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过去的过去

作品:《当小红重生时

    第二天醒来,蔡文洁感觉自己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奶奶估计也觉得她没事了,放心地出去工作了。

    奶奶的工作是城市里面的环卫工人。是一个真正的早出晚归工资低的工作。但是奶奶很珍惜,因为从这个工作里赚到的钱,能够撑起这个支零破碎的家。

    蔡文洁去那垃圾堆里面捡来的破旧衣柜里面找到自己的衣服,发现里面最好的衣服不过就是她的小学校服。

    换上校服去打水。这水是要非常节约的用的,因为她和奶奶住的地方,是不通电也不通自来水的,水桶里面的水是奶奶从他们环卫工人的休息处装回来,非常不容易。

    蔡文洁在洗漱完毕后,推开他们家厚重的门,走出去,看着外面刚刚升起来的红太阳,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个时候蔡文洁的家,是在垃圾处理场上面的。其实说是垃圾处理场,是不准确的。因为它上面只有不断增加的垃圾,却从来没有人会过来处理。

    蔡文洁和她的奶奶,可以称得上是社会最底层生活着的人民了,不是因为她们好吃懒做,不愿意去拼搏奋斗,而是因为老的老,小的小,还都是弱质女流,那还能怎么办?

    他们就像城市里面的蚂蚁,辛辛苦苦地生活着,带着对未来无限的期待,却无数次被现实打击,老人的背脊弯了,小孩长大了,生活才算慢慢好起来。

    蔡家,原本是边陲小山村乍把村里的一家五口人,老人有个独生子,独生子娶了隔壁村的姑娘,生了蔡文洁。只是那个时候的蔡文洁,不叫蔡文洁,而叫做蔡小红,土里土气的名字让蔡文洁自己很不满意,在她上初中的时候,让奶奶带着她去把名字改掉的。

    蔡文洁在这个时候,有些不想改名字了,因为在她醒来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奶奶叫她的,“红红。”

    没有人知道小红在听到奶奶叫她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内心的波涛汹涌,她内心的激动不安,那是世界上,最让人感到最温暖的叫法。

    小红暗自下决心。她要改变现状,让生活好过一些,让奶奶轻松一些,让自己也放松一些。

    为了这个目标,她首先要保住的就是她们家住的这个地方。

    他们之所以会从乍把村来到这个地方,是有原因的。乍把村,真的很贫穷落后,直到蔡小红上辈子去世之前最后一次要踏足乍把村的时候,那里才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条路。

    也不过是蜿蜒崎岖的山路罢了。

    乍把村的落魄,小红还没有真正见识到,就被山洪冲走,所以她的心里面对于乍把村的印象,还停留在两三岁时候零碎的记忆,以及奶奶在深夜时候,和她念叨故乡的时候的想象。

    在她打算把奶奶的骨灰带回乍把村的时候,她也了解过这个村庄的资料,能够找到的资料很少,其中就有一个外国摄影师跋山涉水到了乍把村,拍下当地人生活场景的照片。

    照片里面大部分人都是老人,毕竟乍把村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可以过的好一些,能穿上暖和的衣服,不用通过狩猎来维持肉类的需求,也能拥有足够的粮食,每一顿饭都可以吃饱。

    所以原本一个有上千人的村落,在摄影师的统计下,只剩下了70多号人,留守老人。

    因为提前做了功课,小红在前往乍把村的时候,在自己的车里面准备很多衣服,袜子等等一些日用品,就算是去给乍把村的老人送温暖吧。

    不过真的很可惜,她都还没有到达乍把村呢,就这么死了,应该是死的无影无踪的,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准初中生的模样。

    小红的父母,是比较早离开乍把村的那群人,当时他们觉得外面的世界充满未知,他们夫妻两个,和村里面的另外一些年轻人,就这样背井离乡,到了镇上,到了县里,后来去了艾门这个地方开始打工。

