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有个想法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妖精和一群姐妹去隔壁的吴家了,唐宁坐在她闺房的桌旁,随手翻开一本书来看。

    她书架上的大部分书都是为了装样子的,真正翻过的,也就是角落里那几本志怪故事和传奇。

    前者类似于后世的仙侠或是恐怖,后者则是以言情为主,不知道这里的出版业利润如何,这个时代还没怎么出现的畅销书,唐宁脑子里面还有几本,当时是为了学术研究,现在刚好可以拿出来,骗骗灵州女子的眼泪,圈一波粉,赚一波钱……

    当然,他心里就算有这个想法,要实现也得等到州试结束之后了。

    不知道唐妖精那里怎么样了,可别比诗比不过人家,恼羞成怒,抓住几个说风凉话的揍一顿出气……

    吴家,某处小院,

    “夭夭,你看看,我的肌肤属于哪一种类型,应该用哪一种面膜?”

    “夭夭,蜂蜜和牛奶,到底哪一个效果更好?”

    “夭夭,你还知不知道其他的秘方?”

    “哎呀,你们排队,排队,懂不懂礼节了……”

    ……

    唐夭夭被众多女子围在一起,难以脱身。

    自从青瓜在灵州畅销之后,向来孤家寡人,除了钟意之外,没有多少好友的她,在灵州女子心中的受欢迎程度,大幅提高。

    一来她是钟意的闺蜜,手里握着她们不知道的养颜秘方,是大有可能的事情,和谁过不去,也不能和自己的美丽过不去。

    二来,她还掌握着灵州大部分的青瓜,扼住了诸多爱美女子的咽喉,如果不是本来就和她有什么旧怨,谁愿意平白无故的得罪她?

    唐夭夭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挤出来,看着身旁的三名女子,不满道:“小诗怎么还没有来,她不来,我们今天应该怎么办?”

    她们今日本来应有五人,稍微懂些诗词的,也只有她口中的“小诗”一人,若是能应付出一首出来,也不至于太过丢脸。

    至于唐宁,是她为了应付突发状况,确保万无一失的手段。

    “小诗说她身体不舒服,让我们先过来。”一名女子看着唐夭夭,有些疑惑的问道:“夭夭你为什么不将钟姑娘请过来呢,有钟姑娘在,我们还用担心这个?”

    “总不能每一次都麻烦小意……”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小意那么厉害,就算是赢了,传出去也是我们欺负她们……”

    “可现在怎么办,一会儿就要抽题目了……”

    “小诗没来,我们也不会写诗啊……”

    “完了完了,晚上就不该来的……”

    ……

    “咦,夭夭姐已经过来了啊……”唐夭夭偏过头,看到几道身影从旁边走过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问道:“今天晚上,夭夭姐这边,只有四个人吗,那可别说是我们欺负人啊……”

    女子的身旁,算上她在内,一共有六人。

    唐夭夭的目光从这女子的脸上一扫而过,望向了她身后的一名少女。

    名叫小诗的少女低下头,不敢看她。

    “小诗,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你怎么跑到她们那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夭夭身后的几名女子一脸疑惑,一时间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夭夭回过神之后,目光从那少女的身上移开,望向吴文婷,说道:“这种事情,又不是打架,人多就能赢的……”

    吴文婷用讶异的目光看了她一眼,随后便笑道:“看来夭夭姐是胸有成竹呢……”

    她拿过来一个放着许多竹签的竹筒,笑道:“既然如此,夭夭姐,今天晚上的题目,就由你来抽吧。”

    唐夭夭随手从那签桶里抽出一根,自己看了一眼,递给吴文婷,吴文婷看了看之后,便将之递了出去。

    今夜之诗会,其实主要目的并不是非要比个高下,她所请之人,除了一些小有名气的才女之外,大都是商人女子,吴家需要通过她们,来和她们背后的家族保持密切的联系。

    当然,如果能顺便打击打击唐家那位,对她们吴家,也是很有好处的。

    她本以为唐夭夭今夜会请钟意过来,灵州第一才女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自然是有些欺负人,她们就算是输了,也不会丢脸。

    没想到她如此自大,吴文婷看着她,笑着说道:“题目已经定下,夭夭姐不妨先进来看看表演,听听曲子吧,或许会有灵感呢……”

    今日之诗会,并不是只能坐下来写诗填词,吴家请了人表演,又有各色美食,众人一边享用美食,一边看着表演,若是有人写出作品,再拿出来一起欣赏,说是宴会,更加贴切一点……

    “不用了……”唐夭夭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先进去吧,我一个人在园子里走走……”

    她向园子的更深处走去,身后的三人急忙跟上。

    吴文婷回过头,看着一名女子,问道:“芸姐,这个题目,有问题吗?”

