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奇怪气氛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此为防盗章“我家有钱怎么了就我一个儿子,乐意给我花怎么了,有本事你也让你爸那么有钱呀,要不重新投胎去一家有钱的人家呀,不行的话,你在这里说那些干什么……”小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想争辩来着但是越说就觉得自己越没有底气狠狠地瞪了李刚一眼把拳头放下冲了出去。

    冲出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哭了,真的好丢人呀。大家都看不起他,都看不起他!

    自从上次小明帮小红还有慧娴和那些小混混对抗之后小红就看小明顺眼多了而且刚刚李刚的话说实话,真挺伤人。小明的确不努力学习,但他也没有那么糟糕,没有必要冷嘲热讽吧。

    但是别人之间的矛盾,小红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怕小明会做傻事她赶紧追上来。

    这个小明脑子一根筋。要是他真的去撞墙了小红也是信的。

    小明跑地飞快,小红跑地比他还快,终于在实验楼的一端追到他了。

    她拉住小明,“马上要上课了,咱们先回去上课好不好,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

    小明挡住自己的脸不让看,小红觉得有些奇怪,直到她的指尖触摸到微微温热的液体,“你哭了?”

    “妈蛋,每次哭都被你发现。”小明委屈地转过头,表示不想和小红说话。

    “别这样嘛。”小红摇了摇他的肩膀。陈小明还没有发育呢,整个人瘦瘦小小的,被小红这么一摇,整个人都在晃动。

    “我真的很糟糕吗?”小明的声音闷闷的。

    “不会呀,你是很多人的开心果,虽然经常让人挺无奈的,但打开都不讨厌你。这也是一种能力。还有你很勇敢,那天要不是你来了,我和慧娴两个人就危险了。”小红知道这个时候夸一夸他,他应该会好一些,不过她实在不太会夸人。只能这么尬夸了。

    “真的吗?”小明偷偷地抹掉自己的眼泪,“你难道不觉得我学习不好,又爱哭,还喜欢开别人玩笑,特别惹人嫌吗?”

    “你知道自己的问题,去改正就行了,改了就好嘛。”小红觉得小明的自我认知还是可以的。

    “改了其他人就会喜欢我吗?”

    “大家本来就不讨厌你呀。”

    “那个李刚…他说话好难听。可是他又没有说错,我才会这样的。”这样指的是哭了这个事情。小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哭,真丢人。

    “口角而已嘛。人和人相处如果遇到问题的话就可能会吵架,你们之间又不是很大的问题,回去把话说开了,你好好努力,改变他对你的看法不就行了。”小红拍拍小明的肩膀,

    “我之前不也对你可冷淡了,就是因为你第一次撞到我,却诬陷是我撞你的,我就觉得你这个人人品不好,不想理你。可是后来,你用你的行为和我证明,你只是比较娇气、比较喜欢咋呼而已没有其他大的毛病。你今天这么跑出来,我就会担心你,赶紧过来劝你回去,那就是因为你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当朋友的人了,我才会这么做的。”

    小红的话其实是很直白的,她刚刚开始的确不喜欢小明,觉得他是一个麻烦精,但是现在就觉得他本性不坏,有变好的权利,只要他愿意就行。

    “真的吗?”小明没有想到,小红原来已经把他当朋友了。这个认知让他感到开心,“那我好好学习,你会更加改变对我的想法吗?”

