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州试第一场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回到钟府,正好是吃饭的时候。

    这几天的饭菜都格外的丰盛,陈玉贤看到他进来,说道:“宁儿,让人去县衙叫你岳父回来吃饭,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是不是又忙忘了……”

    在院子里没看到下人,县衙就在钟府隔壁,几步路而已,唐宁干脆自己过去。

    义安县衙。

    钟明礼看着眼前的官员,诧异道:“陈训导此次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训导乃是州学的官员,管理一州的教育事宜,如今州试将近,虽然主考和同考都是从京城外派,但州学的官员,也要起到很大的辅助作用,不应该这么闲才是。

    中年官员看着他,笑道:“本官此次,为钟府姑爷而来。”

    钟明礼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问道:“有什么事情,陈训导但说无妨。”

    “钟大人也清楚,工商杂类,娼优贱民等,不能参加科举。”陈训导看着钟明礼,说道:“陈律中也有规定,凡赘婿者,亦是不能参加科考,本官也是审核考生籍贯时才注意到唐宁的身份已经和以往不同,按律行事,希望钟大人不要介怀……”

    “陈大人公事公办,本官自然不会介怀。”钟明礼点了点头,又忽然问道:“可宁儿赘婿的身份,陈大人又是听何人所言?”

    陈训导诧异道:“他不是住在钟府吗?”

    “住在钟府便是赘婿了?”钟明礼转过身,对一名衙役说道:“去取姑爷和小姐的户籍过来。”

    片刻之后,陈训导看完了两人的户籍,确认唐宁的户籍没有转到钟家,反倒是钟意的户籍转到了新户,对钟明礼拱了拱手,说道:“给钟大人添麻烦了……”

    钟明礼笑了笑,拱手回礼道:“陈大人客气……”

    送走了陈训导,他才看向站在院门口的唐宁,问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一会。”唐宁看着他说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岳母让我过来叫您回去吃饭……”

    “就回去了。”钟明礼点了点头,走了两步,脚步又顿住。

    他并没有回头,背着手,淡然的说道:“安心备考,其他的事情,有我……”

    ……

    岳父大人虽然有着“冷面阎王”之称,平日里除了给岳母捶背捏肩的时候,几乎从不以笑脸示人。

    但唐宁知道,他其实是面冷心热,很多时候,他们所没有感受到的一些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而是被他挡在了外面。

    就像今天这样。

    饭桌之上,陈玉贤习惯性的为唐宁夹菜,说道:“读书很费神的,宁儿这几天要多吃一些,幸亏州试每一场只考一天,等到省试的时候,要在号舍里面待三天两夜,肯定吃不好也睡不好……”

    自从决定参加州试以来,唐宁受到的待遇就直线提升。

    餐桌上的饭菜,几乎全都是他喜欢吃的,而且比往日丰盛了许多。

    知道他看书容易饿,钟意和小如每天会为他送好几次吃的,就连唐夭夭有空了都会从墙那边翻过来,带一些糕点饭菜。

    最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方小胖居然愿意把她的零食都拿给他吃,虽然她也说了,等到唐宁考试结束,要请她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当做偿还……

    好像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一件事情。

    州试。

    虽然已经有过高考和考研的经历,但要论难度,这两者远不能和科举相比。

    值得庆幸的是,陈国的科举,不考八股文。

    当然,就算是八股文还没有出现,但科举考试经过这么多年,也发展出了一些套路和定式,唐宁的时间有限,要论写作能力,自然不能和这个时代的人相比。

    他虽然能看懂那些之乎者也的,但是写不出来,这不是短时间就能学会的。

    好在州试三场,细算起来,只有在第三场的时候才考察写作。

    第一场考综合,涉及经义,律法,算学等等……,这一场考试涉及面很广,但大都是客观题,填空和简答居多,答案是固定的,没有多少自由发挥的地方。

    第二场考诗词,按照往年的惯例,一般是一诗一词,规定格律或主题,其他的考生可以自由发挥。这一场唐宁写不出来,可以抄。

    第三场考策论,这是唐宁的短板。

    不是因为他不懂,有丰富的历史经验,策论不是问题,但是他写不出来锦绣文章。

    不过,大体的套路他也懂一些,如果前两场能顺利通过,第三场应该也不至于被淘汰……

    这些日子,他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看书,时间很快便进入九月。

    九月初九,州试第一场。

    天色未亮,唐宁就已经起床,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钟意和苏如已经在院子里了。

    钟意将一个小包袱递给他,说道:“州试不允许自己带笔墨,要准备的东西,我都已经整理好了,放在里面,你千万别忘了。”

    苏如递过来一只食盒,说道:“我做了一些糕点,都是你喜欢吃的,小宁哥带着,中午的时候吃。”

    州试是较为严格的考试,笔墨之类,都不允许携带,唐宁需要带的,也只有证明身份的东西,以及自备一顿餐饭。

    考试地点在城外的贡院,灵州贡院大概要容纳三个州的近五千名学子,很早便要检查入场。

    唐宁将钟意和苏如准备的东西带着,又将唐夭夭昨天夜里爬墙过来送给他的平安符收好,走出钟府的时候,彭琛已经在马车旁等他了。

    他上了马车,对站在门口的钟意和苏如挥了挥手,笑道:“等我回来。”

    距离贡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不允许马车通过了,唐宁下了马车,步行过去。

    贡院之前,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这种阵仗,倒是和前世的高考相差不大。

    他排队进场,经过一番严苛的搜查之后,拿到了自己的座号,找到考场。

    这种一个人一个考场的考试,唐宁还是第一次经历,空间有些狭小,坐着还好,躺下来就有些憋屈了。

    号舍之内有笔墨砚台,锣声响起之时,有差役发下试卷和稿纸,唐宁检查了一遍,没有问题,便直接开始答题。

    第一场考试的题目对他没什么难度,相当于划定考试范围的开卷考试,考试的所有内容,唐宁都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中。

    无非就是填空,简答,名词释义,补充律法条陈,解几个多元方程……

    题目不难,但是题量很大,唐宁还剩一小半没写,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他揉了揉有些酸涩的手腕,将试卷放在一边,打开食盒,为了防止夹带,小如做的糕点已经被他们切开了,好在不影响口感,小如和钟意的手艺没的说,唐妖精应该多多学习学习……

    他写字本就比别人慢上一些,时间有限,吃完了糕点,唐宁没有休息多久,继续开始答题。

    不知道是谁出的试卷,这么多题目,等到他写完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整理好试卷,没过多久,锣声再次响起,预示着可以开始交卷。

    从开始交卷到彻底清场,还有一个时辰。

    唐宁已经答完了所有的题目,带着东西走出贡院的时候,大部分的考生还在自己的号房内奋笔疾书,也有不少人与他一同走出,脸上的表情却是各不相同。

    “沈兄,这么早就出来,题目答完了吗?”

    “这第一场考试,谁能答完,反正剩下的题目也答不出来了,我只不过是想早些出来,能多些时间准备下一场……”

    “哎,我也是这么想的……”

    “每年都是这样,既然无人能全部答完,何必要出这么多的题目……”

    ……

    唐宁诧异的看了看他们,心道这第一场考试,平时很少有人答完吗,题目多是多了点,但也不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