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失魂姑爷

作品:《如意小郎君

    “这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姑爷怎么还没有醒来?”

    “哎,真可怜,唐姑娘本来是想要砸那个姓董的,不小心才砸错了路过的姑爷……”

    “什么路过啊,我当时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姑爷都倒在地上了,还紧紧的抱着绣球,任凭那些人对他拳打脚踢,死也不松手……”

    “姑爷一定很喜欢小姐,不愿意小姐嫁给姓董的,不愿意小姐跳进火坑才那么做的……”

    “那是当然,灵州城里喜欢小姐的人,都能从这里排到城门口了!”

    ……

    钟府,几名丫鬟下人聚在院子里,小声的交谈,时而看一眼某处房门。

    稍远一些的地方,一名面相中正的中年男子站在廊下,看着身旁的清丽女子,微怒道:“抛绣球招亲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如此自作主张!”

    清丽女子笑了笑,说道:“嫁谁不是嫁,总比一直被人纠缠着好。”

    “可你也不能……”中年男子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再说出什么,最终长叹口气,“是爹对不起你……”

    女子扬起脸,再次露出笑容,说道:“爹,没事的,女儿现在是有夫之妇,董刺史以后不会再用此事来为难你了。”

    “这门亲事……,我不同意!”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坚定,咬咬牙,说道:“爹虽然不如姓董的,但大小也是个县令,吃的是朝廷俸禄,他不敢太过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丫鬟跑过来,慌慌张张的说道:“老爷,小姐,姑爷醒了,姑爷醒了!”

    ……

    唐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头上还隐隐作痛,意识也有些模糊。

    “完了,坐过站了!”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砰!

    额头上再次传来剧痛,他捂着额头,看着对面一个同样捂着额头,对他怒目而视的绿裙女子,怔在原地。

    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面一群古装扮相和衣着的人……

    不是梦,那个救了他小乞丐,那只白菜馅的包子,这一个陌生的古代世界都不是梦!

    “我东西呢!”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左右四顾,看到那“凶器”还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时,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证物没丢。

    他现在才有时间仔细的打量砸他的东西,这是一个球状物,外面裹有红色的丝绸,里面,里面是实心的,他捏了捏,很硬,也很重,很有可能是石头。

    幸亏外面还有一层丝绸,要不然他就不是被砸晕这么简单了。

    他抱着“凶器”,正想要质问刚才是谁砸的他,一名少女跑过来,高兴的说道:“姑爷,你醒了!”

    “别和我套近乎,我不认识你们……”唐宁摆了摆手,“我告诉你们,人证物证俱在……,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姑爷啊!”少女看着他,笑嘻嘻的说道:“姑爷接了小姐的绣球,就是钟家的姑爷了,我们都看到了,姑爷为了不让小姐嫁给姓董的,抱着绣球,死都不松手呢……”

    “你等一下……”

    唐宁的脑子有点乱,他需要捋一捋。

    小姐,抛绣球姑爷?

    他接住了什么钟家小姐抛的绣球,变成了钟家姑爷?

    可是唐宁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这玩意,是个绣球?

    有给绣球里塞石头的吗?

    而且那是抛吗,那是砸!

    更何况,谁知道那位钟家小姐长什么样子,万一是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美得不明显的奇女子,嫁不出去才玩这种抛绣球招亲的把戏,专骗老实人,就他这体格,也招架不住啊!

    唐宁还是觉得让他们赔些钱来的划算。

    在他愣神的功夫,房间里面又响起了一阵骚乱。

    一名年轻女子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床边,柔声说道:“你先安心养伤,拜堂成亲的事情,等到日后再说。”

    眼前的女子很漂亮,一袭古装,有一种华夏传统美人的气质,就像是后世影视剧中的古装美人,从电视里走出来,站在他面前一样,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可是,这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啊!

    和他成亲的又不是她,是那位从未见过的钟家小姐,她长得再好看也没有用,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听她的,唐宁还是觉得让他们赔钱比较好。

    他重新开口道:“那个,你们砸了我……”

    清丽女子看着他,轻声问道:“相公,你觉得呢?”

    “……”

    唐宁有些懵。

    现实和他想象的落差有点大,他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看着那女子,问道:“你……,就是钟家小姐?”

    清丽女子闻言,表情反倒有些茫然,“你,你不认识我?”

