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大佬求罩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但这个时候,她们明显是处于劣势的,小红挨了一巴掌,脸蛋儿瞬间就红了,她用牙齿死死地咬住那个打她的人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

    她现在已经有点精力透支了,没有什么力气,她拍了拍了慧娴,示意她先跑。

    因为在她们两个人当中,很明显是慧娴更漂亮,更容易被欺负了,她身体里面好歹住了个成年人,面对这种情况还是能保持相对的理智。

    慧娴摇摇头,她是不能放小红一个人在这里的。

    她开始放声尖叫,喊救命,但是现在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学校附近真的没有什么人了,她这么喊,效果并不大。

    小明打完篮球,打出了一身汗,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呢,隐隐约约听到小胡同那里传来“救命”的声音。

    他作为一个从小在榕树下听老人讲侠客故事的孩子,又是在这中二的年龄,见义勇为在他眼里面是非常酷的事情,赶紧撒腿跑到胡同那里。

    居然有人欺负小红姐姐还有小白姐姐?!

    他拿起自己的篮球就往那个要扯小红衣服的黄毛脸上砸。

    然后感觉自己很酷嗖地飞腿去踢人,只是有些尴尬没有踢到。

    “小明去报警呀。”小红对着小明吼道。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小明被对方的人从后面抱住,正在那里像个傻子一样乱踢一通呢。

    不过小明的到来,还是给事情带来一些转机的,至少控制住慧娴的人松开了,慧娴颤抖地把自己的书包打开,拿出一个小巧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爸,我在学校门口有人打我。”

    电话那边好像传来了怒吼,然后就听不到了,因为有人发现慧娴在打电话,赶紧把她的电话给抢走,挂掉。

    没一会儿,两三彪形大汉过来了,三下两下就把这四个小混混给解决了。

    “小姐,你没事吧。”其中一个花臂男把慧娴给扶起来,帮她排掉膝盖上的灰尘。

    “我没事,你看看我的同学们,他们没事吧。”

    “没事没事。”小明的眼角都流血了,但是他还是很勇敢地说没事,男子汉大丈夫嘛,流血不流泪。

    “我也没事。”小红的胳膊还有小腿都擦伤了,还有脸肿了一些,不过没有大碍。

    慧娴看着他们的样子,眼泪直接掉下来了,“对不起,连累你们了。”她其实很懂,这些小混混是冲着她来的。自己这个长相,尽惹麻烦。

    “不关你的事。”小红拍拍她的肩膀,“咱们现在都没事了,高兴点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嗯。王叔,你叫人送我还有我同学回去吧。这几个坏人,你们交给警察吧,不交也行,别太过分了。”慧娴对那个花臂男说。

    花臂男抖动了一下身体,打出咔咔咔的骨头声音,“放心吧,小姐。我们现在是安保公司,不会做杀人放火的事情了。”

    慧娴点点头,拉着小红还有小明离开了胡同,留下这群叫的凄厉的小混混们。

    小明有些兴奋地问慧娴,“小白姐姐,你们家是做什么的呀!好牛逼的样子。”

    “我爷爷是白振东。”慧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毕竟这也不是光彩的背景。

    这…小红有些吃惊地看了慧娴一眼,看不出来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背景。

    “我从小就一堆的保镖跟在身边,家里面洗白了之后才好一些。我很不喜欢这个样子,所以上初中以后,我就不让他们跟着了,原本我应该去一中读书的,但是那里的同学都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大家都怕我,不喜欢和我交朋友,怕得罪我,我家里人会找他们麻烦。我真的很痛苦的,上初中的时候,就让我爸送我到远一点的地方来,也不让保镖跟着,这样大家才稍微接纳我一些。”慧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同时担心地看着小红,深怕她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嫌弃自己。

    毕竟,白振东这个名字,曾经是能够吓到小孩半夜尿裤子。

    “原来是这个样子。”小红点点头,感叹这个姑娘真的是深藏不露呀。

    “你们别嫌弃我,我……”慧娴很急于想解释什么,她真的不想再没有朋友了,那种被孤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小红拉住她的手,“当然不会嫌弃你了,还请大佬罩着我呢。”

    慧娴摇摇头,“不是大佬啦。”她松了口气,自然是因为小红的亲近。“我家现在已经很正规了,是按时缴税纳税的良民。”

    白振东最辉煌的时期应该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那个时候,艾门的经济刚刚起步,因为在沿海地区,和港城、琉球、东南亚等地方都有很密切的商业往来,那个时候政策又还不是那么松动。想要发财,很多情况下都是刀尖上舔血的。

    白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混出头的。不过这些年,严打得厉害,还有白振东的身体不太好,儿子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就慢慢转型了,成立了安保公司。

    在小红重生之前,他们家的白威安保,已经是个上市公司了,小红的公司还和他们合作过,挺认真负责呢。

    “哪天来我家玩,我带你们去公司那边看看。”慧娴终于找到可以接受她的家庭背景的同辈人了。而且对到除了不嫌弃她,也没有奉承她的意思,还会和她开玩笑,这样让人感觉很舒服。

    “看什么?”

    “看他们训练呀。”慧娴转向后面的那个保镖,“陈叔叔,你的肌肉给我们看一下。”

    后面的男人傻笑一下,把恤撸上去,然后肱二头肌用力。

    “哇!”小红看了一眼,真的很有力气的样子!

    小明看了小红兴奋的眼神,低头看看自己,突然自卑怎么办?

    自卑了好一会儿,他家到了,大家要告别的时候,他突然没头脑地来了一句,“白振东是谁呀?”

    呃,刚刚听的那么兴奋,结果连他们说的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小明,该不会被打傻了吧。

    “她爷爷啦!”

    “我爷爷啦!”

    小红和慧娴很有默契地说出口,然后对视一笑,留下懵逼的小明,我知道是爷爷呀,到底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