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抓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文艺中心是一个有一定历史的建筑了在80年代初期就有的那种这些年重新修正了一下,还是挺气派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整个艾门市重大活动的根据地。

    第三中学还算是一个比较有钱的学校,毕竟这年头还可以收取择校费,他们第三中学是老牌中学,择校费可不便宜。学校给每一个同学都准备了演出服装女生是长的礼服,白色的长礼服,上面有大到夸张的花。男生是西装,胸前也要别着花,穿上去之后大家都变成了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的滑稽模样包括白慧娴。好好的小姑娘,就好像偷穿了自己妈妈的衣服一样。

    最好玩的是他们为了打时候打光拍照录像的时候会好看一些,还化了妆不是精致的猪猪女孩的那种妆而是精致的猴屁股妆。

    粉红腮红跟不要命一样地往脸上扑,口红也不知道是什么杂牌子的,又红又油腻连白慧娴这样的颜值都快hold不住了。

    李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小明指着他一直笑他黑着脸,但又做不出打人这种不符合他气质的行为,只能自己憋着生闷气。

    小明就喜欢他脸黑黑的,却为了那什么鬼的绅士风度,不说话的样子。不过小红那动不动威胁他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

    所以说,小明应该是一个有抖m情节的神经病boy。

    小红也不想打扰到他们准备比赛,把白慧娴交给她的东西的衣服之类的东西往怀里面一收,就往观众席走。

    小明看小红走了,也赶紧跟着过去。到了观众席,大家打趣小明,“你怎么又屁颠屁颠地跟着小红走来走去的呀?”

    小红身上自带着一种成年人的气场,现在班上的同学们都把她当成老大姐,不敢开她的玩笑,但是小明就不一样了。带着农村孩子的不谙世事,人又大方开朗,很多时候出丑了笑一笑就算了,性格特别讨人喜欢,大家跟他说笑,说的再过分他也不会生气。

    不过他会反击,那张嘴也不知道怎么长着,平时也不见他怎么看书,说人的词汇量却很大,所以大家也不敢说的太过分,大家就这么开玩笑来玩笑,感情都不错。

    以前的小红是这个还算挺和谐的班级里面的异类,她现在虽然也挺安静,不怎么说话,但是大家好像都不讨厌她,她也逐渐融入到这个班级里面,其实说实话,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小红漂亮呀,你要长的漂亮,我也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当跟屁虫。可是你长的这磕碜模样,我就算跟在你后面,也只能当臭屁虫了。”

    小红的确长的还可以,乍把村算是一个比较内陆的村落,这里的人很多都不是汉族人,但他们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族的,上户口的时候上的是汉族,但人长的有些异域风情。

    那里的人黑,加上常年的劳作老的快,但小红是在城市里面长大的,虽然她长大的地方是城市比较黑暗的角落,她也不算太黑,很健康的肤色。当人不自卑了,抬头走路,整个人神采奕奕的,自然是漂亮的。

    十几岁的小女孩,哪里有不漂亮的?青春,是多么好的东西,怪不得那么多人歌颂它、赞美它呢。

    小红的身高在这个年纪还算达标,她的父辈祖辈都不矮,基因摆在这里。加上奶奶再苦也要照顾她的营养,她现在1米59,马上要1米6了,到上辈子上班不再长高的时候,她有一六五,在南方,算是很标准的身高了。

    虽然小红长的可以,但是以前她严肃过头了,有小员工比较刻薄地评价她,“一件苦相”,其实人家也没有说错。那个时候她又专注于工作,所以就算先天条件还可以,没魅力就是没魅力。背后被议论是“老处女”,她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老处女”工资比你高,待遇比你好,还管着你,你也只能在背后说两句而已。

    在小红知道自己得了乳腺癌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真的很可笑,忙忙碌碌这么多年,除了她自己,在洗澡的时候,会看看她挺翘的**,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地拂过,但仅仅这样而已。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欢愉的她,估计很快,就要失去她最象征着她是女人的物件了。

    现在自己的身体是健康的,完全不用去想那些,好好享受这自在的青春就行了,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情了。

    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小红坐到位置上,她旁边是班长郑甜甜,她看到同学们吵吵闹闹地赶紧起来维持秩序,不愧是当了九年班长的人,觉悟就是高!