    他们的确年轻,勤劳能干,但是他们没有文化,会讲的普通话,还是很小的时候,父母交的,他们则是以前被下放到村里的知青教的,只能勉强和人交流而已。

    所以只能去工地里面搬砖,搬水泥,为这个城市的建设出力出汗,就为了那不多的工资,那是他们改善父母子女生活的根本。

    乍把村的落后,是送信人都不会去的。所以小红的父母,只能忍住思念亲人的愁绪,在工地里面拼命地干活,想着有一天,能够把孩子还有父母接到城里面来,让他们感受一下城市的生活,让孩子受到好一点的教育,至少别像他们那么辛苦。

    小红的爷爷奶奶,还有她,的确有一天来到了这座大城市,却不是跟着来享福的,而是来给自己的儿子收尸的。

    小红的父亲在工地作业的时候,因为安全设施不到位,从楼上摔下来了,人没有死,被工友送到医院去了。

    这样的大事情,怎么都得告知他的家人,所以小红父亲的老乡,当即就乘坐着火车,花了将近两周的时候,才把小红的爷爷奶奶还有小红,给带到了艾门。

    来到这个原本承载着这个家庭梦想,最后却让大家梦碎的地方。

    可惜小红的父亲没有撑过去,在父母赶来后,看了他最后一眼去,断气了。

    承包工程的老板,知道自己的工地出了人命之后,就携款跑路了。留下一堆烂摊子,烂在那里。

    医院的的医疗费,就算人死灯灭之后,还是得给的,小红一家要不来任何的赔偿。他们是这个城市黑夜深处无数可怜人之中无奈的身影,但是又能怎么样,生活还是要过去呀。

    小红一家,就在自己亲人摔下来的地方住下了,这种烂尾工程。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小红的母亲,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充满悲剧的地方,带着这一年多,她和小红父亲攒下来的钱,也跑了。

    就剩下爷爷奶奶和小红相依为命。

    他们能干什么?

    那就捡破烂吧。

    每天爷爷奶奶一大早就出去,奶奶的背后背着小红,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面找到垃圾袋,找到废纸,找到所有能够卖钱的东西,用卖掉东西的钱,来维持他们三个人的生计。

    人的脊梁是压不弯的,只要他们还有想要完成的事情在。小红的爷爷奶奶想要完成的事情,就是让小红好好地长大,不像她的父辈那样,艰难地活着。

    这样的期许,真的有点难。

    艾门这个地方的学校,那并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一个入学名额,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会抢破头来,良好的教育资源,是不会向小红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倾斜的,至少现在不会。

    那小红是怎么上了艾门第二小学呢?

    小红自己说:“那是拿我爷爷的命换来的。”

    她说的有道理,但又没有道理的。因为老人救人的初衷,只是他舍不得看着一个和自己的孙女一般年龄大小的孩子,死在海滩上,他必须要救人,仅此而已。

    艾门是一个滨海城市,有美丽的海滩,海滩上会有海鸥飞过,海风吹过来,能把人薰的醉醉的。

    游客眼中美丽的海滩,是因为它有美丽的沙子,有美丽的风光,而在小红的爷爷奶奶眼中,这个沙滩是美丽的,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游客,他们会制造大量的垃圾,这些垃圾里面,很多都是可以卖钱的。

    夏天的时候,小红的爷爷奶奶经常在沙滩上捡垃圾。每天的收入比往常多一些,还能给孩子买些肉,补充补充营养。

    这天,海浪特别大,有一个小孩,在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往海里面走。

    小红的爷爷,本来要去捡一个易拉罐,结果看到了那个孩子溺水了,赶紧过去救人。

    救人的想法,是一念之间的,他忽视了两个大的问题,一是海浪的大小,而是他不会游泳。

    乍把村是一个很缺水的地方,平时用的水都是下雨的时候储存或者是山泉水稀里哗啦下来的时候接的。

    但那都是很小的水流,根本不能游泳的。乍把村的人,从来都是不会游泳的,小红的爷爷也不例外。

    他救人的时候,大声呼喊过,周围的青年男子也有很多过来帮忙的,孩子是救回来了。然而救人的人,却永远地定格在他50岁的中年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