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生气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第二学期就这么开始了。刚刚一开学,田老师叫找上小红,希望她可以参加一个英语演讲比赛。

    小红其实不太喜欢出风头,不是害羞,也不是内敛,只是性格使然,就算是上辈子,她的职位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出席活动讲话之类的,她能尽量避免,就尽量避免。

    可是如果是田老师来邀请她参加比赛的话,她就要多一些考量了。因为她是田老师,说她是恩师也不过分,她真的改变了上辈子自己的命运,所以不想拒绝她,不想让她失望。

    小红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个比赛先是要从校内选拔开始的,小红的对手是从初一到初三的同学们,老师对她的水平还是比较放心的,给了她一个稿子,让她先拿回去背,尽量能够脱稿,之后的事情再说。

    这个事情对于小红来说并不难,她因为工作的原因,还曾经去英语系国家待了半年多,口语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只是又要和一群小朋友比赛,小红真的怕自己欺负小孩。

    不过小红骨子里面还是比较争强好胜的,一件事情,她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就算是不那么自愿地去参加这个比赛,她还是挺重视的。

    一周之后,初赛她是第一名。

    一个月后,学校的决赛她还是第一名。

    再有半个月,就是市里面的比赛了,她将会和学校里面选出来的5个同学一起参加比赛。

    她是唯一一个初一的学生。他们要面临的竞争对手,就是整个艾门市的各个学校选出来的对手。

    比赛是在艾门的第一中学的演播厅进行的,这是小红的高中母校,出起来,还真的很多年没有踏入这个学校了。

    艾门第一中学的确是很牛逼的学校,小红记得她们入学的时候,校长就曾经放下豪言壮语,“你们要是不认真,就只能上艾门大学了!”

    也的确,这群学校每年能够考上全国最好的学校的学生,能有10来个,他们整个省总共也就60个名额罢了,还有就是出国到世界的顶级高校去读书的人,也不计其数。

    这可以说是整个艾门市高中教育的标杆了。

    小红上辈子,不知道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才考上这群高中,考上之后,越发感觉自己是一只丑小鸭误打误撞到了天鹅的世界里面。

    他们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他们乐观自信,她们的谈吐,他们讨论的东西,自己居然有很多是听不懂的。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只会死读书的呆子!

    这个呆子怎么努力,也不过就是考上了他们校长说不用努力就能够上的艾门大学。

    但是小红还是感谢上辈子的经历的,毕竟它让自己知道,学习,在什么环境下,都应该学习。努力,在什么环境下去,都应该努力。就算结果和自己想象中的还有一些差距,但其实在无形中,你的路就已经平坦宽阔了许多。

    收起感慨,上了台,落落大方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开始了评委给出的固定题目,我们的城市。

    她的序号在中间,她的前面已经有不少的选手发表了对艾门这个城市的看法,大都是赞美这个城市的。小红对这个城市的感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她刚刚没有考虑过要讲什么,现在脱口而出的,就是关于这个城市最底层的人民的事情,他们是建筑工人、是环卫工人,又或者是卖菜的小摊小贩,还可能是很多的职业,在大家没有在意的角落里面,建设着这个城市。

    小红讲的是一类人,但想的却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奶奶,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爷爷,自然是带了情感在里面。再加上她的词汇量足够撑起她用英语讲述感情充沛的故事,在她讲完之后,坐在中间的评委首先鼓起掌来。

    微微鞠躬之后,小红笑着下了舞台。

    她下台之后,田老师面色激动地拍拍她的肩膀,“你讲的好棒呀!”天知道田老师在小红上台之前有多紧张。

    因为这固定题目不是他们可以决定的,学校前期也压题过,结果一个都没有中,在比赛过程中,指导老师只能在一边等着,不能现场去指导,所以她就特别担心小红没有东西可以说。没有想到她居然能说的那么好,那么有新意,而且发音还是比较英式的,而非本土英语。

    小红笑了笑,“老师,那我先回位置上等结果了。”

    “快去吧。”

    结果自然是小红进入了省赛,在五月末去省城呈平市比赛。

    田老师其实还挺孩子性格的,她本来年纪就不大,而且学的是英语,人比较奔放,在回来的路上,她拉着小红说了好多好多。

    真的是个可爱的老师。

    田老师非常喜欢小红,这么高强度的英语演讲训练,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业成绩,该是第一还是第一。其他班的老师都挺羡慕自己的,班里面出了个这样省心又学习好的学生,真的太爽了。

    就在小红如火如荼地准备演讲比赛的同时,她家的房子的装修也告一段落,等着散散气味之外,就可以搬进去住了。

    老人想着要请客,暖暖房子,但是她们家实在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想来就作罢了,祖孙两个做了好吃的,自己庆祝一下,就当做搬家了。

