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小白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洗漱完,换成校服。现在的校服,不管用什么时候的眼光来看,都是丑不拉叽的。白色的上衣上面有绿色的条纹作为点缀,是最常见的pole衫,裤子是绿色打底,白色条纹的,还挺上下呼应的,就是就是一个字丑。但是小红却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感激校服的。

    校服是上辈子的她,在读书期间,最好的衣服,没有之一。因为学校要求每个同学都穿校服,杜绝了一些攀比的现象,也免去了她的很多尴尬。

    摸着这布料并不怎么样的校服,小红对着镜子笑了。年轻健康的身体,得体的微笑,就算校服再蠢再丑,也是最美丽的青春。

    吃了饭,小红拿着晾凉的粥搅拌了小杂鱼给两只猫吃,小崽子吃的狼吞虎咽的,感觉老黑猫看它的眼神非常嫌弃。小红觉得有趣,撸了一把老黑猫,老黑猫有些护食,尾巴翘起来,有些凶。小红无奈地放开手,锁好门就去上学了。

    她到教室还算挺早的,但不算是最早的那个人。她的同桌白慧娴已经到了。看到她,朝她招招手,算是打招呼了。

    白慧娴,人如其名,又白又慧又娴,特别贤惠。声音温柔、举止优雅,谈吐大方,脸蛋白皙有光泽,头发是黑长直,还有可爱的齐刘海,每天用的发箍都是不一样的。这年头还不实行女神这个词,但是他们班的确已经有很多小男生看到白慧娴,眼睛就转不动了。

    上辈子小红非常羡慕她,觉得她家一定很有钱,不然怎么可能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用的发箍都是不一样的呢,每一个都真好看,要是自己能有一个就好了,只要一个就行。她当时又仇富,内心矛盾又阴暗,对小姑娘多次示好视而不见。两个人虽然是同桌,也没有画三八线。彼此之间的距离却好像隔了整整一条银河那般。

    其实这都是小红的自卑心理在作怪,她真的没有必要这个样子的,白慧娴没有敌意,没有轻视,她很单纯地想要和小红做朋友。

    毕竟能成为同桌也是很有缘分的事情了,可惜小红从来不领情。她矫情又可笑,反正别人对她好,就是别有企图。

    白慧娴也是家里面的娇娇女,虽然她脾气好,几乎没有合不来的人,但也不会热脸去贴小红的冷屁股,两个人愣是尴尬地相处了大半年,班里面重新调整位置之后,小红才有了新的同桌。

    现在的小红,自然不会再那么幼稚了。而且以她一个成年人的眼光去审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也不过是一个长的比较可爱的初中生罢了,自己以前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敌意呢?以前的自己还真的让人挺摸不着头脑的,纠结得要死的事情,其实大部分是没有必要的。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就是这么奇怪,小红不再把白慧娴当成敌人,她们居然还相处的不错。就是要让小红去听真正初中生说话,去听她们想和朋友说的那种悄悄话,还真的有些为难她了,毕竟她除了自己的奶奶,还真的没有和别人这么亲密过。

    有好几次想打断她,拿起书本起来晨读的,却看着白慧娴到达眼角的笑意,什么话都说出口了,就接着聊天吧,大家都在聊天,氛围还不错。

    今天的早读是英语。就是他们的isstian田老师了。田老师带着一个不算小的椭圆形的老式收音机进来。这种收音机是播放录音带的,录音带分面,这面听完听那面。

    初中的小红第一次见到这种机器之后,就有一根梦想,那就是拥有这么一台机子,这样,她可以自己在里面学着朗读英语了,而不仅仅是每天早读跟着读。

    后来有了3,有了4,有了iod,有了很高级的播放设备,却再也找不回当初对于这种能够放出标准的英语读音的收音机的期待了。

    田老师喊了两句“安静下来。”班里面才稍微静一些,她让大家翻来书本,今天早读要复习这26个英文字母的读音,以及第一课的课文。”

    第一课的课文是要背诵的,同桌相互抽查,抽查不过关的,到了中午放学就和她去办公室,等背过了再让走。死记硬背虽然是不被推崇的,但是在学习一门新的语言的伊始,谁不是从简单的背诵和模仿开始的呢?

    朗读英语有些枯燥无味,所以在田老师播放到字母歌的时候,大家似乎情绪被调动起来了,就连前面朗读的时候口齿不清、和尚念经一般的陈小明,也能够哼唱两句。

    课文还有字母表老师都是放了不止4遍的,但是到了这字母歌,直接一遍就结束了,大家哀嚎着多放几遍嘛,田老师甩甩她的大波浪,“你们赶紧背吧,想听歌以后有的是机会,要是没有背过关,每次下课该回去吃饭了,你们就跟着老师到办公室里面去,老师包你们听这首歌听到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