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偶遇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

    她放下手中的碗筷走到门口没错了就是这个阴魂不散的陈小明她的笑容渐渐消失“你怎么会在我家?”

    “你怎么在这里?!”小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运气居然不错,虽然跟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回家,就到了小红姐姐的家里了。只是老婆婆很温柔呀小红姐姐为什么那么凶呢?

    “这孩子迷路了,又说饿了,我就先把他领回家来吃顿饭再带他找家长。”奶奶看着这两个孩子的架势好像是认识的,“你们是同学吗?”

    小红的嘴角有些不悦地下垂小明也是点点头。”我就坐在小红姐姐的后面好巧呀。”

    谁是你小红姐姐?!

    陈小明从来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在老人家面前卖乖了,不然他奶奶也不会那么那么那么疼他,那么那么那么舍不得他出来读书。

    “是很巧既然是同班同学就好办了,先吃饭吧。”林蔡花蹲下安抚了暴躁的老黑猫领着陈小明往客厅里面走。

    小红能怎么办?奶奶都把人给领回来了还能怎么办就一起吃顿饭吧吃完就让这个小子连同他的那大书包滚蛋!

    这一顿饭吃的是很热闹至少家里面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陈小明是一个很会逗趣的小子,小红觉得他很有演小品的天赋,把奶奶逗的哈哈大笑。

    小红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奶奶笑的那么开心了,算了算了,奶奶开心就好了,今天就不算他的饭钱。

    吃完饭,小红就提出赶紧让这个碍事的小子回家去,怎么会有那么自来熟、又那么厚脸皮的人呢??

    “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免得你又走丢了。”小红从刚刚奶奶的描述里面,已经知道她的这个“好同学”,肯定是一个标准的路痴,路痴就算了,放学不好好回家,乱跑什么嘛,给别人添麻烦。

    “香婷花园吧,是一个名字,我也忘了。”小明其实也才刚刚到艾门没有多久,到了这里,他爸又忙,整天把他关在家里面,幸亏有电视机可以看,不然他真的要无聊死。

    小红听的脑子里面一片混沌,她在艾门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艾门有这么一个小区,香格里拉酒店是有,佳婷公寓也有,香婷公园是什么鬼。

    看到小红疑惑的表情,陈小明也有些急了,“就在学校附近呀,就在附近。要不你带我到学校去,从学校的前门出发,我就知道怎么走了。”

    “学校附近?”小红思考了一下,“该不会是祥迎豪庭吧?”这是一个高级住宅区,是前两年的地王,除了是典型的学区房之外,它还是以绿化和安保管理严格著称,好像住进去这个小区,身价就不一样了。小红看着眼前这个陈小明,觉得他一点符合这个小区的气质都没有。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小明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对小红所说的地名表示赞同。

    小红无语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连自己住的地方的名字都记不得,真的是不带脑子出门是不是?!

    “走吧。”小红带上手电筒,这是她最近买的,因为她家租的地方是老房子了,楼道里面特别黑,还没有灯,她怕奶奶人老了,视力不太好,所以都要常备着手电筒,她用,也让老人用,谁也不准心疼手电筒用的电池。

    手电筒的聚光在楼梯上扫射着,小明走在前面,小红和奶奶在后面跟着他。这胆小鬼,估计在山村里面听多了他奶奶给他讲的鬼故事,什么虎姑婆吃小孩,还有山村风流才子和女鬼之类的,居然怕了,一步三回头。反正就得看到小红和老婆婆在他身后面,他才安心。

    小红和奶奶还没有真正地把人送回家里面,就在小区门口遇到了焦急找人的陈智鹏陈小明的父亲。对方看到小明,松了一口气,把人拉过来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多大的问题,才开始和小红和林蔡花交谈。

    陈智鹏是个个高挺拔,穿着得体的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看着就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当他自我介绍说是小明的父亲的时候,小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两个人,真的是父子吗?相差也太大了吧?!气质、谈吐方方面面,真的差别太大了。

    不过看到他们眉眼之间,的确是相似的,长相是骗不了人的,所以也就确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小明自从看到陈智鹏之后,就没有笑过,一直板着脸,好像对方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哼唧,哼唧,哼唧,哼唧……

    陈小明,你当自己是拖拉机吗?

    第二天,小红直接没有去学校了,她和那个初三的学姐,由田老师带队,一起搭上前往省城的火车。这是小红这辈子第一次坐火车,速度很慢,环境也不太好,需要坐4个多小时才能够到达省城。

    田老师是呈平师范大学出来的学生,她对于呈平还是很熟悉的,怕她们两个紧张,一路上也没有再说和英语相关的内容了,而是说一些以前她上大学的趣事。

    一路有说有笑,时间还过得挺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呈平。

    比赛完明天才会开始呢,他们算是提前到这里。住的旅馆是由比赛主办方提供的,就在呈平师范大学的附近。

    田老师也好久没有来过母校了,想回去看看,就问小红她们两个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逛逛。小红自然是愿意的,学姐也没有拒绝。她们三个人吧行李放好之后,就走路到了呈平师范大学。

    呈平师范大学,原来也不过就是一群大专,后来各种改革,改呀改呀改的,它就成为了省属的重点高校,本一批的。像田老师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被分配到了第三中学,可见她的学历的含金量了。

    师范大学有些小,一路上遇到的大部分是女的,不愧是师范大学,听田老师介绍,他们那个时候,男女比例是1:20,21个人里面能有一个男生就不错了。

    听着田老师讲故事,的确心情放松不少。

    小红就这么心情放松地上了演讲台,和全省选的60名选手一争高下。她很放松,而且水平的确不错。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比赛结果,不过小红有这么个信心可以取得好的成绩。

    田老师也对小红的发挥感到很满意,要不是看到这稚嫩的脸蛋,她还真的不觉得一个初一的学生会有这样的水平呢。

    虽然在比赛之前,给她们两个做了很多的训教,但是小红的台风、还有发挥,不见得是这么短的时间可以训教出来的。

    最后大家在呈平师范大学的门口拍了一张大合影,给这次活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比赛完当天,大家没有着急回艾门。主办方搞了一个小型的旅行团,带着大家早玩了一天才回去。

    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已经是周五的晚上了。

    小红重生回来之后,第一次离开奶奶这么长的时间,怪想她的。在呈平,她给她买了礼物的,是牛角梳,给老人梳头。

    田老师很负责任地把小红送回来。小红到了家里面,奶奶怕她饿,给她做了夜宵,两只猫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也对她特别亲昵。小红整个人特别放松,回家真好!

    特别是这种温暖的家,这种温馨的家!

    舒舒服服地去洗了个澡,洗去一路的舟车劳顿,爬上自己扑了柔软床垫的床,可劲放心睡,根本不用操心任何事情,因为明天是周六,是不用上学滴。

    小红睡的迷迷糊糊的,依稀听到了奶奶进了她的房间,告诉她要去上班了,早餐放在餐桌上,要吃的话自己热着去就行,然后就又睡的失去意识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门铃声响起来了。可是她家就没有几个人知道的,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呀。

    想到可能是门卫或者物业,小红把衣服给穿好了,梳了头发才去开门。

    结果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慧娴。

    “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小红赶紧侧身让慧娴进来。

    慧娴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小红家,她轻车熟路地到了客厅,小红去给她倒茶。

    “怎么没有提前说一下就过来了。”小红揉了揉眼睛,她现在估计脸上还有眼屎和口水印子呢。

    “哎,就是关于小明的事情呀。我总担心他发生什么事情了。”慧娴这几天都忧心忡忡的,她虽然和小明因为没收的时候斗嘴,但他们还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