    唐宁的确不认识,说实话,别说钟家小姐,他连自己都不认识。

    那女子看着他,有些疑惑,又有些讶异,“那,那你为何会出现在绣楼下,为何会抱着绣球不松手?”

    唐宁当然要抱着绣球不松手,那可是凶器,是证物,他要是松手了,下午连白菜馅的包子都没得吃,他还指望着凶手赔钱呢……

    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绣楼下,他怎么知道这个鬼地方好好的走在大街上也会被人砸,他还想问别人,他就是在公交上睡了一觉,为什么会睡到这里!

    看到唐宁脸上的茫然之色,清丽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试探问道:“你……,你知道你自己叫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唐宁抱着绣球,说道:“我叫……”

    他脸上的表情怔住。

    他好像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这具身体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家在什么地方……

    瞎说的话,会不会被当做是鬼上身活埋了?

    唐宁挠了挠脑袋,目露茫然:“我,我叫什么来着?”

    清丽女子的表情难以置信,人群之中,绿裙女子面色瞬间苍白,跑出房间,大声道:“大夫,快叫大夫……”

    ……

    房间之中,一名白发老者捋了捋胡须,说道:“钟小姐,唐姑娘,这位公子,应该是脑部受了重创,导致失去了记忆,忘记了前尘往事,也就是所谓的“失魂症”。”

    清丽女子表情茫然,有些不知所措,她身旁的绿裙女子急忙问道:“大夫,他还有救吗?”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只是在古籍上见过有关“失魂症”的记载,还是第一次遇到,只能先帮他开一些安神养气的方子,希望会有些作用,至于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或许是明天,或许是永远,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绿裙女子靠在椅子上,面色更加苍白。

    唐宁坐在床边,有一种碰瓷的感觉。

    这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些愧疚,但他总不能告诉她们,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只不过没有得到老天的眷顾,不给他系统和金手指就算了,连记忆都没有给他……

    那样的话,就不是失魂症,而是失心疯了。

    在他身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说道:“姑爷,你以前一定很喜欢很喜欢小姐,你忘了吗,在街上的时候,你抢过绣球,死死的抱在怀里,那些人怎么打你你都不松手的……”

    身旁有人立刻帮腔:“是啊,姑爷你一定不希望小姐嫁给那个姓董的禽兽吧!”

    “姑爷,你快想起来吧!”

    ……

    唐宁怀里还抱着绣球,看着床边众人感动的样子,甚至有几名少女都流下了眼泪。

    他擦了擦眼睛,说的跟真的一样,他自己差点都信了……

    他看了看那位钟小姐,虽然她的确很漂亮,一点都不输于后世的所谓古装女神,在气质上还要胜上好几筹,如果有这样一位妻子……

    可他要想办法回去啊,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地方,他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娶过媳妇,还没有……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的样子。

    不过这不重要了。

    唐宁站起身,走到那位钟小姐的身边,说道:“这位姑娘……,我,我真的不认识你,你们砸伤了我,随便赔个十两银子,我马上就走,保证以后不会纠缠你。”

    “不行!”那位钟姑娘还没开口,他身旁的绿裙女子便直接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唐夭夭一人做事一人当,绣球里面的石头是她缝的,绣球也是她砸的,眼前这家伙现在失忆了像是个白痴一样,出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岂不是她的罪过?

    唐宁瞪大眼睛,心道十两银子虽然在任何朝代都不少,但她们刚才给那个大夫的银锭,怕是就有好几两了,再看看这房间的装扮,肯定也是大富之家。

    自己都这么惨了,居然连十两银子都不给他?

    “人证物证俱在!”他抱紧怀里的绣球,肃然说道:“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没十两银子过不去!不给我就去县衙鸣冤……”

    唐宁注意到,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她们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难道是被自己吓到了?

    “谁要去县衙鸣冤?”有浑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位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唐宁,问道:“你要鸣冤?”

    唐宁坚定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看着他,问道:“你有何冤屈?”

    唐宁试探着问道:“你是?”

    中年男子淡淡道:“我就是本县县令。”

    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连县令都惊动了,唐宁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打算和钟家先试着私了。

    他看向清丽女子,清丽女子回头看了看中年男子,微微摇头,“爹……”

    唐宁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自称是县令的男子,张了张嘴,难以置信道:“爹?”

    “还不用这么早改口。”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对身后的两名衙差挥了挥手:“姑爷受了伤,先带他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