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别装了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小明原本是兴高采烈的但是在注意到章于哲的护膝和自己很相似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垮了。

    原来他不是独一无二的他的心上人,不止送了礼物给他还送了别人。而且给他的时间更早做的更加精致。

    这样的认知让小明感到很挫败,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晚饭只吃了一点点。以前吃这么一点,小明一会儿就饿了,但他现在一点都不饿气都气饱了。

    他躺在床上,难受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看到小红也没有露出笑容来,他有些受伤了。

    小红觉得莫名其妙,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护膝给做好赶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也不想去理他了。

    虽然他们两个之间是一种似有若无的矛盾状态,但是到了下午篮球赛的时候,小红还是过去给他加油。

    小明打地很猛,他不是在打球更像是在宣泄什么还差点和对方的球员起冲突被裁判发了黄牌。

    这下小红意识到肯定有哪里不对劲了不过打死她她也没有想不到是她给的护膝惹的祸。

    乘着中场休息的时候她跑到小明身边,“你干什么呢,打球就好好打球呀,文明一点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的。”

    “哼。”小明把头扭到一边去,不想理小红。

    “闹什么变扭呢,昨天是你生日,你要闹变扭暂且原谅你,今天已经不是了,所以别给我耍小脾气,有什么事情就说,不要这样!”小红说的也有点生气了。

    “我生日礼物……”

    “你不是说想要护膝吗?我就拿来给你当生日礼物,怎么了?”小红真的觉得莫名其妙的。

    “章于哲也有。”小明终于把他心里面那个最大的疙瘩给说出口了。

    “噗嗤。”小红笑了起来,“你就因为这个事情闹不开心?你也太幼稚了吧,有怀疑就直接说嘛,唉,这小傻子。”

    “我才不傻呢。”

    “行,你不傻。我现在和你说清楚,你的护膝,是我一针一线缝的,章于哲那个,是我奶奶做的,用给你的材料剩下的做的。不过我奶奶的手艺好,做出来的东西水平比我高咯,你要是不满意,就把昨天给你的还给我。”小红把手伸出来,一副要讨要的样子。

    当小明听到章于哲的护膝是小红的奶奶做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阴转晴了,原来是他想多了。小红怎么可能给那个姓章的做东西,她只会给他做。

    “都给我了,怎么可以要回去。我现在就绑在我腿上了,连在一起,怎么都拆不掉。所以别想要回去。”小明抱住自己的膝盖,一副害怕小红会过来争抢的样子。

    “行了,你就拿着用吧,等一下好好发挥,别像刚才那样冒冒失失的,听到没有。”

    “知道了。”小明重重地点点头,刚好马金叫他了,“那我继续去比赛了。”

    “去吧。”小红从运动员的休息区离开,结果遇到了过来喝水的章于哲。

    章于哲说,“你和那个陈小明的关系好像不太一般嘛。”

    “所以呢,关你什么事?”小红做事从来坦坦荡荡的,别人说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

    “干嘛语气那么冲,我就是关心关心你的感情生活。”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对了,上次我又打了个电话到你上亥的家里面去,是保姆接的,我稍微打探了一下,知道那天接我电话的人是你后妈,而特别巧的是,她是从艾门到上亥去的。”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小红的内心是发生了很大的震动的。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一切当做没有发生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生活中或许会有很多的巧合。但一堆巧合同时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除非是有人精心设计的。我不管这些巧合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不允许有人破坏我现在的正常生活。如果让我知道有人故意做这个做那个,就为了完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话,那我将会和他死磕到底。”小红的眼神沉寂得可怕,这让章于哲的心随之一跳。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的,没有想到对方一个17岁的小姑娘,居然看得比他好透,而且心比他还狠,虽然放的狠话也就那样,但眼神足以杀死人。

    “放心吧,我只是来这里读书的。”两个人像是在打什么哑谜,但彼此心照不宣。

    当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章于哲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难道对她现在的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过好我的就不容易了,哪里还有时间精力去管一个和我无关的人。”小红的语气还是一样冷淡,这让章于哲沉默了。原来他纠结的东西,在另外一个面临和他一样的处境的人眼里,无足轻重。

    小红走后,章于哲嗤笑一下,狠狠地踢了一下凳子,“麻痹。”原来他才是傻子。

    “比赛了,还在那里干嘛呢。”马金真的是要气死了,他的这个队伍的队员,怎么总是找不齐呢!

