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骗子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虽然这些东西能够卖出的钱是有限的,但是他们现在的生活,一百块钱都是非常大的数额。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有人过来愿意给小红的奶奶五万块钱以及帮助小红解决入学的问题,奶妈就愿意把这么块地给卖出去了。

    因为在奶奶的眼中,是看不到这地的价值的,但是五万块钱,那是天大的数字。

    五万块,只要她们娘两省吃俭用一些,就能撑到小红长大。

    长大了,就好了。

    因为老人本性善良,也接受过这个社会很多的善意,在她的人生里面,悲伤和痛苦是有的,甚至还有被人遗弃的恐惧,但是却没有经历过算计,也不懂什么叫奸诈。

    才会把人参卖了白菜价。

    小红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但是她也知道,既然对方能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这块地会升值,会变成“地王”之前,就出手,肯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他的钱财、地位,还有手段,都不是他们孤儿寡母可以去匹敌的。

    小红只想要和他好好谈条件,多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而已,从来没有想到过对方居然那么绝,会想要她们两个的命。

    后来想想,这笔账算起来,的确是划算的。一个鲜有人至的地方,因为天气干燥而发火灾,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孙女意外死在大火里面,除了令人唏嘘两声,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波澜。

    只要事情做的成功一点,犯罪的所有痕迹都能被抹杀。再能够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小红的奶奶曾经把这块地赠送给他,就达成目标了。

    法外之徒的眼里,只有无尽的利益,人命根本不算什么,。小红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想着是怎么把车上的这些生活用品运送出去,然后卖出去,用来改善她们的生活。

    奶奶中午是不会回来的,小红就在这辆车周围忙前忙后的,老黑猫带着它的小崽子过来,小红就撸两把,然后把它们赶走,自己接着忙活。

    中午的时候,小红把奶奶早上留下的东西用液化气炉子热了一下,自己吃一点,招呼着老猫吃一点,小崽子们还吃不了饭,拿鼻头去蹭,蹭的脏兮兮的,被老猫愤怒地咬住脖子上的软肉,丢出去。

    它的小肉垫子着地,安然无恙。又扭着屁股屁颠屁颠地跑到老黑猫旁边,想要奶吃。

    小红看着这样的画面,心中非常安然,动物之间的真情流露,是那么和谐,就好像自己和奶奶一样。

    奶奶还要更温柔一些呢,老黑猫实在太凶了!

    吃完饭,睡了一觉之后,小红带着她整理出来的小包裹,拿着从储钱的大铁盒子里面扣出来的两个一块钱的硬币,等着附近的那班车,打算搭到最后一站,下车去卖掉手头上的东西。

    车里面人并不多,因为她们住的地方实在有些偏僻,再加上这个时间点,不尴不尬的,没有人下班,也没有人上班,天气又这么热,选择出行的人少之又少。

    车上凶巴巴的售票员接过小红的一块钱硬币,让她赶紧往后面走。后面有空位置。这个时候的公交车,虽然有制冷设备,但是为了省钱,是不会开空调,开空调耗油着呢,油不是钱啊!是想亏本到脱裤子吗?

    小红找了一处车窗可以打开的地方,外面的风吹进来,尽管燥热,但也比整个车里面密不透风的要来的强。

    公交车温温吞吞地开了一个多小时,售票员过来赶人了,“到了到了,别把我们这个车当成旅游观光车,该下去就下去,一块钱还想搭那么远的路,当汽油不用钱呀。”说完还翻了一个白眼。

    小红的上辈子,见到过的白眼是不计其数的,就算在对方冷嘲热讽的时候,她还是可以舔着脸,低声下气地过去问,“阿姨,你们这班车最晚几点从这里回去呀,我还想搭着这个车回家呢。”

    “一个小姑娘,跑那么远,谁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售票员的眼里面带着不屑,但是毕竟对方也是好声好气地问自己,她也就说了,“最晚5点半,晚了就自己打的去吧。”

