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抢手货

作品:《如意小郎君

    灵州城内,某处景致不错的园子。

    薛芸看了看身边寥寥几人,眉间浮现出一丝焦色,喃喃道:“都过了约定的时辰了,她们怎么还不来?”

    她身旁的一名女子疑惑道:“是不是写错了时间和地方,一个人迟到也就罢了,怎么可能这么多人一起……”

    薛芸摇了摇头,“我检查过好多遍了,没有啊……”

    “芸姐,芸姐……”

    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一名少女飞快的跑过来,说道:“她们,她们都去钟家了……”

    “什么?”薛芸面色一变,急忙道:“她们不是已经答应了吗……”

    少女呼吸急促,拍着起伏的胸口说道:“她们,她们说,钟家小姐知道怎么让我们女子的肌肤变得白皙水嫩,还能减缓衰老,消除皱纹,所以她们就都去钟家了……”

    她说完之后,呼吸才平息下来,看着薛芸,说道:“芸姐,我就是过来和你说一下,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便转过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你……”薛芸脸上浮现出一丝气恼之色,跺了跺脚,她身后的几名女子,脸上皆浮现出了奇异之色。

    “薛姑娘,我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些事情,要立刻赶回去。”

    “哎呀,我也忘了,刚才出来的时候,厨房还炖着汤呢……”

    “我,我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要早些回去了……”

    ……

    几名女子纷纷上前,很快的,薛芸身边,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几名年轻才子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她,诧异道:“薛姑娘,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薛芸脸色苍白,有些颓败的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走了,都走了……”

    一名年轻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方才过来的时候,听说钟姑娘今夜拿出了一个秘方,可以让人的肌肤变的白皙和水嫩,不知道是真是假?”

    “竟有此事?”一人怔了怔之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薛芸说道:“薛姑娘,在下忽然想起来,今日还有些功课没有温习,先行告退……”

    他身边一人想了想,接口道:“不如一起温习?”

    另一人再插一句:“两位不介意再加上在下吧?”

    ……

    今天的钟家,是女子的狂欢,阴气太重,等到她们的聚会散去,唐宁才从小如那里离开。

    早上的时候,唐夭夭就让人摘了一大车的鲜嫩黄瓜运了过来,等到聚会散去的时候,一根都没有剩下。

    唐夭夭已经派人去守着那一片黄瓜地了,万事俱备,只等明天。

    慕颜是灵州小有名气的才女,诗词善以景抒情,名气虽然不如钟意,但在灵州,也算是有名的才女。

    昨天晚上,她按照从钟府学到的,将青瓜捣成汁,加入蜂蜜适量,调匀之后,敷在脸上。

    她样貌尚可,但皮肤却较为油腻,对此烦恼已久。

    清晨醒来,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脸。

    长久以来那种油腻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干爽和细嫩。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唤道:“琴儿,快进来……”

    一名丫鬟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进来,急忙道:“小姐,怎么了?”

    慕颜匆忙说道:“快去外面买些青瓜回来,多买一些……”

    不多时,名叫琴儿的丫鬟便从府中匆匆走出,直奔市集而去。

    李攀是义安县衙的一名小吏,今日他像往常一样早起,若是没有什么意外,家中的娘子已经做好了早饭,他洗漱用膳完毕之后,才会去县衙。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是床前的一张“鬼脸”。

    “啊,鬼啊!”看到那一张鬼脸的时候,李攀睡意全无,脸色苍白,整个人缩在床脚,脑袋撞在床框上,鼓起一个大包。

    那鬼脸上密密麻麻的不知道贴着什么东西,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他。

    “死鬼,吓死我了!”鬼脸下传来一阵埋怨的声音,妇人将掉在床上的青瓜片捡起来,重新敷在脸上。

    “好像差不多了……”她看了看一旁的燃香,喃喃一句,又将脸上的青瓜片都取下来。

    李攀抚摸着胸口,愤怒道:“娘子,你干什么,大清早的,吓死我了!”

    妇人似乎很高兴,跑到铜镜边看了看,又跑过来,看着他凑近问道:“相公,你看我脸上的皱纹,是不是少多了?”

    李攀看了一眼,心有余悸的说道:“没有……”

    “明明就是有!”妇人瞥了瞥他,说道:“你今天放衙的时候,帮我带两斤青瓜,别忘了啊……”

    没有吃到早饭的李攀,有些郁闷的走出家门。

    与此同时,灵州城内,各大高门之中,不知有多少丫鬟下人匆匆走出,赶往市集……

    城内某处市集。

    平日里的早市之上,以卖菜的百姓居多。

    能在外面摆摊的,大都不是菜农,而是城外的寻常百姓,将自己菜园里种的蔬菜,挑出来贩卖,赚几个铜板。

    两名小贩蹲在街头的石阶上,面前摆着一块破布,上面摆放着一些应时的蔬菜。

    一人叹了口气,说道:“今年的青瓜可真不好卖,早知道就不种了……”

    “谁知道去年卖的那么好,今年就……”另一名摊贩摇头道:“你家还好,只种了一半,我家全种的青瓜,我现在看到青瓜就像吐……”

    他如此抱怨了一句,抬头吆喝道:“青瓜,青瓜便宜了……”

    另一人也摇了摇头,跟着吆喝:“青瓜,青瓜,新鲜的青瓜,大小长短随便挑……”

    “姑娘,来两根吧……”

    ……

    一名穿着绿色小衫的少女走过来,扔下两块碎银子,说道:“你们这些青瓜,我全要了。”

    “啊?”两人同时一愣。

    少女不耐烦道:“啊什么啊,你们到底卖不卖了?”

    两人回过头,立刻点头:“卖,卖,这就给您包起来……”

    距离两人几步远处,另一处小摊。

    一名青衣仆从对那摊贩催促道:“这里的青瓜,全都给我包起来。”

    另一名灰衣男子看着他,怒道:“是我先来的!”

    “我先的!”

    “我先!”

    “我先!”

    ……

    在两人因为谁先谁后而打起来的时候,少女扔下一块碎银子,对身后跟着她的下人挥了挥手,说道:“这些也带走……”

    一夜之间,灵州卖不出去的青瓜,忽然成了抢手货。

    据传,青瓜吃了能瘦身,贴在脸上能美容,向来被人忽视的青瓜,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成了灵州女子眼中的香饽饽。

    半个早晨的功夫,灵州大小集市上的青瓜,就被人采购一空。

    奉了自家小姐和夫人命令的丫鬟下人,因为迟到了片刻,没有买到青瓜,心中忐忑焦急。

    便在这时,忽有人拍了拍脑袋,说道:“这里买不到,我们直接去城外的菜农那里不就好了!”

    “对啊,那里总不会也没有……”

    人群反应过来之后,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外而去。

    无数的酒楼和菜贩,也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商机,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钟府。

    唐宁“咔嚓”咬了一口黄瓜,看到方新月从外面走进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的黄瓜。

    唐宁想了想,干脆的将手中的黄瓜掰成两半,将没有咬过的那一半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