    “会呀,如果你每次考试都进步,我会超级羡慕你的。因为我只有退步和保持原地踏步两种选择了,而你却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小红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有耐性,居然像在哄小孩子一样,应该是重生以来太无聊了,她才会做这种事情吧。

    “你说的有道理。”小明点点头。

    “不过,你要记住一句话,莫欺少年穷,今天的李刚虽然家境不如你,但是他很认真地学习,他慢慢地在掌握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而如果你因为现在家里面优越的经济环境而对他恶语相向的话,那就很没有道理了。”虽然陈小明和李刚之间,小红是比较喜欢和小明做朋友的,因为李刚总给人一种比较阴郁的感觉,只是就事论事,刚刚小明的话很没有道理,很伤人。

    “我知道,我口不择言,我没品,我下次会改的。”小明把自己的眼泪给擦干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流眼泪的,我要坚强。”

    “你自己说的哦,你要坚强,我相信你,会慢慢变好的。”小红拍拍小明的肩膀,“要不,咱们现在回教室,毕竟快要上课了。”

    “我去洗把脸,现在这样好丑。”小明情绪发泄完了,脑子也清醒了,现在开始觉得害臊。

    “行行行,快去吧,洗完脸就变帅了。”

    教室这边,慧娴和李刚面面相觑,李刚开口说,“他怎么那么脆弱,说两句都不行。”

    慧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比起小明,她和李刚有些不熟,他今天的做法有些过了,毕竟大家都是同学,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难听嘛。这个年纪的人,自尊心最强了,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有人指着李刚的鼻子,叫他别整天装逼,说他穿的衣服没品味之类的,估计他也会炸吧。

    其实慧娴的确有点帮亲不帮理了,她就是喜欢和小明玩,和李刚不熟,自然也不会站在他这边。

    她一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去看自己的卷子,心里面在猜想小红能不能把人给劝回来。

    初中生的三观正在行成阶段,到底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谁也说不清楚。小红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内核,自然是希望她的同学们能够往好的方向去,但她能力也有限,只能影响和自己关系好的人,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就差不多了。

    小红把人带回来,“报告。”

    “进来。”老师看看他们两个,以为就是上厕所回来晚罢了,就让他们进来了。

    幸亏老师没有多问他们去哪里了,不然还挺尴尬的。

    两个人各自回到座位上,小明撇撇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第一次认真地开始听老师上课。记笔记的时候特别用力,好像他手中拿的笔是刀子,而卷子是李刚的脸蛋,他要把他的脸蛋刮花!用力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趣,写字开始轻飘飘的。

    他的笔记真叫一个丑!

    虽然偶尔还会走神,毕竟他之前的学习习惯真的很不好。但是毕竟认真听了就是进步。他脑子又不笨,一节课下来,也能听懂七七八八。

    不过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和李刚说话,也不知道是因为内疚还是还生气着呢。他也不想起来让李刚去上厕所。

    憋死你,憋死你,憋死你!

    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当地的政府解决了小红一家的户口问题以及小红的读书问题。

    媒体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深挖的爆点新闻,小红的父亲在工地摔下,老板跑路留下烂尾工程的专题也被报道出来。原本只是想宣传见义勇为的拾荒老人,最后却演化成为劳动者保护的讨论,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当时的小红还有奶奶,就这么成为舆论的中心人物,在他们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人采访之后,习惯了一堆人过来要给他们解决生活困难的问题以后,突然这些人又不见了。

    留下的,就只有两个相互舔伤口的老人还有小孩,以及一份环卫工人的工作,还有这片,感觉有生之年都不会改建的烂尾楼的归属权。

    当镁光灯不再放在他们身上,想要去寻找一些可以挖掘的东西之后,生活回到了原点。

    小红去上学,奶奶去打扫卫生,每天回家之后,就住在这烂尾楼里面。

    因为这个地方偏僻,又很像废墟,很多人就把各种废品扔到这附近来,小红小的时候,就是拿着别人扔掉的破布娃娃,那是她最喜欢的玩具。

    她不懂这些东西葬,有虫子,有跳蚤,有病毒,有细菌。但是城市里面的孩子,通过她的衣着打扮,就推算出她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尽管小红是很爱干净的,但是在同学们眼中,她似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脏东西。“

    谁都不和她玩。

    小红就是这样孤独地度过了本应该欢声笑语的小学。虽然她成绩优秀,但是她总是那样孤独,那样没有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