    说完就要推搡着让小红下车。

    小红踉跄地下了车,看着冒着白烟远去的车辆,替那个耀武扬威的售票员感到可悲,“这人工售票的车,顶多在个三四年就会被取消了,到时候就这个脾气,能干什么工作呢,到时候你看不上的人,都会比你更踏实体面。”

    想完之后又摇摇头,想这些干什么呀,自己的生活过好了就行,这个社会那么大,形形的人那么多,自己又不是圣母,可以解救他人,也不是观世音,可以普度众生。

    公交车的最后一站,是艾门的火车站,这里的人流量还可以。小红就拿着镜子,嘴巴特别甜地朝来往的乘客推销她的东西。

    价格的确不贵,大家也看着她可怜,于是三个多小时,以后,带来的东西都卖掉了。小红也赚了30多块钱。

    小红小心翼翼地收好钱,然后搭上了公交车。现在车里面人就很多。挤出了一身汗的小红,晕乎乎地到了家里面,看了家里面那块垃圾堆里面捡来的,并不怎么准时得表,6点。

    还早。

    奶奶要七点多才回来呢,还给自己带来他们环卫工人的晚餐。

    没等到奶奶回来,却等来了衣冠楚楚的、带着公文包,要来和他们谈条件的人。

    就是这个人,欺骗了她们!

    小红看到对方来人,瞳孔放大,谈不上吃惊,但厌恶总是有的。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嫌弃小红家的破败,细声细语地和小红说,“请问这里,是林蔡花的家吗?”

    林蔡花是小红奶奶的名字,她姓林,原本就叫做林花,是后来爷爷死后,艾门市的公安局在帮她们上户口的时候,为了纪念爷爷,才把蔡字给加上去的。

    “你是谁?”小红很警惕,因为她知道来的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她的警惕是对的,毕竟孤身一人的小女孩,怎么警惕,都不为过。

    对方似乎不惊讶小红的反应,不过也不太喜欢小红这样警惕地看着他,大大咧咧地在他们家站着,“我是来,帮忙解决你的读书问题的。”

    是了,就像上辈子一样,装作好心人一样的,迷惑着自己和奶奶。步步为营,最后让自己家失去一个栖息之地。

    小红心里面有些奇怪,为什么他那边知道自己没有地方读书,明明这几天,她隐瞒下了自己不能去第三中学读书的事情,就是怕奶奶担心。

    奶奶对于她读书的事情毫不知情,也没有带着她到老师那里拼命求情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我读书没有任何问题。”

    “小妹妹,你老师难道没有告诉你吗?你的成绩是很不错的,要是不去好的中学读书,那就太可惜了,那农民工学校有什么好的,那里都是又蠢又笨的学生,去了那里,你也会变得又蠢又笨的。”

    “你又没有去过,凭什么这么贬低那里的学生。”那里的学生成绩的确不如正规学校里面的学生,但造成这种后果的,并不是学生天资问题,而是很多外界的事物在影响的,比如教学环境、师资等,说话是不能绝对的。

    “你这个小妹妹讲不通道理的,我在这里坐着,等着你奶奶回来,看她要不要你上进,要你好好读书,将来不做小太妹。”来人蔑视地看了小红一眼,耸耸肩,似乎不要和她多计较。”你们家住的这个破地方,连个椅子都没有,还不如卖给我们家老大,我们家老大包你上初中,还给你们家钱,天下掉馅饼都没有这个号的事情。”

    他找不到可以坐下的地方,小红又充满戒备地盯着他,老猫本来是想带着小崽子过来蹭吃蹭喝的,结果被男人踢到了一边。

    小红心疼地把老猫抱到自己的怀里面,“你出去!这是我家!”从他的话里面,听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原来自己一直怨恨的人,还怨恨错了,这就是一个小兵,背后还有**oss在呢。

    老猫也凶狠地看着男人,凄厉地“喵”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