    薛芸笑了笑,说道:“再怎么样,也不会连她们都比不过……”

    吴文婷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有芸姐在,只要她们不请出钟意,我们就万无一失了……”

    薛芸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又很快恢复,说道:“进去吧,半个时辰,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所有人已经进到堂内,花园之中,三名女子围在唐夭夭身边,一脸的焦急。

    “夭夭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想到吴文婷那么卑鄙,小诗都被她拉了过去。”

    “我们几个也都不会写诗啊……”

    ……

    唐夭夭看了看她们,说道:“你们先进去,我自有办法。”

    三人脸上皆是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问道:“什么办法?”

    唐夭夭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进去吧,一会儿就知道了。”

    三人虽然满心疑惑,但出于对唐夭夭的信任,还是离开了花园,走到堂内。

    唐夭夭走到花园的阴影处,四下里看了看,确认花园中并无人影,脚尖轻点,整个人便轻飘飘的飞过墙头。

    唐宁在院子里散步透气,唐夭夭就这样从天而降。

    行云流水,姿态飘逸……

    她很羡慕翻墙这么容易的唐夭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变得像她一样优秀……

    “快快快……”唐夭夭拉着他走到屋内,说道:“快点帮我写一首词,然后再给我讲解讲解……”

    唐宁在桌旁坐下,问道:“词牌是什么?”

    “词牌是……”唐夭夭刚刚开口,想了想,看着他问道:“是什么来着?”

    唐宁看了看她,问道:“要不,你再回去问问?”

    “不行,我再回去,就不好过来了。”唐夭夭摇了摇头,在房间里面踱着步子,喃喃道:“好像是,是什么梅花来着……”

    从没见过像她这么不靠谱的人,唐宁叹了口气,问道:“几个字?”

    “三个。”

    “一剪梅?”

    唐夭夭怔了怔,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高兴道:“就是这个一什么梅!”

    她有些期待的看着唐宁,问道:“能写吗?”

    唐宁揉揉肩膀,点了点头。

    抄当然是能抄的,奈何一剪梅他知道的不多,其他几首,一看就不是女子写的,意境不对,情境也不对。

    最著名的一剪梅,当然要数李清照的,可这一首,也有点小问题。

    唐宁看着唐夭夭,问道:“你有心上人吗?”

    “没有。”唐夭夭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随后又看着他,不满道:“做诗就做诗,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宁又问道:“今天和你过去的那几位姑娘,有人婚配吗?”

    唐夭夭摇了摇头,“没有。”

    唐宁再次问道:“她们有意中人吗?”

    唐夭夭眯起眼睛看着他,问道:“你想干什么?”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我想到了一首一剪梅,写的是女子思念两地分离的意中人……”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唐夭夭,包括她的那些搭档,都是不折不扣的单身狗,连对象都没有,思念谁啊?

    有对象才叫思念,没对象叫思春,还是纯意淫的那种。

    “啊!那怎么办?”唐夭夭怔了怔之后,看着他问道:“就不能换一首别的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还可以选择表达壮志难酬,怀才不遇。”

    都是女子,怀孕还差不多,怀什么才?

    那就是没得选了。

    写个破诗还得先有一个心上人,唐夭夭坐在唐宁对面,脸上的表情极度郁闷,说道:“大家都知道,她们都还没有嫁人,我到哪里找一个两地分离的……”

    她说着说着,声音忽然小了下去。

    她看着唐宁,目光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遍又一遍。

    唐宁被她看的寒毛直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唐夭夭看着他,忽然说道:“我发现你长得,其实挺眉清目秀的……”

    唐宁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唐夭夭的眼神看的他心里发怵,这里是唐家,是唐夭夭的闺房,她要是想对他做点什么,他也反抗不过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亏他对她这么信任,她怎么能……

    唐夭夭走过来,按着他的肩膀坐下,笑着说道:“我忽然有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