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会考结束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啊?“白慧娴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小红的书心里面想她也没有那么高冷嘛。“谢谢呀。”

    白慧娴接过书,上面有中英文对照可算是看的懂一些了她拿着书看了一遍,然后说“好像也没有那么难我能把中文的全部都背下来。”

    “哈哈哈哈哈。”小红被同桌这么直白可爱的话给逗笑了,“这中文部分不用背吧,不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吗?”

    说完之后,两个人一起笑起来,坐在后面的小明看他们这么高兴有些不甘寂寞地凑近问,“你们笑什么呀,说出来分享一下。”

    “和你很熟吗?”小红瞬间板着脸。

    “昨天不刚刚去你们家吃过饭嘛。”小明果然提起了昨天的事情她家饭很好吃比自己家的那个阿姨做的好吃多了。

    小红翻了一个白眼之后看到自己同桌兴奋的八卦脸,摆摆手说,“这小子,昨天不知道怎么的就迷路了,

    还……”小红的哭字还没有说出口呢就被陈小明捂住嘴巴。

    “路太绕了太绕了。”陈小明咬牙切齿地说眼神警告小红。

    没想到这小子的手劲还挺大的,小红掰了好一会儿才掰开,“被我奶奶捡回家了,就顺便让他吃点饭。”

    陈小明听到小红没有把他哭了那么丢人的事情说出来,松了口气,有些感激地看了小红一下。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快的让小红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不是。

    小红心想,这小样儿,居然还有怕的时候呀。

    陈小明的同桌叫做李刚,敲了两下桌子,“赶紧读书。”李刚带了副蓝色框的眼镜,看着斯文严肃,不是小明喜欢的样子。

    小明撇撇嘴,装模作样地开始念书,又大声又难听,故意和李刚作对,是你叫我读书的,我就读给你听!

    听吧!愚蠢的人类。

    李刚被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同桌搞的有些无语,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反击,就念的比他还大声。两个人就跟比赛一样,声音就是要比对方大才可以。让面前的小红还有白慧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别理他们,他们一会儿就累了,咱们赶紧背吧。”

    “好。”白慧娴点点头,她可不要念的像后面两个男生那样可笑。

    “aking  friends………”连标题都要念才对。

    朗读英语的声音此起彼伏,听到的到底是自己念的还是别人念的,也分不清楚。念吧念吧,念着念着,终有一天,就会了。

    讲台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走到了八点,铃声响起,要去做早操了。

    第三中学只有初中部的学生,一个年段大概16个班,八百多人,整个学校两千多个人。这人数是不少的,但学校早期建设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学校的规模会扩展到这么大,而且学校又是在城市中心,扩建的可能性接近零。因此,操场是不足以容纳这么多的学生同时做早操的。

    有些班级去操场,有些班级就直接在楼道做就可以了,学校的广播是辐射整个校园的,都能够听见。广播的质量不怎么样,带着刺啦、刺啦、刺啦的奇怪声音,没有办法,设备有限。

    上了初中,做的操自然就和小学的不一样。他们这些初一的都没有学过,就先自己比划比划,全部瞎比划,有的就扭的和麻花一样,还有的拿了小学的动作套在初中的音乐里面,居然还挺和谐的。

    这是小红重生到现在觉得最傻逼的事情了,她回忆起自己上辈子,居然把这个事情做的非常标准、非常严格地按照老师的要求来,还成为了他们班的领操员。

    真的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呀。

    小红这次就随便动一动骨头就好了,那样一板一眼的时代在进步,让别人进步去吧,她原地踏步就可以了。

    音乐响了五分钟后停下来,小红下意识地要回教室了,没有想到广播又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亲爱的同学们,我是你们的校长,杨校长。今天就由我来给大家做一个开学讲话。”其实应该昨天就开学讲话的,但是昨天校长不在,所以就推迟到这天了。

    班里面的队伍里面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小红心想,这鼓掌是鼓给谁听的呀,又不是视频讲话,现在是他讲我们听,我们这里做什么,那边都听不到。

