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义不容辞

作品:《如意小郎君

    钟府,小院之中,唐宁放下一本厚厚的陈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除了经义之外,律法也在此次考试的范畴之内。

    要在一个月内,补完别人十年八年学到的东西,身体还真有些吃不消。

    虽然他要做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将全书通读一遍,但耗费的心神,却是普通人的数倍,耗费的能量,更是数倍不止。

    钟意和小如出去了,今天没有人给他做饭。

    小如精通刺绣,她绣的东西,在城内能卖出高价,这些日子,和钟意在一起,她也结识了一些千金才女之类,今日便是应她们的邀请,去教她们刺绣的。

    唐宁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通读完了这本厚厚的陈律,翻书翻的手腕都酸了。

    肚子也开始饿,他站起身,打算去厨房找找吃的。

    院墙的方向忽然传来了一声异响,唐宁转过身的时候,正好看到唐夭夭从院墙上跳下来。

    自从他上次爬了唐妖精的院墙之后,她平日里过来,也就不怎么走正门了。

    唐妖精这次不是空手过来的,手里拎着一个食盒,她将食盒打开,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除了一叠糕点之外,还有两盘小菜,一整只鸡,唐宁闻着香味,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她问道:“这是干什么?”

    唐夭夭摆了摆手,说道:“小如和小意不在,我知道你肯定饿了,让厨房做了些饭菜,吃吧。”

    唐宁仔细想了想,他最近没有什么得罪唐妖精的地方,她应该不会无聊到在饭菜里下毒或者放泻药,吐口水的话,好像也不至于。

    那就是她有什么地方要求到他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唐宁不相信唐妖精会好心到知道他饿了,让人做好饭菜,翻墙送过来。

    不过他是真的饿了,而且那只鸡烤的金黄金黄的,看起来就很诱人。

    他撕下来一只鸡腿,看着唐夭夭,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没有啊”唐夭夭看着他,摇头道:“就是想到你读累了,小意她们又不在,送点吃的给你”

    既然她不说,唐宁也不会傻到自己追问,自顾自的吃鸡夹菜,他吃饭的时候,唐夭夭就在一旁看着。

    他吃完了一盘糕点,两碟小菜,一整只鸡,看着唐夭夭,说道:“我吃饱了。”

    唐夭夭点了点头。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要继续看书了。”

    唐夭夭在他身边坐下,想了想,说道:“你这大半个月,一直在看书,就算是要准备考试,也要劳逸结合”

    唐宁叹了口气,说道:“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晚上要参加一个诗会。”

    唐宁以为自己听错了。

    唐妖精参加诗会,在他看来,就和钟意争夺武林盟主一样,“唐夭夭”,“诗会”,这完全是两个不相干,没有一点儿联系的词语。

    他看着唐夭夭,担忧道:“你没事吧,大家都是朋友,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千万不要想不开”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我没有想不开。”

    唐宁想了想,说道:“那就是病了,趁着天色未晚,我带你去找孙神医”

    “哎呀,是我爹非让我去的。”唐夭夭脸色极为郁闷,说道:“我才不想去这什么破诗会,要不是那个没事找事的吴员外”

    唐宁不知道到底是唐财主作孽生了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唐夭夭倒霉遇到这么一个爹。

    一个是望女成凤,一心想要将女儿培养成温婉才女,一个是咸鱼到底,在文盲女侠的路上越走越远

    吴家也是灵州的一个富商家族,虽然没有唐家这么财大气粗,但是也相差无几,两家平日里在生意场上就互有竞争,关系算不上好。

    吴家和唐家在生意场上是竞争关系,财力不相上下,又互为邻居,家里刚好都有一个女儿

    这样一来,两家平日里,自然就免不了互相比较,比生意,比财力,比女儿

    吴家做生意比不过唐家,财力比不过唐家,但是女儿

    唐夭夭一个人能打吴家小姐十个,但这个时代,评判女子的标准,可不是能不能打。

    吴家小姐虽然才气不显,但也能吟诗作词,和几个圈中好友组建了一个小团体,邀请一些才女过来,在家里开开诗会,交流交流美容经验,兴致来了吟上几句诗词,也便算是跻身到了才女的圈子。

    唐财主一心想让唐夭夭多接受接受这种文化的熏陶,才有让她背诗,让她参加诗会的举动

    唐宁看着她,无奈道:“照你这么说,今天晚上,过去的都是女子,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啊”

    “也不用你过去”唐夭夭解释道:“吴家就在我们家旁边,我已经探查过了,那处园子和我的院子只隔了一道院墙,到时候你先待在我的房间”

    唐宁可不想这么麻烦,说道:“我帮你先写一首,到了晚上,你直接拿出来就行,一首一百两,银子从我欠你的钱里扣”

    “不行啊”唐夭夭摇头说道:“她们说了,要抽签以后,才能定题目,说是要抽什么词牌,什么是词牌?”

    唐宁觉得她根本没有参加什么诗会,会作诗的唐夭夭,就不是唐夭夭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晚上还要看书。”

    “在哪里看书不是看?”唐夭夭指了指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地方,说道:“你晚上就在我房间看书,一会儿我抽时间过来找你”

    女孩子的闺房怎么能让人随便进,唐宁面有难色:“这不好吧”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我爹说,如果晚上我们能赢了吴文婷,让吴员外明天不在他面前得意,就奖励我一千两银子,分你一半怎么样?”

    朋友有难,义不容辞。

    如果还欠这个朋友一千两银子,就更加不能推辞了。

    唐宁思忖片刻,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现在。”唐夭夭脸上露出喜色,“我马上就要去吴家了,你先过去,在我房间准备”

    被唐夭夭抓着从院墙上飞过去,唐宁总觉得怪怪的,有一种背着钟意和小如偷人的感觉。

    唐夭夭的闺房,唐宁还是第一次进。

    虽然她平日里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房间却收拾的很干净,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最让唐宁惊诧的,是她的房间里面也有书架,而且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

    从经史到诗词,样样不缺。

    就是大部分的书都是新的,只有角落里面几本志怪,看上去像是经常翻动的样子。

    “小姐,崔姐姐她们过来找你了”

    小丫鬟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唐夭夭走到门口,挥了挥手道:“知道了,让她们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来”

    她走到唐宁身边,说道:“你先在这里看看书,我走了”

    唐宁挥了挥手,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

    他今天看了一天的书,现在没有兴趣也没有精力去看那些东西,正好看几本放松放松。

    唐夭夭走到门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回头道:“你就坐在那里,可别乱翻我东西啊”

    唐宁撇了撇嘴,唐妖精也太小瞧他,太高看她自己了。

    她的东西有什么好翻的,难道他会趁她不在,偷偷穿她衣服?

    还是担心他会把她的肚兜翻出来欣赏?

    唐女侠这次是真多虑了,男子汉大丈夫,干不出来那种事情,更何况,她的丫鬟秀儿还在旁边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