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打麻将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小红毕竟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并且有同学情的姑娘她赶紧把语文书收进自己的书包里面,跑到队伍前面去,把人扶起来。

    这小子比她矮了半个头小红又是经常干活的,轻而易举地就把人扶起来了小红也不顾念着自己的包子了把人扶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你怎么了?”

    “我就看着着包子挺香的,想买个吃,但是他们都不让我买。”

    小明的意识里面是没有排队这么回事的以前在老家吃饭从来都是抢着来的,那样才热闹嘛。况且大家都让着他,他先吃完了,才有别人的份。

    小红大概知道小明的性子,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不过小明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更别提他们之间还有“绯闻”这一回事呢。她印象中的小明,其实本性挺不错的,不过总喜欢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胜累举。这次的插队,在别人看来是很没有素质的一个事情但在小红眼里却有那么一些不知者无罪的意味在里面因为可能真的没有人教过小明一些基本的社会规则。“你不知道玩排队吗?好好排队,就没有人说你了。”

    “那样不是要等好久才能吃到东西吗?”陈小明以前去读书,奶奶都会给他准备点心的,他上课偷吃东西,老师也不管他,所以他从来就没有饿过。但今天第一次上初中,身边也没有像奶奶一样细致入微的人管着他了,他到了这个时间点,早该饿了。

    “那别人不也是慢慢排队,等着去吃,就你搞特殊呀。”这种毫无规则意识的回答,小红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这应该是一个被家里面宠坏的小子,不知道出来外面,就得乖乖地按照规则来办事。

    “下次别这样了。”小红拍了拍他身上的灰,然后要起身离开,被身后的小明拉住,“我腿疼,扶我一把。”

    “你连皮都没有擦破,疼个鬼呀。”小红最看不惯的就是这样娘唧唧的男孩,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直接甩开他的手就离开了,连包子都不想买了。

    再排队就要天黑了,还是赶紧回家吧,自从上次发生的火灾事情之后,奶奶对于小红的安全的警惕指数提高了不少,所以小红要是回去的比她晚,她会担心的。

    有人担心的感觉真好,小红走在回去的路上,特别有动力,走的速度飞快。让人矮腿短的小明,几乎跟不上。

    小明也不是想偷窥,也不是跟踪狂,他只是不知道回家要干嘛,刚刚被人从队伍里面赶出来,让他对包子这两个字产生了厌恶,所以他现在就是漫无目的,就想跟着小红走。

    跟着跟着,他发现自己迷路了。这狗娘养的,大城市的路,怎么就那么绕呢?!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小明看着没有星星的黑夜,又饿又累,书包还重,有哭出来的冲动了。

    他是没有受过委屈的,该哭的时候就哭,就是他的特色。他从小就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一个道理,所以哭的特别,特别特别大声。

    林蔡花今天忙活了一天,回来的路上想着孙女儿今天第一天上初中,挺辛苦的,特地去卤肉店买了一些卤菜,打算晚上和孙女儿吃点好的,还没有到他们家的楼道呢,就听到那凄厉的哭声。

    她下意识地就觉得是不是哪家的小孩子走丢了,赶紧寻着哭声过去,见到了一个和自己家孙女儿穿着一样的校服,哭的大眼睛特别亮的小男孩,“怯怯”地看着自己。

    “小孩,你怎么了,迷路了吗?”林蔡花是一个好心的老太太,遇到她能帮的,她都会伸出援手的。老人心里面就一个想法,今天她帮了别人,哪天他们家小红需要有人帮忙的时候,别人也会出一份力。

    对方那个人点点头,“婆婆,我饿。”

    “那就先和我回家吃点东西吧,吃了东西,再带你回家。”林蔡花心很软的,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哭成这个样子对着她说饿,自然就于心不忍。

    陈小明也是一个傻大胆的,有山村里面来的孩子的野性和傻气,同时也具备些一种动物性的敏感,好像能够察觉出林蔡花是好人,是没有恶意的,不会伤害他所以就乖乖地跟着她走了。

    林蔡花带着陈小明回家的时候,小红正在把煮好的粥盛出来放凉,看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就知道奶奶回来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老黑猫还有它的小崽子在小红一家搬家的时候,也跟着他们一起出来,老黑猫通了人性,估计是知道老太太可能会带好吃的回来,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了,结果进来的不是自己家的老太太,而是一个陌生的、略显狼狈的小孩,老猫瞬间警惕心就升上来了,吃呀咧嘴的,看着就超凶!

