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棘手案件

作品:《如意小郎君

    “小姐,姑爷早上硬不起来!”

    晴儿正是少女声音最为尖利清脆的年纪,唐宁觉得她喊得这几嗓子,整个钟府都能听见。

    唐宁其实拥有良好的作息习惯,只是初到这个世界,一切都还不是那么适应,昨天又失眠到后半夜,早上起床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被晴儿这么喊了几嗓子之后,他就睡意全无了。

    “早上硬不起床”和“早上硬不起来”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这是人格上的侮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

    忍不了也得忍,他总不能亲自去向晴儿证明这个。

    他飞快的起床,又用极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才和钟意一起去见名义上的岳父岳母。

    老丈人昨天就见过了,丈母娘还是第一次见,唐宁居然有一种新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便宜岳父面相威严,岳母却相反,给人一种很温婉的感觉,见了她,唐宁才知道钟意身上的那种气质是从哪里来的。

    至于钟意,他名义上的妻子,就像是一汪碧水,古井无波,对他既不热情,又不过分疏离。

    唐宁对此并不在意,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世界的人”,他现在想的不是如何和她培养感情,融洽夫妻关系,而是怎么回去。

    他开始翻阅他能看到的所有书籍,试图从中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他每天从钟意的书房里搬走大量的书籍,第二天再还回去,顺便又借来新的。

    他把自己关在房里,整天看书,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从不出门。

    于是,在钟家的下人的心里,这位新姑爷的形象,也逐渐的从模糊到清晰。

    这是一个真正的书呆子,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呆”的书呆子。

    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又是灵州城远近闻名的才女,哪里不比那一堆书好看了?

    唐夭夭站在院子里,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转头问道:“他这半个月,一直都是这样吗?”

    钟意点了点头,说道:“我书房里的书,他已经全都看完了。”

    唐夭夭抓了抓头发,忽然看着钟意,压低声音道:“像这样死读书的书呆子,应该很难考中吧,你认识的那些才子里面,也没有这样的……”

    “是的,一定是的。”不等钟意回答,唐夭夭便自我安慰说道。

    一般来说,这种只知道读死书的书呆子,反倒不会有什么好前程,也不算是她耽误了他这样安慰自己,她心里能好受一些。

    晴儿看了看房间里面,一脸敬佩的说道:“也不是啊,姑爷以前一定也这么努力读书,如果没有失忆,说不定以后能中状元呢……”

    唐夭夭闻言脸色一白,感觉胸口仿佛中了一箭。

    这么说,她有可能耽误了一个未来的状元?

    她揉了揉眉心,又问道:“他这些天,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晴儿想了想,说道:“姑爷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笑,有时候又愁眉苦脸的,还经常自言自语,对了,姑爷每天还会出门,和一群乞丐聊天……”

    唐夭夭脸色发白,这何止是被她砸出了失魂症,分明还有失心疯……

    房间之内,唐宁站起身,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才会和他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他不过是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他以为哪天早上睡醒了,就会再莫名其妙的回去。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半个月的时间,他心中最后的那一丝希望,也近乎被消磨殆尽。

    他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但面对穿越这种玄奇诡异的事情,还是免不了的绝望和无力。

    既来之,则安之,或许以后会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目前,他只能选择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问题又来了。

    科举,不会,经商,没本钱,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有一两项能够拿得出手的手艺。走出钟府大门,下一顿吃什么都是问题,好像也只有在这里混日子吃软饭,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至于他脑海中属于前世的那些记忆,除了闲时间翻出来几部看过的电影消磨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推门走出去,此时距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出了钟府,在街上转了一圈,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才又回到了钟府。

    他每天都会去那天醒过来的巷子,不是要找关于他身份的信息,而是找那个小乞丐。

    如果不是那个小乞丐,不是那一捧水,那一个白菜馅的包子,他现在怕是已经第二次穿越了。

    不过,从那天以后,他就没有再见过他。

    他问过那条巷子的乞丐,才得知他不是每天都来,灵州很大,乞丐之间的地盘意识很严重,但不是每个乞丐都有自己的地盘,没有地盘的乞丐,会在灵州境内到处走动,那天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小乞丐。

    唐宁叹了口气,虽然他只给了他一捧水,一个包子,但那对他来说,却是救命之恩……

    晴儿走到房间外面,大喊道:“姑爷,吃饭啦!”