    新房子离学校远一些,不过也没有远多少,小红按照原来的作息来就可以了,老人也轻松一些,因为现在住的是电梯房,她们家在五楼,刚好有电梯,老人不用像以前那样爬上爬下的。

    小红是心疼老人,但老人心疼钱。这电梯要交费用的,老人一提到这个钱,就总是说,“要是知道这样,咱们就买4楼的房子了。”

    这个时候小红只能打哈哈过去,两代人的观点肯定会有冲突的地方,稍微缓和一些处理,才能够和谐。

    因为每天下午的自习课,小红都要被田老师抓去特训,慧娴觉得自己有些被抛弃了。小红为了安慰好友的玻璃心,约着她到自己的新家来玩。

    小明在后面看着是在发呆,其实耳朵是竖起来听这两个姑娘讲话呢。

    “好呀好呀,地址在哪里呀?”慧娴有些嗔怒地拍了一下小红的肩膀,“搬家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下,我还可以送给你搬家礼物呢。”

    “就是不想这么麻烦才没告诉你的,地点就在保仁家园,要不周六你到五四大街那里。我直接去带你。带一两次,你就知道路了。”

    “可以呀。”慧娴点点头,“这次我给你露一手,我现在西红柿炒蛋炒的可好了。”

    后面的小明嗤了一声,“就会个西红柿炒蛋还拿出来说。”

    “你干嘛偷听女生讲话。”慧娴瞪了小明一眼。

    “你们自己讲那么大声的,我又不聋,自然就听到了。”陈小明这张嘴呀,怪讨人厌的。

    “哦,我至少还要西红柿炒蛋呢,你会什么?”慧娴现在有了朋友,个性也开朗起来,十二三岁的年龄最是不服输的时候,自然就开始斗嘴了。

    “我会……凉拌西瓜。”

    “那你凉拌一个来看看呀。”

    “小红又没有邀请我去她的新家。”小明含含糊糊地说了这句话,还带着一些委屈,感觉小红不请他,他非常地可怜。

    “那就一起来吧。”

    “干嘛让他去。”慧娴气地要跳脚。

    小红有些奇怪,之前这两个人不还好好的,因为打架的事情建立了一定的革命友情,现在是怎么了,这么喜欢吵架。

    “你们两个怎么了?”小红觉得这段时间忙着英语演讲的事情,没有和他们交流,有些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我看,他咋咋呼呼的,害我的被段长给没收了。”慧娴不好意思地说,她想告状很久了,但小红比较忙,她每次要说都没开口。

    “她看那种冷情少爷的贴身校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明在那里贱笑,气的慧娴脸都红了,想打小明。

    “哎呀,你这个男生。这么八婆,”小红板着脸教训了小明两句,然后转向慧娴,“周六你自己来吧,别让这个臭小子来了。”

    “蔡小红,你重女轻男。”小明其实挺喜欢和女孩子玩的,但是他嘴巴贱,好多女生都把他列入黑名单。慧娴和小红是为数不多愿意和他玩的同学,特别是小红,可包容他了,就像自己的堂姐一样,可是他一和白慧娴闹矛盾,她就站到白慧娴那边去,真让人生气!

    “胡说八道什么呢?”小红真的有些无奈,“没空管你。”

    小明生气了,他真的生气了!

    放学的时候,他和伙伴们去打球的时候打的特别狠,把篮球框砸地哐当哐当的。

    他的好哥们王力搂着他的肩膀,“干嘛呢,小明。火气怎么那么大?”

    “肯定是他那群小姐妹不和他玩了。”另外一个平头的小伙子张权非常知道小明的情况,打趣着说。

    “哎呀。和小女生有什么好玩的?咱们去网吧,去企鹅聊天,去上网冲浪,去打,可刺激了。”张权神秘兮兮地对着小明说,“一个小时两块钱,包你痛快。”

    “真的吗?”小明有些跃跃欲试,感觉很酷的样子。

    “真的,听我说,就在学校左拐,然后一直走的那个小巷子里面,咱们学校好多的男生都在那里打游戏呢。”张权自己也没有去过,但是他都打听过了,就想着去试试看这个新奇的玩意儿。

    “那走吧,晚上就去。”

    “行呀,大家串一下口供,你就说去我家写作业了,然后我说我去小明家,王力看你随便说。”

    “行。”

    这几个臭小子,就这么去网吧,从6点到9点多还意犹未尽,根本不想离开,约着明天接着来。

    上网可真好玩呀!

