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中考来了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蔡文洁把车开的慢一些又不敢太慢深怕在天黑之前她到不了乍把村。到时候在这深夜的山谷中,在这暴雨里面,还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个时候的环境是恐怖的,黑云压城城欲摧关键时候,车却开不动了。

    车后轮似乎卡在了山路的凹陷处,无论蔡文洁怎么启动发动机加足马力,它都一动不动。这个时候人肯定是焦虑不安的蔡文洁在尝试多次无果之后打着伞下了车,妄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推动车辆前进。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一米六几,体重差不多一百斤的女人,没有超能力,也没有辅助工具,如果能成功的话那才奇怪了雨水蔓到她的小腿溅到她的大腿明明是夏日,却冷到心坎里面,冻到骨头里面,让人口齿生寒。

    蔡文洁自暴自弃地把雨伞扔到地上,溅起的水花又大又脏,把她的短裤也溅湿了,泛白的牛仔短裤上面多啊一滩污渍,让蔡文洁多了好几分狼狈。

    她蹲在后备箱的旁边,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在这一刻,她真的有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天黑的很快,蔡文洁再次抬头的时候,只有满天的乌云,唯一的光亮估计就是她的车在闪着安全警告灯,蔡文洁搂住自己的肩膀,无助与绝望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沉闷的雷声忽东忽西,闪电划破天际,天空宛如白昼,却在顷刻之间恢复暗黑。蔡文洁的耳朵是灵敏的,除了雷声之外,她似乎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是水,是涌向前的,充满爆发力的水,那不仅仅是水,而是山洪!

    问蔡文洁你怕不怕死?

    怕吗?其实不怕的吧,毕竟她现在形单影只,不怕有人因为自己的离开而伤心失落,而且说不定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就能和自己的家人团聚。

    又有些怕,还是喜欢蓝天白云,会舍不得自己拥有的一切,还有,未帮助老人达成的夙愿。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怕没有任何的意义。

    汹涌而来的洪水,不会因为你怕,还是不怕而停留住它冲毁一切的暴怒,这才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蔡文洁在身体的疼痛中闭眼,却在头疼中睁开眼睛,她不再感到寒冷,而是觉得热,热的整个人不自在。

    这是下十八层地狱,要去油锅里面炼炼?蔡文洁的脑袋里面,一点都不清醒。

    她难受,想咳嗽,想吐,想爆炸,死了原来这么难受呀。

    正在蔡文洁难受的辣眼睛,想掉眼泪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红红呀,来,吃点药。”

    是奶奶!

    可是奶奶这么好的人,怎么也会下地狱呢?不可以的,奶奶是要去天堂的人,她已经吃了一辈子的苦头了,不能在死去之后,过得幸福安康一些吗?

    蔡文洁的眼泪流了一下来,一发不可收拾。一双大手把她的眼泪的擦干,这双大手是粗糙的,割的蔡文洁细嫩的脸蛋有些生疼,但却温暖宽厚,“我的小乖乖儿,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了。药不苦的,吃了感冒就好了,都是要上初中的孩子了,怎么还这么娇气?”

    吃药?感冒?还有上初中?

    蔡文洁聪明的脑袋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弯了。

    “奶奶?我是怎么了?”蔡文洁打算先开口问问情况。

    “傻丫头,你那天台风天,自己不敢待在家里面,和奶奶一起出去扫大街,奶奶没照顾好你,让你淋湿了,后来生病了,发烧好几天,可把奶奶吓死了。”奶奶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有些心有余悸,这几天,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她带了她去了医院,花了好几百块钱,还是没有好,再下去,她真的要拿不出钱来了。

    奶奶把手放在蔡文洁的头上,摸了摸温度,“比中午的时候好多了,先不说话了,喝水。”

    蔡文洁把水杯接过来,喝了一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特别特别渴,她咕噜咕噜喝完一杯水之后,对奶奶说,“麻烦您再给我一杯水。”

