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写文的好友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自卑敏感的小红从小学升到了初中,没有在性格上发生太大的变化,虽然她的成绩很好,但她从来都是不自信的。

    最惨的是到了初中的时候班上还有一个叫小明的同学。

    小红无时无刻不觉得别人就是在说她和小明的闲话到了高中的时候,英语书里面有一句话

    “dontwanttoendthefriendship,buthateothersgossiping”,

    讲的是琳达写信给电视台的王小姐咨询她和异性之间相处却被同学们说闲话的事情小红深有同感尽管她和小明根本就不是好朋友。

    他们总是说“小明轮到你们家小红值日了!”

    “呦吼嘿,小明你老婆这次又考第一名了。”

    “小明小红,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嘛。”

    “这次分组怎么分?自然是小明和小红一组啦,你们谁也别拆开他们呦。”

    ………

    一切的调笑都让小红觉得非常不安她不喜欢这个样子可是小明却嘻嘻哈哈的,好像默认了这一切。

    不在沉默中颁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小红终于有一天,爆发了,指着开他们玩笑的同学狠狠地骂了一顿,然后哭着跑回家,说什么都要拿着家里的户口本把自己的名字给改掉。

    奶奶很不理解她的行为,但是老人那么宠孩子,自然没有制止她,于是蔡小红被改成了蔡文洁,蔡小红,永远定格在曾用名上,定格在上辈子的13岁的那天。

    不知道是因为名字发生了变化,还是因为那天小红发火发的厉害,以后就没有人取笑她和小明的关系了。

    只是小红之后,愈发孤僻,她的成绩一路领先,但是她没有朋友,到了高中时这样,到了大学,还依旧是这样。到了工作,她受了挺多挫折之后,才懂得稍微好相处一些,稍微圆滑一些,稍微给自己和别人留下情面,但是已经逝去的就都逝去了,谁知道,她居然回到了从前。

    重来一次弥足珍贵,小红不想再为那些年少轻狂的玩笑再过多的故意乱想,好好地、积极向上地去生活,这才是她应该做出的选择

    因为秉持着这种态度,所以小红对于撞到她的小明,没有过多的苛责,也不过就是一个比较毛躁的小孩罢了,虽然他的话不动听,人又长的欠扁。

    小红不想和他说话,这个人废话多,越理他,他就越来劲。迅速收拾好东西之后,小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个谁?!撞的我好痛呀,怎么就走了呢?”

    碰瓷失败,小明有些失落。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怎么开不起玩笑呢。

    小明只好收起想耍赖的心思,从地上爬起来,又晃晃悠悠地去报名处了。

    可以可以,这个老师长的挺女神的,看着她有心思学习了,小明抱着书,想说两句赞美的话再走,结果人越来越多,把他从老师面前冲散了,他只好退到人群后面,蹦哒起来,做了个鬼脸,不知道老师有没有看到?

    小红回到家里面,奶奶还没有回来,她用家里面新买的电饭煲煮上饭,拿了存折出去,打算买一些辅导书。

    她作为一个曾经的学霸,除了脑子不错,态度端正之外,还因为她掌握了比较科学的读书方法。读书这个事情说起来难,但也容易,看怎么读吧。同样一个教室,最后分化出来的,有的是重点大学,有的是普通一本,还有普通大学,再差一点的大专,有的连大专都上不了。

    老师们经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脑子都不笨,最重要的是没认真。”

    其实不尽然,方法还是很重要的,但是不同的方法适合不同的人,这种东西也说不清道不明,小红自己知道该怎么读书,她上大学的时候,去做家教的时候,效果却很差,这可能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

    小红现在的情况是,她知道怎么读书是适合自己的,但再适合,也抵不过时间的威力。该忘的早就忘了,重新开始,需要毅力和魄力。

    好在,现在的条件比上辈子要好的多,在之前,她可是连买一本练习册,买一本作文书都要犹豫半天。

    就是因为没有钱。

    小红本来是拿着语文课本在那里熟悉古诗词的,前面的队伍发生了骚动,她有些不明所以,结果就看到一个小个子男生被挤出队伍来,这不是陈小明吗?

    他又做什么奇葩的事情啊?

    小红毕竟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并且有同学情的姑娘,她赶紧把语文书收进自己的书包里面,跑到队伍前面去,把人扶起来。

    这小子比她矮了半个头,小红又是经常干活的,轻而易举地就把人扶起来了,小红也不顾念着自己的包子了,把人扶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你怎么了?”

    “我就看着着包子挺香的,想买个吃,但是他们都不让我买。”

    小明的意识里面是没有排队这么回事的,以前在老家吃饭,从来都是抢着来的,那样才热闹嘛。况且大家都让着他,他先吃完了,才有别人的份。

    小红大概知道小明的性子,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不过小明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更别提他们之间还有“绯闻”这一回事呢。她印象中的小明,其实本性挺不错的,不过总喜欢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胜累举。这次的插队,在别人看来是很没有素质的一个事情,但在小红眼里,却有那么一些不知者无罪的意味在里面,因为可能真的没有人教过小明一些基本的社会规则。“你不知道玩排队吗?好好排队,就没有人说你了。”

    “那样不是要等好久才能吃到东西吗?”陈小明以前去读书,奶奶都会给他准备点心的,他上课偷吃东西,老师也不管他,所以他从来就没有饿过。但今天第一次上初中,身边也没有像奶奶一样细致入微的人管着他了,他到了这个时间点,早该饿了。

    “那别人不也是慢慢排队,等着去吃,就你搞特殊呀。”这种毫无规则意识的回答,小红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这应该是一个被家里面宠坏的小子,不知道出来外面,就得乖乖地按照规则来办事。

    “下次别这样了。”小红拍了拍他身上的灰,然后要起身离开,被身后的小明拉住,“我腿疼,扶我一把。”

    “你连皮都没有擦破,疼个鬼呀。”小红最看不惯的就是这样娘唧唧的男孩,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直接甩开他的手就离开了,连包子都不想买了。

    再排队就要天黑了,还是赶紧回家吧,自从上次发生的火灾事情之后,奶奶对于小红的安全的警惕指数提高了不少,所以小红要是回去的比她晚,她会担心的。

    有人担心的感觉真好,小红走在回去的路上,特别有动力,走的速度飞快。让人矮腿短的小明,几乎跟不上。

    小明也不是想偷窥,也不是跟踪狂,他只是不知道回家要干嘛,刚刚被人从队伍里面赶出来,让他对包子这两个字产生了厌恶,所以他现在就是漫无目的,就想跟着小红走。

    跟着跟着,他发现自己迷路了。这狗娘养的,大城市的路,怎么就那么绕呢?!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小明看着没有星星的黑夜,又饿又累,书包还重,有哭出来的冲动了。

    他是没有受过委屈的,该哭的时候就哭,就是他的特色。他从小就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一个道理,所以哭的特别,特别特别大声。

    林蔡花今天忙活了一天,回来的路上想着孙女儿今天第一天上初中,挺辛苦的,特地去卤肉店买了一些卤菜,打算晚上和孙女儿吃点好的,还没有到他们家的楼道呢,就听到那凄厉的哭声。

    她下意识地就觉得是不是哪家的小孩子走丢了,赶紧寻着哭声过去,见到了一个和自己家孙女儿穿着一样的校服,哭的大眼睛特别亮的小男孩,“怯怯”地看着自己。

    “小孩,你怎么了,迷路了吗?”林蔡花是一个好心的老太太,遇到她能帮的,她都会伸出援手的。老人心里面就一个想法,今天她帮了别人,哪天他们家小红需要有人帮忙的时候,别人也会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