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表姐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夭夭回去带她的那位表姐过来,其余之人在堂内等待。

    角落里,一名女子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同伴,问道:“夭夭还有一个表姐,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她说起过?”

    那名女子也是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可能是哪个远房亲戚吧,我们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

    另一边,名叫张思敏的女子一脸疑色,看着吴文婷,问道:“你们说,她会不会不过来了?”

    吴文婷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

    她了解唐夭夭,临阵脱逃,不敢应战,不是她的性格。

    但她更清楚,写诗填词,舞文弄墨,她也没有这个本事。

    今天晚上,除非她将第一才女钟意叫来,否则根本改变不了必输的结局。

    而就算是钟意亲自过来,结局也还未必。

    薛芸的那一首词她刚才看过了,水准还在她平时的作品之上,现在时间所剩不多,哪怕是灵州第一才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做出一首超过薛芸的,也并非易事。

    她还真想不到,唐夭夭今天晚上能靠什么翻盘,靠她那位刚刚抵达灵州的远方表姐吗?

    她心念及此,堂外已经传来脚步声。

    唐夭夭和一名清丽女子从外面走进来。

    那女子颈间系着一条丝巾,容貌端丽,身材生的极为高挑,唐夭夭的身材已经让她羡慕许久了,走进来的那名女子,竟是比她还要高挑许多。

    当然,作为女子,吴文婷觉得,过于高挑,也并不全是好事,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对女子而言,唐夭夭的身材,真的是恰到好处,增之一分则高,减之一分则矮

    “夭夭,这就是你的表姐啊”

    “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呢”

    “快给我们引荐引荐”

    见有人走过来,唐夭夭笑着说道:“这位是我的表姐,李清,刚刚从京城过来”

    唐宁脸上露出微笑,对众人轻轻点头示意。

    他穿的是唐夭夭的裙装,其实有些小了,但好在裙摆够长,慢些走路,不至于露出鞋子,他只是微笑,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这样才不容易暴露。

    “李姑娘好啊”

    “李姑娘生的真漂亮”

    “李姑娘怎么不说话,大家都是姐妹,不用害羞的”

    唐夭夭急忙解释道:“她不是不说话,表姐生下来就不能说话的”

    “啊,怎会如此”女子们惊诧之后,表情就变成了深深的惋惜,看向唐宁的眼神,也格外的同情起来。

    生的如此漂亮,却不能言语,老天爷怎会如此无情

    唐夭夭看着吴文婷,说道:“今夜我们这边少了一人,加上表姐,正好五人,也是可以的吧?”

    今夜诗会的规则,并不是每人都得做出一首诗词来,而是以几人为一组,薛芸是和吴文婷一组,有她的一首词便可。

    吴文婷犹豫了片刻,很快就笑着点头道:“当然可以。”

    “表姐,我们过去坐吧。”唐夭夭挽着唐宁的手腕,向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走去。

    吴文婷等人重新坐回位置,瞥了那处角落一眼,便又收回视线。

    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刻钟了,她根本不信,她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填出一首好词来。

    唐夭夭不行,她那位叫做李清的表姐不行,就算是钟意也不行!

    角落里,唐夭夭让唐宁坐在暗处,小声道:“时间快要来不及了,你好了没有?”

    唐宁将桌上的一张纸铺开,提起笔,略一思忖,落笔。

    另一边,薛芸和吴文婷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薛芸皱起眉头,诧异道:“难道她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填好了词?”

    吴文婷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就算是填好了词又如何,一样比不过薛姐姐”

    薛芸也想笑出来,可笑容却僵在了脸上。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在哪里经历过一般

    角落里,唐宁已经放下了笔。

    他用的字体是簪花小楷,这是在女子之中极受欢迎的一种字体,他还保留有这具身体的某种肌肉记忆,改变字迹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算太难。

    唐夭夭还没有来得急询问,吴文婷便起身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时间快到了,她们也都已经填词结束,夭夭姐,就差你们的了”

    唐夭夭将那张纸折起来,说道:“我们也好了。”

    吴文婷看了看唐宁,脸上再次露出笑容,“既然写好了,那便拿过去,让大家品鉴品鉴吧”

    “这样多没意思”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要不,我们赌一把怎么样?”

    吴文婷怔了怔,问道:“怎么赌?”

    “就赌大家觉得哪一首词填的更好。”唐夭夭看着她,说道:“如果你们赢了,我输给你两千两银子,如果我们赢了,你输给我两千两。”

    唐宁撇了一眼唐夭夭,这到底是先斩后奏,还是空手套白狼?

    吴文婷有些犹豫,两千两无论是对于唐家还是吴家,都不是什么大数目,但这种赌局

    唐夭夭看着她,问道:“怎么,怕输吗?”

    大庭广众之下,她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吴文婷不迎战也不行,笑了笑,点头道:“赌就赌,输了的人,可不许赖账。”

    唐夭夭走过去,将那张纸放在最前面的桌上,自有人将之打开传阅。

    她重新走回来,坐在唐宁身边,问道:“能行吗?”

    李清照要是不行,就没有人行了。唐宁目光望向她,挑了挑眉,他知道唐夭夭懂他的意思。

    唐夭夭摆了摆手,说道:“哎呀,这不一样吗,反正答应你的银子,少不了的”

    唐宁已经明白,商人之女,小瞧不得。

    别看唐夭夭平日里傻白甜一个,没有心机,人畜无害,但其实心里也鬼精鬼精的,今天晚上,她不仅骗了自己女装,还平白赚了一千两

    唐宁收回以前对她败家娘们的评价,有妻如此,深得空手套白狼之术,家里的日子肯定过的红红火火

    唐夭夭一直在关注那边的动静。

    刚才她们品鉴诗词的时候,讨论的还停热烈,有说有笑的,和现在的表情截然不同。

    她用肩膀碰了碰唐宁,小声问道:“她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一剪梅是李清照最著名的几首作品之一。

    写这阙词的时候,她刚新婚不久,却又面临与丈夫的离别。

    千古第一才女表达相思的方法,当然和普通女子不一样,情感诚挚而又丝毫不落俗套,格调清新之至,意境优美至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更是人们所熟知的千古名句。

    这阙词作为李清照的巅峰之作,在上具有极高的成就,后世无数大家都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就连唐宁自己都觉得,在这样一个小小的诗会之上,把这首词拿出来,是有些太欺负人了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薛芸口中反复念叨着这几句,目光看向角落,视线在唐宁身上停留片刻之后,转身离去。

    吴文婷面色有些发白,她是有些素养的,所以更加清楚的明白,这一次,她没办法去争,唐夭夭搬了一座大山,横在她们面前,她们这辈子也翻不过去。

    她的目光同样望向角落。

    唐夭夭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表姐的,这不重要,不管她是不是唐夭夭的表姐,只要她站在唐夭夭一边,她们便输了。

    更何况,她们看起来就像是姐妹,不像表姐妹,更像亲姐妹。

    因为她们都是一样的高挑,一样的平。

    吴文婷身边,其余人的目光各不相同。

    有惊叹,有嫉妒,有同情带着感叹,有羡慕又不乏崇敬,那处偏僻黑暗的角落,很快便成为众人的目光凝聚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