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钟意之邀

作品:《如意小郎君

    装傻充楞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唐宁要学会管住自己的嘴。

    纵使他平日里已经很在意了,但是聊至兴处,有些话脱口而出,没有来得急经过脑子,就会造成像昨天晚上那样的尴尬局面。

    他今天一早上都没有看到钟意,他敢保证,她一定是在书房,以“李清照”为关键词,手动检索每一本书。

    估计她现在翻的手都酸了,唐宁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幸亏百度的业务没有拓展到异世界,而在这里,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李清照查无此人,要不然,他的身份可就暴露了。

    钟意找不到,只能当做是他记错了。

    说到李清照,唐宁就有些郁闷。

    他又开始羡慕那个叫做李易的家伙。

    人家穿越的是什么世界,没有李白杜甫,没有苏轼秦观,什么鹊桥仙水调歌头随便抄,靠着抄诗扒词,硬生生的抄到了天下第一才子,天下才气九斗,他一个人占了八斗……

    他呢?

    从钟意书房随便找几本书翻翻就知道,苏轼和秦观,在他们那个年代如日中天,晏殊晏几道父子,也扛起了婉约词派的半边天,再往前一点,大唐诗坛,李白杜甫,早已有诗仙诗圣之称,天下文宗的名头,也冠在了王维的头上……

    人家抄李白,抄杜甫,抄苏轼抄秦观,就是天下第一才子,他要抄了,妥妥的抄袭狗没跑……

    唐宁对于宋代以后的诗词,并没有多少深入的研究,经典名篇自然记得一些,但数量上就要少的多了,用处也不大。

    倒也不是不能抄诗,毕竟李清照和朱淑真历史上都没有,一个是千古第一才女,一个和千古第一才女并列,也都是诗词大户,她们的诗词扔出来,照样可以砸死一大群人。

    奈何唐宁男子汉大丈夫,若是一出手就是春情闺怨,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这些暂且不说。

    穿越就送老婆的事情,荣小荣倒是没有骗他,只是人家刚刚穿越,就有武功高强的娇俏姐妹花,附带一个丫鬟萌萌哒……

    他呢?

    钟意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的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唐夭夭的三脚猫功夫就不提了,也没有高冷冰山女神范,整个就一女神经,还是经常犯二的那种,除了腿长一点,胸……,不提也罢。

    至于小丫鬟,小丫鬟……,唐宁就只能呵呵了,总有一天,他要向她证明那件事情。

    想想别人,再想想自己,同样是穿越者,差距也太大了……

    唐宁长叹口气,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怎么了,叹什么气?”

    唐夭夭今天穿了裙子,将她的长腿很好的遮掩了起来。

    唐宁看着走进院子,向这边走过来的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唐夭夭坐在他的对面,安慰道:“想不出来就慢慢想,最近不是已经想起来很多事情了吗,不要着急,越着急越想不起来……”

    唐宁知道她误会了,她以为他烦恼记不起来的往事,可他的确不是在烦恼记忆的事情。

    “唐姑娘。”唐宁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对天发誓,这件事情,真的不怪你,你无需自责的。”

    碰瓷不提倡,恩将仇报更不是唐宁的风格,奈何他和唐夭夭说了无数次,她从来没有听进去过,反倒是自己越不计较,她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来越好……,这世上有些事情还真没道理。

    “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你。”唐夭夭看着他,说道:“你的失忆是因为我,我唐夭夭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唐宁想了想,忽然说道:“我还有一个办法。”

    唐夭夭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什么办法?”

    “要不这样吧……”唐宁思忖片刻,说道:“我用那只绣球也砸你一下,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你不欠我,也不用再对我负责,如何?”

    “你想得美!”

