筛选出有资格参加第二场的考生,将名单公示出来。

    通过第一场的考试,才有资格参加后续两场。

    第二场的诗赋考的是考生的文采,第三场的策论考察的是学子的治国之能,此两场,学子很大程度上可以自由发挥。

    这其中,运气也起到一定的作用,若是恰好考到自己擅长的诗词,或是对于策论考题恰有见解,名次一定不会太低。

    但这第一场综合,考的却是实打实的积累,考的是学子多年来的底蕴,没有丝毫的捷径可走。

    钟明礼心中清楚,唐宁因为失忆,忘记了很多东西,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温习,通过这第一场的可能,实在太小太小。

    他对此本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原本想的,也只是让他可以参加下一次的州试而已。

    钟意和苏如都没有问他考的怎么样,唐宁知道她们是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

    他回想了一下,如果他没有看漏的话,所有的考题他都已经答完了,这第一场考试,完全就是把脑海中的答案抄上去,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唯独有几道考察历史的,唐宁心里有些没底,因为两个世界的历史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他没有背标准答案,可能会有差错。

    但一点儿小错,应该不会影响大局。

    不过,下一场和下下一场就不一样了,诗赋以及策论,考官的主观性占据了很大的因素,他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州试第一场结束之后,贡院就被封锁了起来。

    朝廷对于科举极为重视,为了避嫌,地方官员不得作为考官,灵州贡院的所有考官,皆是从京都临时抽调而来。

    他们要在短短的两天之内,批阅五千份试卷,从五千人中筛选出一千多名合格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在经过一次筛选之后,参加第二场的考生就会大大减少,等到第二场第三场,他们就会轻松许多。

    贡院,一间宽敞的厅堂之中。

    十余位考官坐在各自的桌前,他们面前的桌上,摆放着厚厚的考卷。

    厅堂之内,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

    “读书之人,字迹潦草,犹如狗爬,不取!”

    “试卷肮脏,墨迹两团,疑似标记,不取!”

    “一份纸卷,竟只答出了三成题目,灵州地方官学是怎么选人的……”

    “阅卷十余,竟无一人答出七成以上题目,可悲,可悲啊……”

    “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

    梁栋官拜礼部郎中,此次受朝廷委派,担任灵州州试考官,要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批阅近四百份试卷。

    第一场题量巨大,他逐条逐卷批阅,只批阅了十余份,便已经觉得脑袋有些发涨。

    不过,作为考官,他必须认真负责,这个过程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他的仕途就会添上一道抹不去的污点。

    在心中问候了几遍出题的大学士,又挑出来几张疑似标记的试卷,字迹过于潦草的试卷,喝了口水,继续批阅。

    他所阅之试卷,并无一人答满全卷的七成,不过他对此并不意外。

    这第一场的题量之大,范围之广,连他都忍不住想要骂人,历年科考,几乎从未出过能将所有题目答全的考生。

    第一试考察的考生的综合能力,内容极广,需要考生根据自己的能力,有所侧重和取舍。

    无论是州试还是省试,能答对六成题目的,已经可以算作合格,能答出七成,算是优秀,答出八成以上,凤毛麟角……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降低了他们批阅的难度。

    他又批阅了十几张试卷之后,稍作休息,重新拿过来一张。

    每拿到一份试卷,他都会先整体看看,若是有字迹过于潦草的,或是试卷脏污,有明显标记的,便可以直接判为不中,省时省力,作为考官,他有这样的权力。

    这份试卷的字迹虽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但也中规中矩,试卷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污迹,他心中有些小失望,提起朱笔,开始批阅。

    经义的填补和释义,全对。他点了点头,经义是基础,极少会有考生在这上面出错。

    关于几条冷僻的律法条陈,他居然也全答出来了,这就有些难得了。

    算学题……,居然也是一道没有错,算学向来不被重视,这还是他批阅到的第一份算学题全对的试卷,很大一部分考生,都会直接放弃算学这几道。

    这几道考察历史的,恩……,虽然角度刁钻了些,但也没有太过脱离,可以算的上是思路清奇,说明他不像是大多数学子一样,只知道死记硬背应付考试,朝廷就缺少这样的人才……

    ……

    这一份试卷阅的梁栋心情愉悦,一边批阅,一边点头,等到他再翻开新的一页的时候,才发现这份试卷已经批阅完了。

    他怔了怔,随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放下笔,又回头翻了翻。

    片刻之后,梁栋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手中捧着一份试卷,翻来覆去的看,口中喃喃道:“怪物,怪物啊……”

    他身旁的几名考官发现了他的异状,诧异道:“梁大人,你怎么了?”

    梁栋回过神,将那份试卷放下,笑道:“几位大人过来看看,我这里出了一个怪物……”

    片刻之后,数位考官围着这一份试卷,啧啧称奇。

    “灵州居然出了此等人物?”

    “上次第一试全都答满答对的,是十几年前的省试吧?”

    “人才,人才啊……”

    “呵,人才怕是都形容不了这种怪物……”

    几人笑谈称奇间,门外有两人走进来,诸位考官纷纷拱手,“方大人,王大人……”

    两位主考看了看他们,诧异道:“诸位这是……”

    梁栋看着两位主考官,笑了笑,说道:“两位大人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

    唐宁早上吃饭的时候,从岳父大人口中得知,州试第一场的试卷,已经批阅完了,贡院解除了封锁,通知了衙门,到下午的时候,就会张贴通过第一场考试的考生名单。

    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批阅完了五千份试卷,那些考官也真不容易。

    唐宁后来问过岳父大人,他答的那几道有关历史的题目,还是偏了点,估计是拿不到分了……

    不过,其他部分他答得还不错,应该能顺利进入第二场。

    吃完饭,放下碗筷之后,钟明礼才有些感叹的说道:“今天贡院里面传出了一则消息,说是这一届学子中,有人答满了第一场所有的题目,并且无一出错,连两位主考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直言灵州出了怪物……”

    唐宁是经历过这一场的,知道答完答对所有题目的难度有多大。

    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开着挂都拿不到满分,居然还有人能做到,这不是怪物,简直是禽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