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灵溪宗两大祸害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金烨外出历练的这一段时间内,白小纯也没有闲着,不光修为已经达到了凝气八层,创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丹方,为了炼药,去除丹药中的杂质,白小纯甚至初步自创出了天雷洗药**,利用引雷草,渡雷花等等之类的引雷之药,吸引天上的雷霆来洗炼丹药。

    只是效果似乎并不怎么明显。

    香云山上,白小纯一瘸一拐,头发都竖起来了,脸上有些发黑,心有余悸的爬回了院子里,一想到方才无数的闪电追着自己,他就心底一颤,立刻发誓,要尽快把天雷洗药**完善起来。

    否则,这不是炼丹,这是去玩命!为了自己以后能够长生不死,白小纯也是在心底起了一股狠劲,想到这里他就有一种马上返回洞府,继续炼丹,完善天雷洗药**的冲动。

    洞府内,白小纯龇牙咧嘴,好半晌才定下心神,盘膝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风雨,他体内修为正缓缓游走,流转全身。

    “二阶灵药,适合凝气八层以下,想要继续提升修为,只有炼制出三阶灵药。”白小纯拄着下巴沉吟。

    “三阶灵药难度一定极高,要将二阶灵药大量的熟悉后,才会稳妥,否则的话,根基不稳,成功的把握不大。”白小纯打开储物袋,看了一下自己的积蓄,叹了口气,之前他作为金烨的弟子,从金烨那里弄到了不少的灵石。

    只是这段日子的炼药,耗费一样恐怖,尽管他的炼丹习惯很是节省,可依旧是此刻积蓄消耗了个七七。

    “这样下去不行呀,总有用完的时候。”白小纯低头冥思苦想,虽然很想从他师父金烨那里继续弄灵石,但是金烨的洞府外的牌子上却在注明在闭关修炼,而且白小纯也有自己的骄傲,使得他不想一直从金烨那里索取。

    “我现在是很厉害的药徒了,我可以去卖自己炼的药呀。”

    金烨的洞府内,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正是从蛮荒返回的金烨。

    神识在灵溪宗内扫过,却没有发现白小纯的身影,金烨却也没有意外,这这次游历回来便不准备出去了,除了照看一下自己的徒弟白小纯,指点一下他的修炼之外,最主要的就是炼制恢复道伤的九转金丹了。

    这些时间以来,金烨每日也都在心中留下一些念头推演丹方,再加上自己本命法宝,慧珠子的帮助,丹方大体已经被推演出来了,唯一欠缺的是一味药引。

    打开已经将近有一年没有打开的洞府大门,金烨在灵溪镇内门到处逛逛看看,一年没见,内门中又多出了一些陌生的身影,药田的规模也大了一些,其他的地方变化都不怎么大,修炼之人的生活节奏一向不快,有时候一次闭关,一年就过去了,对于他们来说,一年和一天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总不能指望一个宗门在一天内发展有多么地迅速。

    金烨准备打听一下自己的徒弟白小纯到哪里去了。

    “谁干的!”

    还没有走出一顿饭的时间,突然只听香云山山顶传来一声怒吼声,金烨凭借着记忆,可以分辨出那声音似乎是香云山一个实权长老周长老的。

    周围所有的弟子,全部都在议论纷纷,想着前两天发生的那一幕幕事情,每个人都心颤,就连紫鼎山与青峰山,也都听到了这个消息,甚至还有不少人好奇的前来观看。

    “听说了么,香云山周长老养的一只凤鸟疯了,见鸟就扑啊”

    “我亲眼看到,那凤鸟太凶残了,连路过的喜鹊都不放过”

    “周长老到底干了什么啊,居然让这凤鸟这样了”

    “令人发指啊,我还看到那只凤鸟,似乎亢奋打了极致,有的鸟被它扑了一次又一次,那个惨啊!”

    那一天,对于香云山的弟子而言,终生难忘

    因为整个香云山,所有的鸟,不管是什么鸟,都全部被周长老的一只发狂的凤鸟,蹂躏了当着无数弟子的面,他们都亲眼看到那一只只鸟发出惨叫,不断地想要逃出魔掌,可却不如周长老的凤鸟力气大,难逃毒手

    甚至那只万恶的凤鸟,居然连灵尾鸡都不放过,更不用说周长老所养的其他此鸟的同类了,全山上下,只要有翅膀的在那一天,如同噩梦。

    金烨一听,心中便有数了,作为看过剧情的存在,自然是知道自己徒弟白小纯的一大杀器的,那就是发情丹,简直是春药中的春药,丹药中的极品,只要发情丹一出,人兽避易。

    看这情况,似乎自己徒弟已经将发情丹给捣鼓出来了。

    只是让金烨感到奇怪的是,在发情丹这么恐怖的事物面前,这些谈论的人群中,似乎有人在说着什么“上官师姐”的话。

    金烨抬指掐算一下,顿时自己也是也是惊呆了。