    “这猫不错。”小明从来都是喜欢小动物的,看到这只浑身黝黑得油光发亮的老猫,瞬间想到了奶奶家的小黑,也是这么黑,不过它更加威武一些。

    小红以为自己幻听了,这不是陈小明的声音吗?!

    校服是上辈子的她,在读书期间,最好的衣服,没有之一。因为学校要求每个同学都穿校服,杜绝了一些攀比的现象,也免去了她的很多尴尬。

    摸着这布料并不怎么样的校服,小红对着镜子笑了。年轻健康的身体,得体的微笑,就算校服再蠢再丑,也是最美丽的青春。

    吃了饭,小红拿着晾凉的粥搅拌了小杂鱼给两只猫吃,小崽子吃的狼吞虎咽的,感觉老黑猫看它的眼神非常嫌弃。小红觉得有趣,撸了一把老黑猫,老黑猫有些护食,尾巴翘起来,有些凶。小红无奈地放开手,锁好门就去上学了。

    她到教室还算挺早的,但不算是最早的那个人。她的同桌白慧娴已经到了。看到她,朝她招招手,算是打招呼了。

    白慧娴,人如其名,又白又慧又娴,特别贤惠。声音温柔、举止优雅,谈吐大方,脸蛋白皙有光泽,头发是黑长直,还有可爱的齐刘海,每天用的发箍都是不一样的。这年头还不实行女神这个词,但是他们班的确已经有很多小男生看到白慧娴,眼睛就转不动了。

    上辈子小红非常羡慕她,觉得她家一定很有钱,不然怎么可能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用的发箍都是不一样的呢,每一个都真好看,要是自己能有一个就好了,只要一个就行。她当时又仇富,内心矛盾又阴暗,对小姑娘多次示好视而不见。两个人虽然是同桌,也没有画三八线。彼此之间的距离却好像隔了整整一条银河那般。

    其实这都是小红的自卑心理在作怪,她真的没有必要这个样子的,白慧娴没有敌意,没有轻视,她很单纯地想要和小红做朋友。

    毕竟能成为同桌也是很有缘分的事情了,可惜小红从来不领情。她矫情又可笑,反正别人对她好,就是别有企图。

    白慧娴也是家里面的娇娇女,虽然她脾气好,几乎没有合不来的人,但也不会热脸去贴小红的冷屁股,两个人愣是尴尬地相处了大半年,班里面重新调整位置之后,小红才有了新的同桌。

    现在的小红,自然不会再那么幼稚了。而且以她一个成年人的眼光去审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也不过是一个长的比较可爱的初中生罢了,自己以前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敌意呢?以前的自己还真的让人挺摸不着头脑的,纠结得要死的事情,其实大部分是没有必要的。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就是这么奇怪,小红不再把白慧娴当成敌人,她们居然还相处的不错。就是要让小红去听真正初中生说话,去听她们想和朋友说的那种悄悄话,还真的有些为难她了,毕竟她除了自己的奶奶,还真的没有和别人这么亲密过。

    有好几次想打断她,拿起书本起来晨读的,却看着白慧娴到达眼角的笑意,什么话都说出口了,就接着聊天吧,大家都在聊天,氛围还不错。

    今天的早读是英语。就是他们的isstian田老师了。田老师带着一个不算小的椭圆形的老式收音机进来。这种收音机是播放录音带的,录音带分面,这面听完听那面。

    初中的小红第一次见到这种机器之后,就有一根梦想,那就是拥有这么一台机子,这样,她可以自己在里面学着朗读英语了,而不仅仅是每天早读跟着读。

    后来有了3,有了4,有了iod,有了很高级的播放设备,却再也找不回当初对于这种能够放出标准的英语读音的收音机的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