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很不容易

作品:《如意小郎君

    “小意,我们先回去了。”

    唐夭夭转身对钟意挥了挥手,唐宁和唐夭夭两人在钟府门前和她分开。

    回到唐府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秀儿帮他将头发重新梳好。

    在这中间,吴文婷已经派人送了银票过来。

    至此,唐宁和唐夭夭已经两不相欠,全部身家,也有近一千五百两的样子。

    唐夭夭带着他飞过院墙,落地之后,唐宁看着她,郑重道:“忘记李清……”

    唐夭夭看着她,诧异道:“谁是李清?”

    唐财主那边,唐夭夭会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唐宁就不用再去操心了,院门之外传来脚步声,唐夭夭脚尖轻点,整个人便轻飘飘的飞过院墙。

    “谢啦!”

    院墙外面的声音消散的时候,钟意拎着食盒从外面走进来。

    她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唐宁,又看了看没有点灯黑漆漆的房间,诧异道:“怎么站在这里?”

    “赏月……”唐宁抬起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残月,又转头望向钟意,“今天怎么样?”

    “她们都很佩服小如的绣技……”钟意走到屋内,点了灯,说道:“我们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夭夭,还有她的表姐,一起将小如送了回去。”

    “表姐?”

    “恩,从京都来的,可惜明天就要走了……”

    钟意将她刚刚做好的饭菜拿出来,又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唐宁,说道:“你说的对,谁说女子不如男,清姑娘的文采,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无法企及,哪怕是那些才气不俗的大才子……”

    唐宁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那首一剪梅,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姑娘的文采……,的确很好。”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钟意念了这样一句,有些感叹的说道:“这样的词句,我一辈子都写不出来的……”

    “别灰心嘛……”唐宁看了看她,笑道:“你可是灵州第一才女,要对自己有信心……”

    “什么灵州第一才女,还不是因为你……”钟意瞥了他一眼,起身说道:“你先吃饭吧,我过去夭夭那里看看,清姑娘明天早上就要走了,我还想和她说说话呢……”

    她转身走出房门,却被唐宁抓住了手腕。

    她转过来,低头看了看,脸色微红,小声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唐宁叹了口气,看着她,问道:“要是这次州试不能考中……”

    钟意怔了怔,坐在他的身边,安慰道:“不要想那么多,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娘不是说了,爹当年也是考了三次才考中的呢……”

    “就是想到州试,有些紧张。”唐宁松开手,笑了笑,说道:“我静一静就没事了,你快去找那位清姑娘吧……”

    钟意想了想,说道:“还是算了吧,清姑娘一路舟车劳顿,我就不去打扰她了,以后或许还有再见的机会……”

    唐宁心里有些内疚,她知道钟意是因为担心他才留下来陪他的,但无论如何,她今天晚上也不能过去。

    仔细想想,这丝内疚又有所消减,毕竟见李清和见他,其实是一样的……

    ……

    钟意早早起来,去唐家的时候,从唐夭夭口中得知,她那位叫做李清的表姐因为还有要事,天刚亮就离开了。

    钟意回来的时候,显然有些失落。

    这大概是一种才女之间的惺惺相惜,唐夭夭不想她情绪低落,想了想,说道:“你可以给她写信啊,京城距离这里又不是很远,慢的话,十天也该到了,寻常时候,送信七八天就能到的……”

    钟意看着她,惊喜道:“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唐夭夭笑嘻嘻的说道:“我表姐人很好的,而且你们都那么有才,她一定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她的目光望向唐宁,问道:“你说是吧?”

    唐宁目光看着他,许久才点头道:“应该,是吧……”

    唐夭夭挽着钟意的手腕,笑道:“放心啦,你写好了信,我帮你送……”

    唐妖精就是个麻烦精,如果不是她总是为自己提供赚钱的门路,如果不是他要和她学武功,唐宁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喜欢她。

    ……

    刺史府。

    董明俊叉着双腿,走路的姿势异常怪异。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她叫李清,和唐家有关系……”他咬着牙,愤愤的说道:“爹,不能放过那个女人,她差点就让我们董家绝后了……”

    “你给我闭嘴!”董刺史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没有先做什么,别人会莫名其妙的踢你?”

    董明俊怔了怔,连忙道:“可是爹……”

    董刺史挥了挥手,说道:“如今州试在即,京城礼部和吏部的大人已经陆续到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少给我惹事……”

    董明俊嘴唇动了动,不敢说话了。

    这种事情上,他还是不敢插嘴的。

    董刺史想了想,忽然问道:“听说钟家那位姑爷,也要参加州试?”

    董明俊瞥了撇嘴,说道:“一个傻子,参什么试,自取其辱而已,我保证他走不过第二场……”

    董刺史坐在椅子上,用食指敲击着桌面,喃喃道:“一个赘婿,有什么资格参加州试?”

    他走到堂外,对一名衙役说道:“去请府学的陈训导过来。”

    ……

    唐宁走进院子的时候,三叔正在和三婶抱怨。

    “你说这有钱人的银子,难道真的是大风刮来的不成?”三叔一副明显被刷新了三观的样子,说道:“我早上买菜的时候听人说,昨天晚上,唐姑娘和人打赌,一会儿就赢了两千两银子……,两千两银子,我们赚十辈子也赚不到啊,那输了钱的姑娘,还不得心疼死……”

    苏如和三婶在听他说话,见到唐宁进来,站起身走过来,微笑道:“小宁哥,你来啦……”

    唐宁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拿出一叠银票,递给苏如,说道:“这是一千两银子,三叔和三婶不是想要做点生意吗,就不要在外面摆摊了,风水日晒的多不好,干脆盘下一间铺子……”

    他又看向苏如,说道:“你也不要再织布了,这些钱足够开一家布庄,再请些人,你平日里不用那么辛苦,教教她们就好……”

    三叔看着他手里的银票,瞪大眼睛,问道:“这些钱你是从哪里来的?”

    唐宁思忖片刻,说道:“和唐姑娘打赌赢的。”

    三叔想了想,接过银票递给小如,又看着唐宁,摇头说道:“大家都是朋友,赌来赌去的多不好,人家又是女子,下次最好不要这样了,伤感情……”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唐宁点了点头。

    三叔看着他,问道:“我们打算做豆腐,你觉得怎么样?”

    做什么都不如做豆腐,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再稀点是豆浆,放臭了还可以卖臭豆腐……

    唐宁对此表示同意之后,这件事情大概就敲定了。

    他又在这里坐了一会儿,直到小如催他赶快回去温习,才起身离去。

    唐宁离开之后,三婶转过头,看着苏如,问道:“用这些钱开两间铺子……,小如,你是怎么想的?”

    “我听小宁哥的。”苏如想了想,低下头说道:“小宁哥为了我们,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