    小明这个时候正在和他的哥们郑雄说话呢,被呵斥的斜了一眼郑甜甜,好在没有继续说话了。

    全场的灯光全部灭了。主持人上了台。有两个人,他们脸上的妆容没有比合唱的人好多少,就和画脸谱一样,在追光下显得特别吓人。

    刚刚开始小红还能津津有味地看着比赛,他们学校是在第5个节目,总共16个学校,还挺靠前的,大家合唱的曲目没有什么突破,什么让我们荡起双桨、黄河大合唱之类的。

    有好多个学校的曲目都重合。

    其中比较出彩的就是第一中学了,毕竟人家能够三重唱,就不是其他学校可以比的上的。

    整个下午都是比赛,到后面小红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就在那边打瞌睡,脑袋想着晚上吃什么这么严肃的问题的时候,却被郑甜甜摇了一下胳膊,“蔡同学,请认真观看节目。”

    这个班长,可真不可爱,唉!

    奶奶几乎要跪到在地上,“怎么着火了,咱们快去灭火。”老人现在想着的是,房子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她们这些年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家当,要是没有抢救一些东西出来,她们娘两个,可要怎么活呀?

    “奶奶,来不及了,这火已经蔓延开了,救不了了,咱们先去报警吧。”

    小红拖着想要去救火的奶奶,用力地拖着,坚定地要把她脱离这么危险的地方,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开始挨家挨户地敲门,希望可以帮她们报警。

    被好几家人赶出来之后,终于有人愿意帮她们的忙了,打了火警电话,还有公安局的电话,小红朝借他们电话的人说了声“谢谢”之后,走到奶奶的身边,蹲下对她说,“奶奶,别难过,至少咱们还活着,不是吗?”

    她的这句话,让默默哭泣的老人突然间崩溃,抱着小红的胳膊,疯狂地摇晃,哭的撕心裂肺,“我怎么就这么苦呀!我怎么就这么苦呀?!!我怎么当时就不跟着你爸,不跟着你爷爷一起去算了,还要在这里,一直这么苦呀。”

    “因为我在这儿,您舍不得我,您舍不得走。”小红的眼泪也滴下来,她的确,没有想到,明明在一个小时至少,她们还在期待美好的生活。然而短短的一点时间过去后,一切都又归零了。

    警笛声响起来,火警的声音也响起来,小红报警以后又过了一个小时,这些警队才到位。

    “是谁报的警?”

    小红赶紧走过来,带着大家到他们家。

    火还在烧,空气中弥漫着非常难闻的味道,这场火,几乎不可能停下来,因为这里是垃圾场,有很多没有用的木料、没有人要的家具,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是易燃物,小红和奶奶在这次住那么久,都没事,也只能说是运气不错了。

    轰隆一声,是爆炸声,非常地大声,小红猜测是自己的那辆宝马车爆炸了。

    爆炸了也好,最好消失的干干净净的,也算和过去的自己告别吧。

    今后的蔡小红,不会得过且过,要好好地活着,活的出彩,活的出人头地,不会再让自己被动,不会再让自己掌握不了命运。

    小红身边的消防员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火,那吞噬一切的火,赶紧打电话请求支援。

    不过好在他们这块地实在有些荒,自动地行成了一个隔离带,不会把火势蔓延到居民区去。

    可是这场火,大的实在有些可怕。越烧越旺,原本隔离区也变得不太安全了。

    风向助长了火势的蔓延,周围的居民被进行了紧急的转移。一时间,场面混乱的有些控制不住。

    这样的大事件,自然会吸引不少的媒体过来报道。

    小红找到当地最大的新闻报刊,详细地诉说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她的说法很有技巧,将整个事情说的扑朔迷离,随随便便就能脑补出一场凶杀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