    小明注册了一个企鹅号,给自己起了一个自我感觉非常好的网名,叫做“山野精灵”,然后头像是一只青蛙。还真的是想要日子过得去,头上带点绿。

    加了他同学们的企鹅号之后,四个傻逼就这样在同一个空间里面,用电脑聊天聊了半天。

    然后开始去逛贴吧,逛论坛,玩游戏,什么连连看、对对碰,可真吸引人,小明到现在还是摩羯座,在新手区待着呢,他希望赶紧升级,这样就可以去普通场玩了。

    这段时间,小明上课的时候可困了,一直在那里睡觉,还打呼呢。李刚非常嫌弃他,怎么戳他都不醒。

    原来是小明还是很守信用的,他开学前答应小红的要按时完成作业,他就一直就这么做,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所以每天从网吧回来,不管多晚,他都要接着写作业。

    刚刚开始上课还认真听,作业勉强可以写完,但是越到后面,他困呀,自然就在课上睡觉没有听课。没听课作业怎么做?那就要花更多的时间自己去看课本,去看辅导书。这样每天写作业的时间就更晚了。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小明这样是完全自己作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小明觉得自己都要废了。他的光滑的脸蛋开始出现痘痘,他的胡子长了出来,好沧桑的模样,还有他的声音,怎么变得有些沙哑,好像鸭子的声音……

    这一方面是小明的熬夜带来的内分泌失调,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开始发育了。可是没有人教他这些东西,他不懂,所以就有些焦虑。

    他暗自下决心不再去网吧的,但是耳根子又软,同伴们怂恿他两句,他想到那五光十色的网络世界,那新交的网友“ucy”、“草原天使”、“综艺小可爱”、“葬爱五月”、“梦女孩”还在网络的那头等着他呢,他就忍不住跟着去网吧了。

    这么多的学生到网吧去,学校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于是教导主任明察暗访终于找到了那个容纳未成年人上网的黑网吧,纠集了一群身强力壮的男老师,要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去抓这群臭小子了。

    还真的就一抓一大把。一个个地带回学校里面来,把班主任都叫回来,让班主任把家长都叫过来,严肃处理!严肃处理!!

    因为后天小红就要去省城比赛了,和另外一个要一起去比赛的初三学姐一起,在进行最后的集中训练。导师就是田老师,而田老师正好是他们班的班主任,他们班的那几个被抓到的男孩子就直接被送到田老师的办公室。

    小明被抓到的时候,就已经很丢脸了,结果办公室里面居然还有小红。他现在内心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小红肯定对他恨铁不成钢,肯定很失望,肯定觉得他没救了,他就是李刚说的那种莽夫还有废物,他真的没用!

    站成一排,头低低地站在那里等着田老师发话。

    小红觉得这个时候这个场景,她再留在这里不太合适,就和田老师说,“老师,要不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田老师觉得这么晚,小红一个人回去肯定不行,之前几天都是她把人送回家里面,今天也不能例外。但她也看得出小红想要回避,所以也没有多难为她,“你去隔壁等一会儿,老师这个事情处理完之后,送你回家。”

    “行。”小红懂老师的考量,因为学生的安全的确比任何的东西都要重要,也没有再推辞,去了家长招待室。

    第三中学还是比较人性化的,除了老师办公室之外,还搞了一个家长招待室,有水有沙发。

    开了灯,小红随手拿了杂志起来看,陆陆续续好多的老师从门口经过,估计第三中学的晚上,第一次这么热闹吧。

    老师来了不久,家长也来了,动静搞的特别特别地大。小红第二天听田老师说,有家长在现场直接抽出皮带就开始打人的,还有直接给耳光的,他们这些老师,本来是来批评教育,后来却成为劝架。

    网络的确在很长时间内被视为洪水猛兽,网瘾还被认定成一种心理疾病,被人用很极端的方法去控制和解决。什么电疗之类的东西,都是惨无人道的。小红看报道地时候都觉得这些东西简直是骇人听闻。

    她听着外面的声音,脑袋有些乱,真的不知道这些被抓到的学生们会怎么样。其实打游戏并没有什么,大家打牌、打麻将,甚至是手机里面的贪吃蛇、俄罗斯方块,那也都是游戏。只是网络这个载体具有太多的未知性,大人在怕,怕自己的孩子误入歧途。

    小明的父亲是他们班最后一个到学校来的家长,他不知道是已经对小明失望了还是怎么样,和老师道了歉,然后就一言不发地带着小明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老师带着小红也要离开。

    小明在被父亲拖着离开的路上,回头看了小红一眼,小红觉得他的眼神很复杂,特别是在黑夜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