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矛盾爆发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陈小明看李刚不爽很久,同样的,李刚也看小明不爽很久了。李刚的家庭经济状况还算过得去,比不上来自山村,却家缠万贯的陈小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都是争强好胜的。且不论男女,都挺喜欢攀比的。

    小明一天两天换一双球鞋,衣服不是阿迪就是耐克,用的水杯、手表都是高档货。要是他低调一些,大家也就相安无事,可是他偏偏不。他就是喜欢折腾喜欢闹,一张嘴又整天说说说,李刚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我家有钱怎么了,就我一个儿子,乐意给我花怎么了,有本事你也让你爸那么有钱呀,要不重新投胎去一家有钱的人家呀,不行的话,你在这里说那些干什么……”小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想争辩来着,但是越说就觉得自己越没有底气,狠狠地瞪了李刚一眼,把拳头放下,冲了出去。

    冲出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哭了,真的好丢人呀。大家都看不起他,都看不起他!

    自从上次小明帮小红还有慧娴和那些小混混对抗之后,小红就看小明顺眼多了,而且刚刚李刚的话,说实话,真挺伤人。小明的确不努力学习,但他也没有那么糟糕,没有必要冷嘲热讽吧。

    但是别人之间的矛盾,小红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怕小明会做傻事,她赶紧追上来。

    这个小明,脑子一根筋。要是他真的去撞墙了,小红也是信的。

    小明跑地飞快,小红跑地比他还快,终于在实验楼的一端追到他了。

    她拉住小明,“马上要上课了,咱们先回去上课好不好,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

    小明挡住自己的脸不让看,小红觉得有些奇怪,直到她的指尖触摸到微微温热的液体,“你哭了?”

    “妈蛋,每次哭都被你发现。”小明委屈地转过头,表示不想和小红说话。

    “别这样嘛。”小红摇了摇他的肩膀。陈小明还没有发育呢,整个人瘦瘦小小的,被小红这么一摇,整个人都在晃动。

    “我真的很糟糕吗?”小明的声音闷闷的。

    “不会呀,你是很多人的开心果,虽然经常让人挺无奈的,但打开都不讨厌你。这也是一种能力。还有你很勇敢,那天要不是你来了,我和慧娴两个人就危险了。”小红知道这个时候夸一夸他,他应该会好一些,不过她实在不太会夸人。只能这么尬夸了。

    “真的吗?”小明偷偷地抹掉自己的眼泪,“你难道不觉得我学习不好,又爱哭,还喜欢开别人玩笑,特别惹人嫌吗?”

    “你知道自己的问题,去改正就行了,改了就好嘛。”小红觉得小明的自我认知还是可以的。

    “改了其他人就会喜欢我吗?”

    “大家本来就不讨厌你呀。”

    “那个李刚…他说话好难听。可是他又没有说错,我才会这样的。”这样指的是哭了这个事情。小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哭,真丢人。

    “口角而已嘛。人和人相处如果遇到问题的话就可能会吵架,你们之间又不是很大的问题,回去把话说开了,你好好努力,改变他对你的看法不就行了。”小红拍拍小明的肩膀,

    “我之前不也对你可冷淡了,就是因为你第一次撞到我,却诬陷是我撞你的,我就觉得你这个人人品不好,不想理你。可是后来,你用你的行为和我证明,你只是比较娇气、比较喜欢咋呼而已没有其他大的毛病。你今天这么跑出来,我就会担心你,赶紧过来劝你回去,那就是因为你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当朋友的人了,我才会这么做的。”

    小红的话其实是很直白的,她刚刚开始的确不喜欢小明,觉得他是一个麻烦精,但是现在就觉得他本性不坏,有变好的权利,只要他愿意就行。

    “真的吗?”小明没有想到,小红原来已经把他当朋友了。这个认知让他感到开心,“那我好好学习,你会更加改变对我的想法吗?”

    “会呀,如果你每次考试都进步,我会超级羡慕你的。因为我只有退步和保持原地踏步两种选择了,而你却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小红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有耐性,居然像在哄小孩子一样,应该是重生以来太无聊了,她才会做这种事情吧。

    “你说的有道理。”小明点点头。

    “不过,你要记住一句话,莫欺少年穷,今天的李刚虽然家境不如你,但是他很认真地学习,他慢慢地在掌握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而如果你因为现在家里面优越的经济环境而对他恶语相向的话,那就很没有道理了。”虽然陈小明和李刚之间,小红是比较喜欢和小明做朋友的,因为李刚总给人一种比较阴郁的感觉,只是就事论事,刚刚小明的话很没有道理,很伤人。

    “我知道,我口不择言,我没品,我下次会改的。”小明把自己的眼泪给擦干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流眼泪的,我要坚强。”

    “你自己说的哦,你要坚强,我相信你,会慢慢变好的。”小红拍拍小明的肩膀,“要不,咱们现在回教室,毕竟快要上课了。”

    “我去洗把脸,现在这样好丑。”小明情绪发泄完了,脑子也清醒了,现在开始觉得害臊。

    “行行行,快去吧,洗完脸就变帅了。”

    教室这边,慧娴和李刚面面相觑,李刚开口说,“他怎么那么脆弱,说两句都不行。”

    慧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比起小明,她和李刚有些不熟,他今天的做法有些过了,毕竟大家都是同学,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难听嘛。这个年纪的人,自尊心最强了,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有人指着李刚的鼻子,叫他别整天装逼,说他穿的衣服没品味之类的,估计他也会炸吧。

    其实慧娴的确有点帮亲不帮理了,她就是喜欢和小明玩,和李刚不熟,自然也不会站在他这边。

    她一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去看自己的卷子,心里面在猜想小红能不能把人给劝回来。

    初中生的三观正在行成阶段,到底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谁也说不清楚。小红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内核,自然是希望她的同学们能够往好的方向去,但她能力也有限,只能影响和自己关系好的人,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就差不多了。

    小红把人带回来,“报告。”

    “进来。”老师看看他们两个,以为就是上厕所回来晚罢了,就让他们进来了。

    幸亏老师没有多问他们去哪里了,不然还挺尴尬的。

    两个人各自回到座位上,小明撇撇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第一次认真地开始听老师上课。记笔记的时候特别用力,好像他手中拿的笔是刀子,而卷子是李刚的脸蛋,他要把他的脸蛋刮花!用力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趣,写字开始轻飘飘的。

    他的笔记真叫一个丑!

    虽然偶尔还会走神,毕竟他之前的学习习惯真的很不好。但是毕竟认真听了就是进步。他脑子又不笨,一节课下来,也能听懂七七八八。

    不过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和李刚说话,也不知道是因为内疚还是还生气着呢。他也不想起来让李刚去上厕所。

    憋死你,憋死你,憋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