    少女的清脆动听,唐宁却有些过敏,听到就会起鸡皮疙瘩。

    钟府的姑爷是个书呆子,而且早上硬不起来每每想到钟府的下人看他的眼神,唐宁就想把晴儿按在床上,屁股打肿。

    虽然他和钟意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也只是名义上而已,唐宁有一座自己的小院子,钟意也有自己的房间,两人从来都是分房而睡这更坐实了第二个猜测。

    唐宁很清楚,他只是一个挡箭牌,两人没有举行过婚礼,但婚书是有的,老丈人是县令,以唐宁的名字为他办一个身份证明再顺便去衙门登记结婚,只是两句话的事情。

    他对此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各取所需而已,钟家需要他这位姑爷来堵住那位刺史大人的嘴,他刚来这个世界,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如果不是这位便宜岳父帮他把包括身份证明的一些事情办妥,他怕是连三天都活不下去。

    从钟意身上就可以看出,钟家的家教很好,吃饭的时候,一般也是食不言寝不语,唐宁都是默默吃饭,等到钟意吃完的时候,和她一起离席,然后各回各屋……

    今日饭间,老丈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筷子送到嘴边就停下,筷子上夹的菜掉了也没有发现。

    在他对面的妇人终于忍不住,看着他问道:“老爷,是不是董刺史又为难你了?”

    钟明礼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说道:“这两天有一个案子比较棘手,若是处理不好,怕是董刺史又会趁机发难……”

    似乎是想到一件事情,他忽然放下筷子,看着唐宁,说道:“衙门里的书办病了,明日不能到堂,你明天若是无事,便过来替他记录一堂案情吧。”

    来到钟府半个月之后,唐宁被抓了第一次壮丁。

    衙门里的一名书办病了,唐宁要做的事情,是在明天升堂的时候,暂代他的位置。

    晚饭之后,钟意拿了一些卷宗过来,放在他房间的桌上,轻声说道:“这是以前的一些案情卷宗,你先看看,明天仿着写便行了。”

    唐宁翻开一册卷宗看了看,发现他要做的,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就是记录一些关键的证词和案情进展,只要会写字,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好在他虽然没有继承这具身体的记忆,但是在读书写字上,却像是天生就会一样,他只能将之归结为这具身体的某种肌肉记忆。

    放下卷宗之后,钟意并没有离开,思忖片刻,目光再次望向他,说道:“谢谢你。”

    唐宁偏过头看着她,“恩?”

    “若不是你,我就不得不嫁给董刺史的公子。”钟意看着他,想了想,又道:“很抱歉让你受了这样的伤,等你恢复了记忆,若是想要离开,我会让爹爹放你走的。”

    她说完就离开了房间,唐宁走过去,将房门关上,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位钟姑娘,倒也还不错……

    ……

    永安县衙。

    啪!

    钟县令一拍惊堂木,大声道:“升堂!”

    “威……武……”

    两边的衙役手持水火棍,急促而又有韵律的敲击着地面,大堂之上,立刻升起了几分紧迫感。

    钟县令再次出声:“带人犯!”

    唐宁坐在县衙大堂左侧偏后的一个不起眼角落,心道原来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居然是真的,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身份,坐在古代审案的公堂上。

    人犯很快就被带了上来,唐宁的任务是记录下审案过程,按理说是不能分神的。

    不过他并不着急,老天爷虽然没有给他一个逆天的系统或是金手指,但也真的没有吝啬到一点儿技能都不给他。

    他身上发生的那些变化,作用可不只是从记忆中找出几部看过的电影无聊的时候解闷,只要是他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都能牢牢的记在脑海中。

    这不仅仅是过目不忘,这是人肉摄像机。

    绝对的杜比环绕,高清无码。

    公堂的角落里,唐宁想着别的事情,正中间的主位之上,钟明礼面色威严,看着下方跪着的一道人影,沉声问道:“人犯徐杰,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