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忘恩负义!

作品:《如意小郎君

    在知道了胖丫头的身份之后,岳父大人就不太淡定了。

    他扯着唐宁的袖子,走到一边,沉声问道:“你怎么把方家小姐带到这里来了?”

    唐宁看了一眼正将自己的好吃的分给唐夭夭的方新月,解释道:“她要来家里吃饭,我就带她过来了。”

    钟明礼有些紧张的问道:“你带她过来,方家人知道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在门口碰到方大人了,他知道。”

    “方大人?”钟明礼看着他,问道:“你和方大人很熟?”

    唐宁想了想,说道:“说过几句话而已,也不是很熟,算是中等熟吧……”

    要说他和那位方大人的关系,大概仅限于他和孙神医比较熟,对方也和孙神医比较熟吧……

    钟明礼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

    唐宁和方大人有多熟他不知道,但肯定比他熟。

    而素不相识的方大人,昨天晚上之所以对他如此热切,一定也是因为唐宁。

    这个捡来的姑爷,三番两次的帮了他的大忙,让他这个做岳父的脸往哪里搁?

    唐宁不知道岳父大人脸上这种既遗憾又欣慰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早就清楚,在外有着“冷面阎王”之称的钟大人,其实也有着非常闷骚的一面。

    再加上撞见他谄媚着给岳母捶背捏肩的那一幕,又无意中从钟意口中得知了他的生日,经过一番换算,推算出他很有可能是处女座……,那以后,他在唐宁心目中的人设就崩塌了。

    ……

    钟家的饭桌上,今天除了唐夭夭之外,又多了一个人。

    唐夭夭蹭饭已成习惯,唐宁也早已习惯。

    方新月已经吃了四碗米饭了,算上现在正在吃的这一碗,比饭桌上其他人加起来的还要多。

    陈玉贤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说道:“慢点吃,小心噎着。”

    小姑娘丝毫不以为然,说道:“没事,我在家里比在这里吃的更多……”

    唐宁放下碗,摇了摇头,幸亏她生在方家,养她一个,等于同时养好几个孩子,一般家庭,还真负担不起。

    吃完饭,方家便派人来钟府接她了。

    她走出府门的时候,还对唐宁挥了挥手,说道:“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啊!”

    听她的意思,这就是打算在钟家长期蹭饭了。

    钟家家大业大,想必岳父大人不仅不会在意,还很乐于看到这一幕。

    即便这小丫头不是方家嫡女,但背靠大树好乘凉,有方家的名头在,就能够震慑一大群心怀不轨的宵小。

    等到方新月和唐夭夭都离开以后,陈玉贤走出房门,看着唐宁和钟意道:“小意,宁儿,你们进来一下。”

    唐宁和钟意走进房门,看到岳父大人也在,端坐在位子上,表情肃然。

    “都先坐下吧。”他开口说了一句。

    唐宁和钟意坐在他们两人对面。

    “宁儿到钟家,有两个月了吧。”先开口的是岳母大人。

    唐宁点了点头,不知道她忽然说起这个干什么。

    “本来你们两个早就该成亲了,但当初你受了伤,我们便将拜堂的事情先延后了……”陈玉贤看了看两人,说道:“但一直这样下去,名不正言不顺的,不是办法,外人也会看笑话,我们商量了一下,想尽快让你们拜堂成亲,周全礼数,你们觉得呢?”

    钟意怔了怔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

    “娘,我,我还不着急……”她红着脸说了一句,便匆匆的站起身跑出去了。

    “这孩子……”陈玉贤无奈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目光又望向唐宁,问道:“宁儿,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唐宁还真不好回答。

    他和钟意之间,虽然已经远不像之前的隔阂和陌生,比两个月之前,亲密了不知多少,但似乎也还没有超出“朋友”的范围,爱情之类的,更是没有。

    若是再这样一直相处下去,会不会有,唐宁不知道,至少现在没有。

    这一点,他还是能分清的。

    当然,能娶这样一位德才兼备,温婉贤淑,还兼有一手好厨艺的娘子,是很多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和她度过余生,也一定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如果成亲对象换成唐夭夭,如果唐夭夭没有那样的大长腿,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话虽如此,但他和钟意两人,也的确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他看了看陈玉贤,笑道:“这件事情,我还是想等到想起自己身世的时候再说……”

    “你们两个也真是的……”陈玉贤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先成亲,以后再慢慢想也不迟啊……”

    唐府。

    唐夭夭房间。

    钟意坐在床头,面色有些茫然,唐夭夭在她身旁走来走去,问道:“你刚才没有答应?”

    钟意低着头,说道:“娘提起那件事情的时候,我就跑过来了……”

    “你跑出来干什么?”唐夭夭看着她,疑惑道:“难道你不喜欢他?”

    钟意看着她,张了张嘴,说道:“我,我不知道……”

    “虽然说他没有才高八斗,人也弱了点,傻了点……”唐夭夭捏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但是他对你真的挺好的,也算是有点儿小才,论长相,马马虎虎配得上你……,难道你对他还不满意?”

    “不是……”钟意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无措,喃喃道:“我,我也不知道……”

    “女人啊……”唐夭夭背着手,看着她摇头道:“不管怎么样,你以后别后悔才好……”

    ……

    唐宁晚上只吃了两个冷馒头垫垫肚子,因为钟意晚上没有过来。

    等到吃完两个馒头,再去拿第三个的时候,才想到今天方新月吃了五碗饭,三个馒头,剩下的那两个,还是岳母大人见她吃的太多,不允许她再吃了。

    等到明天她过来玩,让她送自己一些零食,晚上就不至于啃冷馒头了。

    钟意不过来,他没有什么事情打发时间,早早的便睡了。

    中秋将至,月色明亮。

    义安县,苏家村。

    “你确定没打听错?”破落的小院中透出灯火,妇人的语气中带着三分惊讶,七分气恼。

    房间里面,那汉子就着大葱啃了一口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说道:“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还能看错了不成!”

    妇人脸上还是有些怀疑,问道:“你打听过了?”

    汉子点了点头,说道:“我找好几个人打听过了,那小子接了县令家小姐的绣球,做了县令家姑爷,整个灵州城都知道……”

    “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妇人脸上露出恼怒之色,说道:“他怎么能这么做!”

    “要是早知道他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十七年前,大哥就不该把他捡回来!”那汉子脸上的表情更加愤慨,“还说等他高中了就回来娶小如,结果呢,自己跑到县令家当姑爷,享受荣华富贵去了,留下小如一个…”

    “你小点声!”妇人瞪了他一眼,说道:“让小如听见了怎么办,她已经病成那样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也不能一直瞒着,要不,告诉她那小子已经死了……”

    “那她岂不是更伤心……”

    房间之内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月色清冷,院子里,一道身影踉踉跄跄的向外面走去,跨过院门的时候,险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