    “来了。”章于哲小跑到了比赛场地,这一次,他把小红奶奶给他做的护膝解下来,收好放到书包里面珍藏起来,因为他怕这个东西被弄坏了,就再也没有人,会一针一线地做给他了。

    小明解开了心结,状态好了不少,也愿意和章于哲打配合,比分慢慢被拉近,反超,小红他们班拿下了第一场的胜利。

    不过这只是开始,后面还有好几场比赛要打,所以他们也地低调,没有特别张扬。

    马金是喜欢吆喝的,约着一起去吃了饭,大家也都没有反对,就去学校附近的烧烤店吃烧烤。

    年轻小伙子,大口大口吃肉,然后马金提议要不来点啤酒吧。喝过没喝过的,都说来一些,于是就要了两箱啤酒。

    这群不知深浅的小子,居然真的把两箱酒给喝完了,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

    唯一清醒一些的就是小明,他这几年一过年就被陈智鹏拉着喝酒,所以酒量锻炼出来了,喝白酒都没有问题,更别提是这个啤酒了。撒泡尿他就没事了。

    处理这群酒鬼是很麻烦的事情,小明挨个问他们家里人的电话号码,让家人过来接。

    其他人都好办,就是这个章于哲,喝完酒就不说话了,问什么都不说,就扒拉在小明身上,要他送他回家。

    送你妹呀送。小明真的是要烦死他了。

    好在他知道这个小子住在小红家隔壁,也不远,就当做好心事吧,去结了账之后,扶着人回家去。

    陈小明从来没有这么吃力过,这个150斤的大男人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小明的身上,还时不时扭两下。好不容易把他弄上电梯了,到了门口的时候,问钥匙在哪里呀,他居然靠着门开始呼呼大睡。

    小明的额头上出现三根黑线,甚至想直接把人放在门口,他回家去得了。

    但是出于人道主义,他还是没有这么做。或许小红知道他的钥匙在哪里吧,小明不认命地敲了敲小红家地门。

    小红正在给猫咪洗澡呢,听到敲门声,随便洗了一下手就出来开门,“谁呀?”

    “是我,陈小明。”

    “诶,小明,你怎么在这里。你喝酒了?”虽然小明没有醉,但他身上的酒气骗不了人。

    “是呀,我们篮球队的人去喝酒,这不,酒鬼在那里呢。”

    “我天,他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坐在地板上的章于哲面色发红,和平时非常注重仪态形象完全不同,就是瘫在那里。

    “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一拿到酒,就一直灌,我们的两箱酒,他自己都快喝掉一箱了。”这话小明可没有夸张。“你知道他家的钥匙在哪里吗?我刚刚搜了他身上,没有发现。”

    “他就是出门不戴钥匙。”小红无奈地摇摇头,“应该在那个垫子上,翻开找找看吧。”小红想到上一次就是在那里找到钥匙,这次应该也能够找到。

    “那得先把他搬走。”小明非常地想死,这个醉鬼一点都不配合他,挪开他又得废好大的力气。

    他们两个人合力将章于哲挪开,果真找到了钥匙打开门把人给搬进去之后,章于哲说想要吐,小明赶紧去找垃圾桶给他。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消停下来了。小明离开前交代小红,“你明天看看他怎么样,看要不要请假什么的,下次不能让他再喝酒了,太可怕了。”

    “行。放心吧,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啊。”

    “我知道了。再见。”

    小红送走小明之后,转身到了章于哲的房间,“别装了,我知道你吐完之后就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