    “和我说什么麻烦呢?”奶奶拿过杯子出了门,去给蔡文洁倒水。说那是门,其实也不算,那只是用猪饲料袋做成的遮光的门帘而已。

    蔡文洁环顾四周,有一些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了,应该是重生。她上辈子策划过城的广告推广,为了这个事情,还特地去看了不少这个城的,里面的很杂,蔡文洁挑了一些高分的作品看了看,了解了一下,其中就包括了重生的文章。

    那个时候,看着作者们天马行空的想象,还有扎实的文字功底,以及必要的现实考据,蔡文洁就在想:要是让她重生了,她会不会也活的那样风生水起。

    在当时,蔡文洁觉得自己会。但是现在,她觉得没有必要。

    风生水起又如何?飞黄腾达还能怎样?如蝼蚁一般地活着还是像孔雀一样地活着,她都体验过了,人间百味也勉强算已经尝遍,是时候回归到平平淡淡、清清楚楚这一个状态了。

    昏暗的房间里面没有灯,蔡文洁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奶奶过来了,接过奶奶手中的水,蔡文洁还是快速地喝下去。

    奶奶摸着蔡文洁因为三天没有洗而有些油腻的头发,“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饿了吧,奶奶给你做了饭,是要在房间里面吃,还是出去吃。”

    蔡文洁没有在床上吃饭的习惯,随即就回答道,“吃去吃吧。”

    “行,你多穿件衣服,虽然现在天气热,但毕竟还生病着呢。”

    “知道了,奶奶。”

    外面,就是一个拥挤的小间,有一个液化气炉子,上面的锅里面有白菜、冬瓜和丸子。很粗糙的一道菜,奶奶的手艺其实是不错的,但是因为她们家的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所以只能这么简单地吃。

    这还是蔡文洁生病了,奶奶希望她多补充一些营养,才有的待遇,里面的所有的丸子,都会给蔡文洁,奶奶自己不会去吃的。老人就是这样,要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小辈,自己就算吃不好甚至是吃不饱,她也开心。

    在蔡文洁的印象中,她们家这种辛苦的生活,持续了十几年,直到她考上大学,能够利用课余时间去实习、去兼职,去网上接一些单子下来做之后,才得到了改善。

    可是她们明明不用过的那么辛苦的。

    想到这里,蔡文在洁刚刚醒来的时候,设想的过平平淡淡、清清楚楚的生活里面加了一条,那就是衣食无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就在过去不久之前,蔡文洁还是一个事业有成,因为家人去世而且自己得了乳腺癌而心灰意冷,面对死亡无所畏惧的白富美,现在直接变成了小时候,那个吃个肉都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可怜,蔡文洁有些不适应。

    看着老人殷切的目光,她赶紧吧啦了两口饭。这米应该是老人去粮食站买的,折价处理的陈年旧米,口感很不好。

    蔡文洁还是把整整一碗饭给吃了,她吃丸子的时候,还不敢一口全吃掉,必须要吃一口,留一点,给老人,老人才会吃下。

    老人小心翼翼地吃着丸子,好像在吃什么珍馐,蔡文洁又开始想哭了。钱,的确不是万能的,但是钱可以买到足够的食物,买到老人的不那么辛苦的生活的权利,她有什么资格,不再次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呢?

    难道还要在孤身一人的时候,才去缅怀和后悔吗?蔡文洁告诉自己,她至少还有15年可以好好陪伴奶奶,每一天都应该被当成最后一天去珍惜,让老人少受苦,多享福,才是她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蔡文洁在吃完饭之后,想着要帮奶奶收拾东西,却被老人赶回房间休息了。她回了房间,外面已经不下雨了,但是她们家这种用简易的建筑垃圾堆积起来的房子,却有些不安稳,隐隐约约有漏水的声音。

    “滴答。”水滴滴在了蔡文洁的脸上,蔡文洁楞了一下,随即淡定地擦掉水滴,出门去找了一个大的塑料袋还有钉子,将漏水的地方堪堪补上,躺下睡觉了。

    她们家也不过就是一个两居室,一个阳台一个厨房一个厕所。房子的结构也不咋地,还没有装修,是非常普通的一个房子。慧娴却看的津津有味的,这种小家她从来没有进来过,反而觉得新奇,“你们家没有电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