    开学讲话就比较千篇一律,没有什么好听的,小红的脑袋开始放空,想着中午要吃什么,中午奶奶不回家,她也不想回去再弄一堆有的没的了,打算就路上吃个面,就算解决问题了。

    不知道是年龄变小了,人容易饿还是怎么的,现在小红每天对食物充满了**,她打算周末的时候,去超市里面屯一些小零食,带到学校里面来吃。

    她一走神就走神的厉害,还是白慧娴拉着她回到了教室。

    因为老人本性善良,也接受过这个社会很多的善意,在她的人生里面,悲伤和痛苦是有的,甚至还有被人遗弃的恐惧,但是却没有经历过算计,也不懂什么叫奸诈。

    才会把人参卖了白菜价。

    小红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但是她也知道,既然对方能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这块地会升值,会变成“地王”之前,就出手,肯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他的钱财、地位,还有手段,都不是他们孤儿寡母可以去匹敌的。

    小红只想要和他好好谈条件,多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而已,从来没有想到过对方居然那么绝,会想要她们两个的命。

    后来想想,这笔账算起来,的确是划算的。一个鲜有人至的地方,因为天气干燥而发火灾,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孙女意外死在大火里面,除了令人唏嘘两声,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波澜。

    只要事情做的成功一点,犯罪的所有痕迹都能被抹杀。再能够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小红的奶奶曾经把这块地赠送给他,就达成目标了。

    法外之徒的眼里,只有无尽的利益,人命根本不算什么,。小红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想着是怎么把车上的这些生活用品运送出去,然后卖出去,用来改善她们的生活。

    奶奶中午是不会回来的,小红就在这辆车周围忙前忙后的,老黑猫带着它的小崽子过来,小红就撸两把,然后把它们赶走,自己接着忙活。

    中午的时候,小红把奶奶早上留下的东西用液化气炉子热了一下,自己吃一点,招呼着老猫吃一点,小崽子们还吃不了饭,拿鼻头去蹭,蹭的脏兮兮的,被老猫愤怒地咬住脖子上的软肉,丢出去。

    它的小肉垫子着地,安然无恙。又扭着屁股屁颠屁颠地跑到老黑猫旁边,想要奶吃。

    小红看着这样的画面,心中非常安然,动物之间的真情流露,是那么和谐,就好像自己和奶奶一样。

    奶奶还要更温柔一些呢,老黑猫实在太凶了!

    吃完饭,睡了一觉之后,小红带着她整理出来的小包裹,拿着从储钱的大铁盒子里面扣出来的两个一块钱的硬币,等着附近的那班车,打算搭到最后一站,下车去卖掉手头上的东西。

    车里面人并不多,因为她们住的地方实在有些偏僻,再加上这个时间点,不尴不尬的,没有人下班,也没有人上班,天气又这么热,选择出行的人少之又少。

    车上凶巴巴的售票员接过小红的一块钱硬币,让她赶紧往后面走。后面有空位置。这个时候的公交车,虽然有制冷设备,但是为了省钱,是不会开空调,开空调耗油着呢,油不是钱啊!是想亏本到脱裤子吗?

    小红找了一处车窗可以打开的地方,外面的风吹进来,尽管燥热,但也比整个车里面密不透风的要来的强。

    公交车温温吞吞地开了一个多小时,售票员过来赶人了,“到了到了,别把我们这个车当成旅游观光车,该下去就下去,一块钱还想搭那么远的路,当汽油不用钱呀。”说完还翻了一个白眼。

    小红的上辈子,见到过的白眼是不计其数的,就算在对方冷嘲热讽的时候,她还是可以舔着脸,低声下气地过去问,“阿姨,你们这班车最晚几点从这里回去呀,我还想搭着这个车回家呢。”

    “一个小姑娘,跑那么远,谁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售票员的眼里面带着不屑,但是毕竟对方也是好声好气地问自己,她也就说了,“最晚5点半,晚了就自己打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