    唐夭夭给了他一个白眼之后,潇洒的转身离去,脸上的自责和愧疚之色明显淡了一些。

    明明是她砸了自己,到头来却需要自己哄她。

    唐宁坐在院子里,继续叹气。

    在这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有一个美女死皮赖脸的想要对自己负责,赶都赶不走……

    ……

    时间进入七月,从季节上来说,几天前就已经属于秋天。

    唐宁却只觉得,这些天,天气越发的炎热了。

    晴儿和钟府的丫鬟不这么觉得,这几天都是活蹦乱跳的,明显比前些日子精神了不少。

    这是因为七夕快到了,这个时代,属于女子的节日不多,七夕算是最重要的一个。

    类似于晒衣服晒书,做巧果,拜织女等,都是七夕的保留节目。

    晴儿想要在七夕的夜晚躺在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说悄悄话的梦想落空了。

    当然不是因为钟府没有葡萄架。

    也不是因为牛郎织女一年不见,唯一的晚上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在说悄悄话上。

    是因为七夕那天下雨了。

    虽然只是小雨,钟明礼晒在外面的几本书都没有来得急收,还是被打湿了一些,吃饭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有浓浓的心疼之色。

    陈玉贤看了看外面,说道:“这雨下的突然,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前几天天气太热,再这么热下去,怕是会出事。”钟明礼收起脸上的心疼之色,说道:“下场雨消消暑气也不错。”

    陈玉贤给唐宁和钟意碗里分别夹了口菜,看着钟意说道:“既然下雨了,晚上就不要出去了。”

    钟意本来是有一场诗会应酬的,看了看外面的雨幕,微微点头,说道:“一会儿就让人去推了。”

    下雨天唐宁最喜欢做的事情是睡觉,他吃完饭在房间里面走了一会消食,又看了半个时辰的书,然后就准备上床。

    这种天气,关上房门,只在窗户处留一条小缝,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整个世界只余雨声哗啦,是人生中的一大享受。

    可惜雨不够大,美中不足。

    他刚刚将自己卷进被子,便有敲门声响起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起床,穿好鞋子,走过去打开房门,钟意将一把纸伞收起来,走进房间,才发现他只穿了一件内衬。

    钟意将纸伞撑在墙上,看着他,诧异道:“这么早?”

    唐宁点点头,说道:“左右无事,索性早点睡了。”

    其实他已经找好了一部电影,打算看完了就去找钟意,和她讨论讨论厨房里的那几块排骨到底是糖醋还是红烧的问题……

    钟意看着他,问道:“睡得着吗?”

    唐宁摇了摇头。

    钟意笑了笑,说道:“我也没什么事情,要不我们下下棋吧。”

    唐宁这才发现她怀里还抱着两个小盒子,他继续摇头,说道:“不会下。”

    象棋他或许还能玩一玩,围棋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钟意只是愣了一瞬,随后便笑着说道:“没关系,我教你。”

    在她看来,唐宁以前定然是懂围棋的,只是一时的失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让他接触他以前就熟悉的东西,对于找回记忆很有帮助。

    唐宁去她书房取了棋盘过来,钟意从最基础的讲起,她讲的很认真,下雨没什么事情可做,唐宁也听的很认真,权当是打发时间。

    某一刻,钟意收起棋子,说道:“今天就先教你这两个定式,我们慢慢来,几天就能上手了。”

    唐宁点了点头,闲着也是闲着,学会了下围棋,以后又多了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

    钟意将棋子收起来,忽然看着他问道:“后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

    “啊?”唐宁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

    钟意脸色微红,说道:“后天晚上,我想,我想……”

    唐宁脸色也有些红。

    虽说这些日子,他和钟意的关系,已经大有转变,但是后天晚上就……,未免有些太急太草率了吧?

    “太,太快了吧……”

    “我想让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啊?”

    唐宁怔了怔,“去一个地方啊……”

    钟意点了点头,说道:“后天晚上要参加一个宴会,我想你陪我一起。”

    “就这些吗?”

    “还有什么?”

    唐宁晚上除了和钟意做……菜,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既然钟意有事,他除了睡觉,也无事可做。

    钟意每天晚上辛苦为他做饭,这点儿小要求当然不能拒绝,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