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地下室黄金石像

作品:《三国之吾乃韩州牧

    “捕头,这车进了这条巷子就没有出来了。”

    听着对讲机里的声音,李捕头带着一群人冲进巷子。

    很快就看到了空空如也的黑色车辆,四周检查一番后。

    “不好,换车了,快,技术部,查一查从这里出去的车。”

    五分钟后。

    “报,刚刚一共十二辆车从这里出去,其中一辆汽车上坐着一个猴脸面具的劫匪,已经往华东路开去,接着进了别墅区又向城外开去”

    “很好,快让人在城门口设置障碍检查路过的所有车辆。”

    “还有,把这辆车行进路线告诉我,我现在就去看看,免得他们半路再换车了。”

    “是,李捕头”

    此时别墅内,韩馥被两个大汉抬进大厅。

    大厅很大,即便是只能看到一部分,也能看到头上琉璃一般的吊灯,旁边散发着清香的红木家具。

    桌子上还摆放着几盘新鲜的水果,看起来很是诱人。

    “把人给我先关起来,然后打电话把老子那些兄弟都通知了,就说人抓到了,让他们赶紧来。”

    少主很是悠闲地坐在一边的红木椅子上,连续打了两通电话,发了一条群发短信。

    “少主,是关在哪里”两个壮汉低声问道。

    少主脸色露出一丝犹豫之色,想了想道“楼上不是书房就是卧室,而且万一有捕快来搜也不好,就放地下室吧”

    “是,少主”两个壮汉拖着韩馥往地下室方向走去。

    还好韩馥体质强大,在地上摩擦一点感觉都没有,否则一般人这样拖着,非得把皮擦伤不可。

    少主跟在两人后面缓步行走,微微一笑道“这里可是我家老头子放宝贝的地方。”

    说完,他便用手放在地上将一块地砖挖起,掏出一枚钥匙塞入后转动。

    “咔咔”一道开锁的声音响起,两块厚厚的地砖夹着钢板被打开,露出一个地下室楼梯。

    “扔他下去。”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韩馥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直接从楼梯上翻滚下去。

    “咔擦”随着石板合上,一道锁关上。

    韩馥抬起头眼只能看着一道白色的光束缓缓变窄,最后消失。

    “这里很黑啊”韩馥体质强大,即便是黑乎乎的地下室也勉强能够看清周围半米。

    “箱子”韩馥转动身躯发现自己背靠着一个铁制的箱子。

    仔细打量了一会才发现其中的问题。

    “保险柜放钱的保险柜”

    韩馥心中生出一丝贪婪,整个人都靠了过去。

    当身躯靠在冰冷的保险柜时,系统却是没有动静。

    “看来得打开保险柜才能增长财富”

    韩馥有些无语,看了眼严丝合缝的保险柜,以及保险柜上一个钥匙孔。

    “还得钥匙才行,都快死了还想着钱,真是想钱想疯了。”

    韩馥有些无语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他准备在地下室转一转,说不定这里有什么地道也说不定,至不济也查看下有没有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

    “叮”韩馥发现自己身侧好像碰到了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居然感受到了系统可吸收化为财力。

    仔细观察了一会韩馥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火热的笑容。

    整整一大块石头慢慢摸索却是摸索不到头。

    “石像,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像,特么地居然还是金子做的”

    韩馥摸索着石像疯狂地确认转化为财力。

    很快,韩馥感觉到财力值疯狂暴涨。

    原本的一,到一百万,接着暴涨到六百万才堪堪停下。

    这时候石像还在原地,但却不再转化财力了。

    “靠,居然是假的,里面是石头,外面才是金子包裹的一层。”

    韩馥很是无语地吐槽了一下。

    但看着系统中整整六百多万,如果要自己去挣取,或许即便上了武道学院也不一定能够挣取吧

    二级系统

    宿主韩馥

    财力六百七十二万

    体质486

    精神150

    加上之前挣取的共有六百多万,但韩馥却不敢随便加体质。

    要知道体质万一加多了,他估摸着能把面前的石像吞了,到时候得了结石就惨了。

    “唉,有财力也不敢用了,好不容易钱有了,结果命却要没了。”

    韩馥有些不甘心地在周围转动,倒是碰到了一些珠宝之类的物品,还有一些木箱,闻了闻有股酒味,应该是酒。

    而现在唯一看起来放钱的就是这个保险柜了。

    “算了,干脆花了,啃石头就啃石头,死就死吧总比被人虐杀了好”

    韩馥一咬牙,所有财力值疯狂流逝,大量财力值迅速流逝。

    “轰”黑暗中韩馥只觉得浑身好像被火烧一般火辣辣的,身细胞组织血液噼里啪啦作响。

    整个人肌肉硬生生暴涨,“啪”的一声强大健壮的肌肉瞬间撑破衣服。

    “嘶嘶嘶咔咔咔”

    韩馥只觉得浑身麻痒,酸痛,一点也没有之前那样轻松。

    甚至骨骼好似被狠狠压碎,又野蛮地粘合在一起。

    恐怖的痛觉瞬间让韩馥忍住,

    但只不过三秒,想逞英雄当好汉的他瞬间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韩馥痛得死去过来,特别是脑海中也有所增强,一些神经也在壮大,让他简直感觉同时上了满清十大酷刑的感觉。

    偏偏精神力强大的他硬是撑着没有晕过去

    而正在楼上别墅中抽烟的少主奇怪道“怎么听到有什么声音”

    三个保镖中的一人仔细听了会道“好像是地下室传来的。”

    “那不用管他,里面黑的很,刚刚还挺硬气,临死之前到了里面还不是崩溃了”

    少主脸色很是不好看,他想到,那个男人,似乎只是一点不高兴便是把他关在地窖里。

    在黑暗的地窖里就是他也是吓得差点把眼泪都流干了呢

    不一会一个保镖接了个电话,挂断后才恭敬开口

    “少主,人快来了,但只有五六个,还有的在城外不敢进来,似乎刚刚城门口被捕快局的人戒严了。”

    “哦难道说是抓人的时候被发现了么果然父亲的手下都是废物,难怪拿了钱跑的这么快”

    少主呵呵轻笑一声,手中夹着还有一半的雪茄瞬间被弹飞在垃圾桶边的地上。

    “”

    三个保镖愣了愣连忙走过去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